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40、040

    顾正卿在收到陶瓷厂的产权书时, 他蹙眉问宋秘书,“这是怎么回事?”

    宋秘书答道:“这是今天一大早,顾老夫人派人送过来的, 她说这是属于你的东西, 现在应当还给你。”

    顾正卿意外的挑了挑眉。

    他已经好久没有听到“本属于”和“还给”这两个词了, 在顾家那些人眼中,顾氏是他们的所有物,而是他狼心狗肺的抢走了。

    因为太熟悉顾家人的嘴脸,顾正卿第一反应是这其中有诈, 他蹙眉吩咐送秘书, “你派人,不, 你亲自去陶瓷厂一趟,带着会计和财务统计陶瓷厂的资产,看最近有没有欠什么外债或者偷税漏税一类的。”

    宋秘书意识到了其中的重要性, 郑重地点了点头。

    她刚要出去, 脚步突然顿了下,“顾总再过三天就是您的生日了, 虽然您一向不在公司办生日宴, 但我们几个人受您照顾多年, 心中十分感激, 想合起来送您一份礼物, 这份礼物并不名贵, 主要是代表了我们的心意。”

    “生日?”顾正卿愣了下,随即意识到他又忙得忘了自己的生日。

    见宋秘书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顾正卿笑了笑,说道:“你们能力突出, 能升到现在的位置靠的是你们的努力,不用感谢我,这份礼物我收下了,下不为例。”

    宋秘书笑着点了点头。

    宋秘书出去后,顾正卿看着日历,发现还有三天就到12月4日了。

    他一向对过生日没什么感觉,所以几乎每一年都会忘记,但今年,他心中隐隐有了一丝期待。

    不知道沈珩有没有记得他的生日?有没有给他准备惊喜?

    应该会的吧,毕竟沈珩为人妥帖周到,骨子里十分温柔,就算是一般朋友,也一定会准备生日礼物的。

    可这么一想,顾正卿又忍不住失落起来。

    和沈珩朝夕相处,还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只是普通朋友,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但若不是普通朋友……

    顾正卿脑海里自动浮现出了沈珩在走廊问他的那句话,耳朵瞬间红了。

    倒也不是不可以,他们本就是包养关系,有点□□和精神的交流也无可厚非,但他心中总有些犹豫。

    毕竟包养的关系地位并不平等,在这种关系下,有情感交流难免会有些不同的意味,而且他之前一直把沈珩当儿子养,实在有点张不开口。

    顾正卿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暂时把这个问题抛在了脑后。

    以往每年生日,顾正卿都会和程子默叶文哲去外面喝酒。

    顾正卿给叶文哲打了个电话,叶文哲没接,他又把电话打给了程子默。

    程子默接的倒是快。

    顾正卿说道:“今年我过生日,我们还是约老地方吗?”

    程子默轻笑了一声,“你今年过生日还跟我们两个一起?”

    顾正卿愣了下,不明所以道:“不跟你们一起,我跟谁?”

    程子默无奈的叹了口气,“当然是跟你的包养的小情人啊!”

    听到程子默的话,顾正卿眼前浮现出他跟沈珩面对面吃烛光晚餐的画面,忍不住肉麻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没、没这个必要。”顾正卿说道:“叫上他和我们一起过不就行了。”

    程子默为顾正卿的不解风情叹了口气,“行,那我们就七点老地方见。”

    顾正卿点了点头,又打电话跟叶文哲说了一声。

    ***

    时间转眼就到了他生日的那天晚上。

    顾正卿停下车后,坐电梯上楼。

    沈珩这几天不知为何十分忙碌,晚上回来得比他还晚,白天也找不到人。

    顾正卿到了卡座后,看到程子默和叶文哲已经在那儿。

    他开玩笑道:“可以啊!迟到专业户今天来的挺早。”

    “谁是迟到专业户,我只是比较喜欢卡点到。”程子默说道。

    三人都笑了。

    程子默瞅了瞅他背后,问道:“沈珩人呢?”

    “他最近有事要忙,我们分开来的,他估计也快到了吧。”顾正卿说道。

    程子默啧啧啧了几声,“忙自己的事情?看来沈珩也不怎么重视你嘛。”

    “闭上你的嘴吧。”叶文哲嫌弃的看了程子默一眼,“有时候真想找个医生把你的嘴缝起来。”

    程子默不以为然的说道:“不用找医生,我自己就能缝。”

    顾正卿见惯了程子默没皮没脸的样子,无奈地笑了声。

    他们三个聊了几句,沈珩便来了。

    深咖色的风衣里面穿了件黑衬衣,领口解开了一颗扣子,下面是剪裁得当的西装,发丝也被仔细打理过,向后拢去,几根凌乱的发丝搭在额前。

    矜贵中透着几丝不羁和潇洒,和之前清冷干净的形象判若两人。

    被西装裤包裹的长腿十分瞩目,顾正卿下意识将目光锁定在了上面。

    等沈珩停在他面前,顾正卿这才回过神来。

    程子默看了眼傻掉的兄弟,有些好笑地问沈珩,“你这身打扮是……”

    “我刚面试了一个角色。”沈珩顿了下,问道:“很奇怪吗?”

    “不奇怪。”顾正卿说

    道:“就是跟你以前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