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27、027

    顾正卿虽不知道沈珩的怒火从哪而来, 但和耐心把他哄好之后,才回书房办公了。

    他全身心沉浸在工作中,都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也不知过了多久, 眼前一闪而过的一道亮光将他从自己的世界中唤醒。

    顾正卿愣了一下, 看向窗外。

    原本平静的夜空翻滚着乌云,闪电在云间忽隐忽现,在所有人毫无准备时一闪而过,像是一条被惹怒的巨龙, 怒吼着要撕裂夜空。

    顾正卿在窗边站了一会, 休息完眼睛后,他推门出去倒水。

    他意外地在落地窗前发现了沈珩的身影。

    顾正卿刚想过去打招呼, 可看到沈珩神情时,他下意识停住了脚步。

    窗户半开着,凄厉的风夹杂在冰冷的雨水吹进屋里。

    沈珩衣衫单薄地站在窗边, 风撩动起衣角, 单薄的布料被劲风拉扯着,那其间夹杂着的暴戾能量似乎要撕碎一切。

    雨水打湿了沈珩的脸, 卷翘的睫毛上挂着水珠, 沈珩像是完全感觉不到一般, 就那么静静地站着, 眼神放空。

    顾正卿从没觉得这个180多的大男孩是如此脆弱, 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窗前, 面前是嘶吼咆哮着的雷雨,背后空荡荡没有一丝人气的客厅,好似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心里突然有种冲动:好想从背后抱住沈珩,用身体温暖他。

    身体先意识做出了决定, 顾正卿向前走了几步,只可惜他还没靠近,脚步声就惊动到了沈珩。

    沈珩回头看着顾正卿,扯动嘴角笑了一下,表情虽然变了,可他眼底的情绪还没藏好。

    顾正卿看着沈珩眼底一身而过的脆弱和悲戚,挂在睫毛上的水珠就好像他哭过一般。

    顾正卿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如何安慰他。

    “顾先生是出来倒水的吗?”还是沈珩最先打破了寂静。

    顾正卿点点头。

    沈珩垂眸遮住眼底的情绪,“顾先生早点休息,我先去睡了。”

    说完沈珩便向侧卧走去,擦肩而过时,顾正卿侧眸看向沈珩,他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音,沈珩便越过了他,走进了侧卧。

    顾正卿看着紧闭的房门,把嘴里的话又咽了回去。

    沈珩他不会是怕……打雷吧。

    脑中浮现出沈珩刚才的表情,顾正卿越想越肯定,他虽回了房间,可满脑子都是沈珩眼底那一闪而过的脆弱。

    眼前的文字变成了意义不明的扭曲符号,顾正卿看了四五遍,愣是一个字也没看进脑子里去。

    他索性把文件扔到一边,站在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窗外的雨还在下个不停,雷声逐渐变大,顾正卿满眼忧虑地看着怒吼着,要把天空撕碎的闪电,深深地蹙起眉头。

    这雨估计还要下好久,沈珩一个人在房间呆着,一定十分害怕。

    顾正卿只是想想那个画面,就恨不得冲进沈珩的房间。

    可他还是咬牙忍耐住了。

    沈珩刚才强作镇定,甚至不愿接话的表现,就证明他不愿暴露自己的害怕,成年人依旧害怕打雷确实在常人眼中是个丢人的事。

    顾正卿和沈珩相处了这么久时间,清楚他是个表面淡然,似是一切都不在乎,但骨子里十分要强,若是他就这么无缘无故地去找沈珩,沈珩那么聪明,一定能猜到他的用意。

    这样就伤害到了沈珩的自尊心。

    顾正卿纠结得头都要炸了,依旧没想出一个不会伤害到沈珩自尊心的办法。

    他又在屋里焦虑地转了几圈,视线最后落在了床上的枕头上。

    他忍不住羞得红了耳朵。

    虽然不是什么好办法,好歹能行。

    *****

    沈珩早就不怕打雷了,可会让他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

    他不喜欢这种不受控的感觉,每次雷云天他都会早早睡下,强制让大脑休息。

    可内心的黑色暗流被压抑太久,是会反弹的,沈珩被强制拉下了梦魇的深渊。

    漆黑的夜空,怒吼的雷声,撕裂夜空的闪电,女人清浅的呼吸声……

    随着闪电划破夜空,沈珩看清了屋里的陈设。

    破旧狭小,被油污浸渍到木头里的家具挤满了这小小的空间,瓶瓶罐罐摆满了桌子,洗完的衣服就晾在床头,下面放着一个荧光绿的水盆,衣服上的水一滴一滴地落下。

    整个房间散发着行将就木的老人身上特有的气息,那是一种最像死亡的味道。

    屋里冷得仿佛能呵气成冰,他蜷缩着身体,小心翼翼地贴近那唯一的热源。

    他伸出手,摸到了一个瘦骨嶙峋的手掌。

    这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安全感,他忘记了雷电的可怕,轻轻圈住了母亲的小拇指。

    虽然动作轻得像一片羽毛,但他仍不放心,抬头看了母亲一眼。

    还好母亲睡得很熟。

    他彻底放下心来,蜷缩在母亲身旁,困得眼皮打架却不忍心睡着。

    因为此刻的时光很宝贵,母亲醒来不会允许他这般亲近。

    不知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在半梦半醒间,他想起身边的大

    人总是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可他并不觉得自己可怜,只要母亲还在身边,他就很幸福了。

