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35、035

    顾正卿满脑子回荡着沈珩那句轻声的“嗯”, 整个人都有点精神恍惚了。

    男人跟他说话,他都回不过神来,后知后觉地回应了一声。

    男人见顾正卿不在状态, 便转过头去跟沈珩聊天了。

    顾正卿没了外界干扰, 满脑子更是刚才的那一句, 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会机械地随着队伍往前走。

    一直到奶茶店员问他点什么,顾正卿才回过神来,他迷茫地眨了眨眼,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刚才没听到, 麻烦你再说一遍。”

    店员说道:“请问您要点什么?”

    顾正卿的视线落在菜单上,说道:“要一杯芋泥波波奶茶。”

    店员点点头, 又看向沈珩。

    沈珩问道:“你们这好评最高的是什么?”

    店员说道:“杨枝甘露。”

    沈珩点点头,“行,就要一杯杨枝甘露。”

    两人拿到奶茶后, 往中心艺术馆被走。

    顾正卿被冷风迎面吹了一会, 头脑清醒多了,下意识转头偷看沈珩。

    沈珩刚才那句“嗯”是什么意思?

    他和沈珩又不是情侣关系, 为什么要承认?

    还是说, 是他想多了, 那句“嗯”不是在回答男人的问题?

    如果不是, 那句“嗯”是什么意思?

    顾正卿的大脑全被这些问题挤占了。

    沈珩早就察觉到顾正卿的眼神了, 他转头看向顾正卿。

    顾正卿正蹙着眉, 歪着头,满脸纠结苦恼的表情,还不时抿抿嘴唇。

    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直到再次偷看时和沈珩的视线撞在一起, 他才猛然回过神来。

    顾正卿下意识低下了头,随即又觉得这个动作未免太刻意了,又抬起头来,对沈珩讪讪地笑了笑。

    沈珩笑着问道:“顾先生是不是有话要问我?”

    顾正卿连连摇头:“没有。”

    沈珩追问:“真的没有?”

    顾正卿十分肯定地说道:“真的。”

    沈珩闻言作罢,继续往前走。

    顾正卿又憋了将近一分钟,实在忍不住了,问道:“你刚才那声嗯是什么意思啊?”

    沈珩放慢脚步,一时没反应过来:“哪句嗯?”

    顾正卿卡住,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结结巴巴地说道:“就是刚才买奶茶的时候,我们后面的人,问,问……”

    沈珩见顾正卿眼神飘忽,微勾了下嘴角,“我想起来了。”

    说完他顿了一下,反问道:“顾先生为什么要纠结这个?”

    顾正卿被问住,迷茫地眨了眨眼睛,甚至开始反思他是不是心思太敏感,想太多了。

    沈珩意味不明地笑了笑,说道:“我是觉得不好解释,才含糊地应了一句,这样那人就不会再问了。”

    沈珩说这话时语气自然大方,眼神干净澄澈,容不下任何一点污垢,一副坦坦荡荡的样子。

    顾正卿瞬间释然了,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没什么。”

    说完他抬步往中心艺术馆走。

    沈珩看着他的背影,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若是放在以前,顾正卿根本不会在意这种问题,而现在有这般举动,说明已经开窍了,至少是在乎他了。

    蓄谋已久的猎人终于等到猎物逐渐放下心房,朝他铺设好的陷阱走去。

    *******

    两人检票后,走进了画展。

    墙面被粉刷成了有无数可能性,最包容一切的纯白色,墙壁并不是笔直平坦的,而是由许许多多的几何形体构成,视线也由此被切割,看不到头的画展给人更多的期待性。

    说实话,顾正卿不是有艺术细胞的人,只是叶文哲喜欢画,他也跟着了解了一些,但依旧是个门外汉,他很难欣赏到抽象的美,若是不看鉴赏和介绍,也get不到画中的深意和感情。

    许是周围的环境起了作用,顾正卿的心思落在了展出的画上,每一幅他都驻足欣赏,仔细看画的简介。

    沈珩站在他身边,压低声音介绍起来:“这幅是画家在经历过家中大火后画的,在那场火灾中,他最小的女儿被烧死了,他痛恨这场大火,但又不得不承认这冲天的火光有种炙热极端的美,这幅画画的就是那场大火,你可以从色彩和笔触上感觉到画家的矛盾,这幅画经常为点评为“画中禁锢着一个被撕裂的灵魂”。”

    顾正卿听沈珩这么说,突然体会了这幅画里的悲伤和矛盾。

    顾正卿有些意外地看向沈珩,“没想到你在绘画上也这么有研究。”

    “有研究说不上,只是浅浅地了解过一些。”沈珩顿了下说道,“妈妈她喜欢绘画,小时候经常给我讲名画背后的故事,我也就记住了一些。”

    这是顾正卿第一次听沈珩提起他妈妈。

    他看着沈珩那平静,宛如冰封湖面一般的神情,越发觉得沈珩看似在他面前毫无遮掩,但身后其实藏着很多秘密。

    沈珩注意到了顾正卿的目光,轻笑了一声,说道:“我们去前面看看吧。”

    两人一起往前走。

    顾正卿发现沈珩几乎知道每一幅画背后的故事,知识储备量大得可怕,看来沈珩妈妈应该很喜欢画。

    他一遍听沈珩的讲解,一边下意

    识喝手中的奶茶,还没看了一半,他手中的奶茶便空了。

    沈珩注意到,把手中的杨枝甘露递给顾正卿。

    顾正卿愣了一下:“你给我做什么?”

