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56、056

    沈珩听回答顾正卿的问题, 微微垂下了眸子。

    在门外的李文烨,知道两人此时需要单独的空间,便抬手帮他们关上了门。

    厚重的门关上时, 发出的轻微撞击声在空阔寂静的办公室里格外明显, 那声“砰”好像带得顾正卿的心都在微微颤抖。

    沈珩抬步走到顾正卿身边, 他始终微低着头,避开顾正卿的视线,不敢与他对视。

    他见顾正卿眼前的咖啡杯空了,顾左右而言他道:“我给哥哥去倒一杯咖啡。”

    办公区域有一台现磨咖啡机, 沈珩端着顾正卿的杯子走了过去。

    他名义上是给顾正卿倒咖啡, 实际上是在逃避。

    他不敢面对顾正卿,他怕在顾正卿眼底看到失望, 愤怒,心寒,和厌恶的情绪。

    所以他选择了逃避。

    顾正卿除了在沈珩刚进门时说了句话以外, 没再开口, 他的视线一直牢牢地锁在沈珩身上。

    沈珩此时一身西装革履,一身定制的昂贵西装剪裁得当, 衬托出他的肩宽腿长。

    只是随便一站, 难掩的矜贵气场便扑面而来。

    他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是常人学不来的, 此时虽在磨咖啡, 但给人一种在研究艺术品的错觉。

    镶嵌着祖母绿宝石的袖扣在阳光下, 闪着莹莹的光, 顾正卿记得曾见过这枚袖扣,价格在七位数以上。

    眼前的这个沈珩,让他觉得陌生又熟悉。

    虽然有着同样的面孔,但跟那个被小明星欺负, 无处可去借住到他们家的沈珩判若两人。

    他以前见过的沈珩气质清冷淡然,眼神澄澈干净,总是穿着柔软闲适的衣服,虽然一开始有些许的距离感,但笑起来非常的温柔,只有在他不好好照顾身体时才会动气,但也很快就能哄好。

    但眼前的这个人,眼睛漆黑如深如不可测的宇宙,他无法从中窥得一丝光亮,充满了神秘。

    两人虽然隔得这么近,但顾正卿却感觉两人之间有一道,一直存在却被他忽视的鸿沟。

    他明明往前一步就能碰到沈珩的衣角,但迈出这步却无比艰难。

    顾正卿有些恍惚。

    眼前这人真的是他的阿珩吗?

    沈珩此时磨好了咖啡,端着杯子回到了顾正卿身边,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顾正卿看着眼前这个气质矜贵,气场强大的男人,轻声道:“阿珩……你是zq科技的创始人,是吗?”

    听到顾正卿的声音,沈珩过了两三秒才轻轻点了点头,“我是。”

    顾正卿得到答案后,又问道:“那这么多天来跟我在微信上聊天的沈总也是你吗?”

    沈珩重重的闭了下眼,才说道:“是我。”

    此时沈珩承认了,顾正卿才想起沈珩就是沈总这件事,早就有蛛丝马迹可寻。

    他跟沈珩在一起时,一直回复很快的沈总便不见了踪影,沈珩才刚离开,沈总就立刻回复了消息。

    他跟沈珩吐槽完沈总聊天风格过于老干部,沈总发消息时便有了表情包。

    而且沈总让带玫瑰花来办公室的要求十分怪异,他一直想不明白沈总的用意,在得知沈珩就是沈总,这个要求就很不难理解了。

    顾正卿抬眼看向沈珩,仔细在沈珩脸上搜索细微的情绪,只可惜沈珩将自己的心情藏得很好,面色淡然,像是掩盖着波涛汹涌的平静海面。

    顾正卿收回了目光。

    刚开始时他过于震惊,大脑几乎一片空白,除了眼神牢牢地跟着沈珩,他几乎忘了其他所有。

    此时,他终于冷静了下来,理清楚了一点思绪。

    “其实你原本就打算今天跟我坦白身份吧。”顾正卿语气淡淡地说道:“所以你才让我带玫瑰花来,这是你给我的一种暗示,只可惜我没有懂,但我不明白你为何会打乱自己的计划。”

    “……因为我看到了你的朋友圈,当我看到你捧着玫瑰花站在门口,说要送给我时,我脑子里只有小男朋友四个字,等我恢复理智,我发现我已经吻了你。”沈珩一直微垂着眸子,但能察觉到顾正卿的目光在他身上徘徊,他不着痕迹地握起拳头,隐忍着心底压抑的情绪,“我当时其实很害怕,我怕你会因此生气,会因此离开我,所以我才会一声不响地拿着玫瑰花走开,我那是不给你开口的机会。”

    顾正卿心头震惊,愣愣地看着沈珩。

    他还是第一次从沈珩口中听到害怕这个词语,在他眼中的是沈珩是清冷淡然的,是温柔体贴的,有时如高山上的皑皑白雪,有时如窗前的皎皎月光,但从不是一个会畏惧,会害怕的有血有肉的人。

    或许是他太迟钝了,或许是沈珩在他面前伪装的很好,他从没意识到沈珩也会有负面情绪。

    看着眼前这个人,顾正卿的心软成了一汪春水。

    他抬手想安抚地摸一摸沈珩的头,只是手刚抬到半空中,又被他收了回来。

    现在还不可以,他们两人之间还隔着一道道透明的薄膜,看似距离很近,却无法真正的触碰到对方的内心。

    既然沈珩畏惧害怕,那就由他亲手撕开这一层层透明

    的薄膜,走到沈珩身边。

    顾正卿问道:“所以小明星的身份也是你伪装的,你根本不想演戏,这只是你接近我的一个借口。”

    直到如今,沈珩也不想再隐瞒,坦白地说道:“是的,当初我在酒吧听到程哥说你想包养情人,我又打听到你会去影视城,便伪装成了群演,以此接近你。”

    过去相处的一幕幕在顾正卿眼前浮现,他的声音变得干涩,你为了一开始伪装的身份,或者说是为了继续留在我身边,虽然不感兴趣,但也接受了我给你介绍的经纪人,明明有这么大的一个公司,这段时间却天天要去影视城拍戏,对吗?”

    “是的。”沈珩接着说道:“之前的无家可归也是假的,只是我为了住进你家的借口,对不起,哥哥,我对你撒了很多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