    天边的亮光突然刺得他睁开了眼睛,周边色彩消退,光影迅速变化,他眯着眼睛才能看清周围的事务。

    他看到自己的手掌变大了一些。

    周边一片纯白,他好似行走在被人遗忘的空间中。

    “你的衣服怎么又破了!”

    “他们打你,你就不会打回去吗!我怎么有你这么一个懦弱的儿子!”

    “对,我不要你了,你去找那个男人吧,他会把你养大的!”

    女人的声音消失了,脚下突然传来微弱痛苦的猫叫。

    白色的绒毛染上鲜红的雪,软软的猫腹剧烈起伏着,小猫气若游丝,叫声越来越微弱。

    他赶紧蹲下身去,可还没碰触到小猫的身体,小猫突然炸裂开来,化成了一块血肉。

    他吓得瞳孔紧缩,猛地坐在地上,冷汗从额角滑落。

    “不……”心中不知为何十分悲伤,他剧烈地摇着头,额头上布满冷汗。

    耳边突然传来脚步声,一双锃亮的皮鞋踩在小猫的尸体上,“跟我走吧,我是你父亲。”

    他抬起头,只看见一片白光,看不清男人的面貌。

    “你为何用这种眼神看我?”男人顿了一下,“只是杀了一只猫,你就恨我了吗?”

    男人冲他伸出手,强势地拽着他的手腕,那力度几乎要捏碎他的腕骨,“你没资格恨我,没有我,你会比那只猫更惨。”

    他心里厌恶又害怕,剧烈地挣扎起来,可他的力量在男人面前不值一提,被拖行了很长一段路。

    虽然前面还是一片白光,但他却清楚等待他的是吃人的炼狱。

    不——

    不!

    沈珩猛地睁开眼睛,胸膛剧烈的起伏着,意识还没有彻底清醒。

    周遭熟悉的一切提醒他这是顾正卿的家,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

    噩梦几乎耗光了他所有的力气,他坐起身来,抬手抹掉了额前的冷汗。

    他还没彻底缓过来,门突然被敲响了。

    沈珩愣了一下,问道:“是谁?”

    “是我。”顾正卿接着说道:“阿珩,你睡了吗?”

    沈珩有些意外,他从床上下来,边穿拖鞋边说:“还没有,顾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有点事……你能帮我开下门吗?”

    “好。”沈珩走过去,推开了门。

    顾正卿穿着灰色睡衣站在门外,手里抱着枕头,发丝柔软乖顺,一双眸子水洗过般的澄澈。

    好似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

    见门开了,顾正卿抬头怯生生看了他一眼:“那,那个……”

    说话间脸颊泛上潮红,眼神飘忽着,羞得头都抬不起来。

    这一幕太具有冲击力,沈珩大脑放空了几秒,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顾先生你这是?”

    “我,我……”

    顾正卿深吸了一口气,眼巴巴地看着他,语气忐忑又羞赧:“我,我今晚能不能跟你一起睡。”

    *****

    见迟迟得不到回应,顾正卿又硬着头皮问了一遍。

    沈珩的视线在顾正卿身上转了一圈,微微低头遮住神情,轻声说道:“好,顾先生进来吧。”

    顾正卿这才松了口气,连忙大步走进了沈珩的卧室。

    沈珩在他身后关上了门。

    卧室里面没有开灯,窗帘紧拉着,此时门关上了,屋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顾正卿连床都看不到。

    “稍等。”沈珩说完,走上前打开了床头灯。

    昏暗的灯光打在沈珩的侧脸,轮廓更加立体,高挺的鼻梁投下浓重的阴影,半边脸几乎藏在黑暗中。

    灯光只照亮了床头,顾正卿站在床尾,只能隐约视物。

    顾正卿顿了一下,说道:“这灯稍微有点暗。”

    “有点接触不良,这几天越来越暗了,我还没来得及换。”沈珩继续说道:“要不我去打开大灯?”

    “不用了。”大灯那么亮,开着谁也别想睡着,顾正卿想也没想便阻止了沈珩。

    沈珩也没再坚持,说道:“那顾先生睡床吧,我有床厚被子,可以打地铺。”

    顾正卿又不是来跟沈珩抢床睡的,他赶紧说道:“不,还是你睡床吧。”

    沈珩坚持地说道:“不行,我怎么能让顾先生你睡床呢,没关系,被子很厚,睡地上也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