    沈珩笑着说道:“本来就是给你买的,我本来是想让你尝尝,但如今你既然已经喝完了一杯,这杯也给你吧。”

    顾正卿拿着手中的杨枝甘露,心上的软肉被戳了一下,酥酥麻麻的。

    两人正好走到了下一幅画前,沈珩再次为顾正卿介绍起来。

    顾正卿这才注意到沈珩一直都为问他讲解,却一口水没喝,唯一的饮料还给了他。

    顾正卿有些心疼,他注意到旁边角落里有自动贩卖机,便对沈珩说道:“你在这等一下,我去帮你买瓶水。”

    说完他不给沈珩拒绝的机会,转身走了。

    顾正卿买了一瓶矿泉水,等他再回到原来的位置时,却不见了沈珩的身影。

    他蹙眉环顾了一圈四周,依旧没找到沈珩。

    顾正卿继续往前找,终于看到了沈珩。

    沈珩背对着他,伫立在一副画前面。

    顾正卿松了一口气,大步走过去,无意间瞥见了沈珩的侧脸——那是他从未见过的表情,有怀念有伤感,还有更多他不懂得感情。

    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停住了脚。

    沈珩全部的心思都在这幅画上,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顾正卿。

    不断有游客越过他们,足足过了十分钟,顾正卿才动了一下,走到了沈珩身边。

    沈珩已经收敛了神色,此时见顾正卿来了,勾唇笑了一下。

    “水给你。”顾正卿说道。

    沈珩拧开瓶盖,喝了口水。

    顾正卿看了看画,又看了看沈珩,小心翼翼地说道:“你很喜欢这幅画吗?”

    “谈不上喜欢。”沈珩的回答十分简短。

    顾正卿听到沈珩的回答,转头细细地打量起眼前这幅画来。

    入眼便是绚烂,好似用尽了这时间所有鲜亮的色彩,特别是耀眼的明黄,好似让这幅画如太阳般散发着光芒。

    顾正卿猜是画了一片油菜田,中间的那个红帽子可能是一个被花海遮住的小人,他虽然不懂画,但也能被画画的人明媚的心情感染到。

    他盯着那个红帽子,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

    沈珩像是猜到了他的心思,轻笑了一声,说道:“我还记得那天,那是一个很晴朗的春日,妈妈说要去采风,便带我一起去了,目的地是一片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油菜花田,我在屋里憋久了,难得看到这样的场景,下了车就钻了进去,等玩得精疲力尽了才出来,我还记得妈妈当时对我说,多亏我戴的显眼的红帽子,要不然她就找不到我了。”

    果然,这幅画里的人就是沈珩,画画的人是他妈妈。

    顾正卿看着沈珩那双看似笑着的眼睛,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我没想到这幅画竟然会在这。”沈珩突然嗤笑了一声,“真没想到……”

    当沈珩看到捐赠人时,嘴里的话消失了。

    心中怒气翻滚,沈珩身侧的手掌握起拳头,手背上抱起了青筋,因为过于用力,手臂都在微微颤抖。

    他最珍贵的回忆就这样被玷污了。

    真是可笑。

    那个满怀着恨意死去的女人,恐怕没有想到,在她死后依旧会被他最恨的男人,用这种手段侮辱。

    沈珩突然很想大笑出声,可他不能,他身边还有顾正卿。

    他重重地闭了闭眼,强压住心里滔天的恨意,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笑着对顾正卿说道:“顾先生,听说前面有莫奈的画,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顾正卿察觉到了沈珩的不对劲,但他依旧笑着点点头。

    他知道,这个时候他最好的成全,就是不再提。

    临走之前,他又看了一眼画的简介。

    画家:匿名

    捐赠人:沈鹤年

    沈鹤年?

    这不是永原地产的董事长吗?

    是本人还是重名?

    顾正卿一时想不出结果了,把这事记在心上。

    等画展结束后,他就找人去跟馆长谈买画的事宜,不管要花多少钱,他一定要帮沈珩把这幅画买下来。

    沈珩被扔到国外,过了暗无天日的七年,心性已经被磨砺得十分成熟沉稳了,转瞬间他就调整好了心情,继续给顾正卿介绍画作。

    刚才的那一幕仿佛从没出现过,两人都很有默契得没再提起。

    两人用了两个多小时,差不多看完了画展。

    当他们看最后一幅画时,突然走过来一个长相俊美,桃花眼极为显眼的男人。

    男人彬彬有礼地说道:“你好,请问我和同伴能不能也听你讲一下画作背后的故事。”

    顾正卿看了眼男人,又看着男人身后那个一袭红裙,身材火辣的美女,笑着点点头说道:“当然可以了。”

    李文烨在顾正卿看不到的角落,冲沈珩挑了挑眉。

    沈珩脸色阴沉,凌厉的目光扫过去。

    如果眼神能杀人,李文烨早就死了好几次了。

    李文烨丝毫不害怕,还挑衅地扬了扬下巴,倒是关琳畏怯地藏在了李文烨身后。

    老板打架,殃及秘书。

    嘤,她真的好无辜啊。

    李文烨仗着顾正卿在场,有恃无恐地凑过去,做出一副认真听讲解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