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24、024

    沈珩眼神闪烁了下, 表情立刻恢复了平静,就像冬日冰封的湖面,将所有情绪都深藏住了, “没有, 顾先生听错了。”

    顾正卿回想了一下, 问道:“那你刚才说了什么?”

    沈珩顿了一下说道:“我刚才没说话。”

    顾正卿愣住了。

    所以他刚才是幻听了吗?

    而且还幻听沈珩叫他哥哥,着实有点羞耻。

    顾正卿不好意思地移开了目光,语气干巴巴的:“是吗?那,我们走快点吧。”

    沈珩点点头, 加快速度跟上了顾正卿, 两人并肩一起走。

    顾正卿偷偷看了沈珩一眼。

    沈珩叫他哥哥的声音有点软,还挺好听的。

    他比沈珩大了七岁, 让沈珩叫他哥哥也不是什么不合理的事情。

    顾正卿越想心里越痒,甚至还想在听一遍。

    不过他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抛在了脑后,因为他们到大礼堂了。

    怕被校长发现, 顾正卿专门从后门溜了进去。

    他猫着腰, 悄悄抬头看了看前面的座位,发现大家都在看着台上, 没有人注意到他。

    顾正卿松了口气。

    他这口气还没完全出去, 就见一个穿着志愿服务的学生眼睛发亮的看着他。

    学生走过来, 语气难掩兴奋:“请问您是顾正卿学长吗?”

    顾正卿点点头, “你好。”

    “校长等您很久了, 我这就去通知他。”说完学生便转身往前走, 速度之快都没给顾正卿拉住他的机会。

    顾正卿:“……”

    不要!

    求求了!

    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想演讲!

    只可惜老天和学生都没有听见他的心声,顾正卿眼睁睁看着老校长回过来,笑眯眯地看着他。

    顾正卿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老校长今年六十多了, 体型偏胖,挺着啤酒肚,笑起来十分和善,像个弥勒佛。

    “正卿,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听老校长这么说,顾正卿突然有些内疚。

    老校长看到了顾正卿脸上的表情,笑得越发慈祥:“没事,来了就好,待会庆典结束之前,你上台给学弟学妹们做个分享啊。”

    顾正卿闻言头皮立刻麻了,“不了,环节都是预先定好的,我上台发言不就等于拖时间了吗?再说了,我上台说的也是废话,没什么营养,大家也不愿意听。”

    老校长摇摇头:“你之前做过两次演讲,当年的一本率提升了3%,这说明还是很有作用的。”

    顾正卿沉默了几秒,艰难道:“一本率提高……跟我做的演讲有什么关系吗?”

    老校长笑眯眯地看着他:“当然有关系了,你可是高考吉祥物,都已经成为校园传说,跟小树林埋女尸是同一等级的,在一定程度上名气比我大多了。”

    顾正卿:“……”

    他终于明白为何刚才那个学生看到他,会眼睛发亮了。

    他沉默了几秒,深觉刚才那句话槽点颇多,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改从哪吐起,只是说道:“小树林真的埋着女尸吗?”

    老校长可疑地沉默了两秒,表情凝重地说道:“我们这个地方,战国时就已经出现村庄了,谁知道在历史长河中间,我们学校会不会是古战场,说不定你脚下就埋着一具尸体呢?”

    顾正卿:“……”

    老校长见顾正卿满脸麻木,说道:“你不害怕吗?”

    顾正卿强忍住嘴角抽搐的冲动,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您还是……像以前那样幽默。”

    老校长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鼓励道:“你比以前成熟多了,至少不害怕了。”

    说完他也不给顾正卿准备的时间,笑着说道:“快去后台准备吧,马上就轮到你上场了。”

    顾正卿:“……”

    那一刻。

    他再次想起了被演讲支配的恐惧。

    顾正卿也不好意思拒绝老校长,只能硬着头皮去了后台,毫无准备地上台灌了一通鸡汤。

    等他讲完准备下台时,不知哪个角落里有学生喊了一句:“学长,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做护身符!我想考个好成绩!”

    话音刚落,在场的学生就笑做了一团,起哄的人越来越多。

    顾正卿无奈地笑了一声,开玩笑说道:“贫道法力有限,签名还当不了护身符,想要考好成绩就努力学习!”

    说完,他赶紧从后台溜了。

    他刚走下台阶,意外发现沈珩在门口站着。

    顾正卿快步走过去,拍了拍胸口,“这群学生也太有活力了,我刚看到前排几个已经拿着纸笔往前走了,还好我走得快,要不就被围住了。”

    沈珩轻笑了一声,问道:“那我们现在走吗?”

    顾正卿顿了下,摇摇头说道:“我跟老校长打声招呼再走。”

    顾正卿和沈珩窝在后面,见学生大部分都退场了,才重新回到了礼堂。

    老校长此时被校友们围在中间讲话。

    顾正卿刚出现,老校长就发现了他,笑着招了招手。

    顾正卿和沈珩走了过去。

    老校长说道:“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顾正卿解释道:“没有,我刚是在后面避风头,没

    跟您说一声,我怎么可能会直接离开呢。”

    在校友里面,顾正卿的年纪算小的,但论成就,他属于顶一顶二的那一批,在场有不少人和顾氏有合作,见顾正卿来了,一个个客客气气,都上去跟他打了声招呼。

    顾正卿跟大家客套完,看向孤零零站在人群外的沈珩,心里一动,转头对了老校长说道:“您和其他校友慢慢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老校长点点头,刚要说话,却被身后的一道声音打断了。

    “顾正卿你怎么刚来就要走,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问题?”

    顾正卿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

    说话的人是跟他同级的孙铎,高中时便跟他不和,此时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一定是图谋不轨。

    顾正卿微微蹙起了眉。

    孙铎不依不饶,接着说道:“不会真叫我说对了吧,顾氏真出问题了?要不然大家都聚在这,你为何一门心思要走。”

    “不劳烦你费心了,顾氏很好。”顾正卿语气平淡,但气场压了孙铎一头。

    孙铎见顾正卿在装模作样,在心中嗤笑了一声,“既然如此,大家之后要一起吃饭,不如你也留下来一起吧。”

    顾正卿转头看向沈珩,沈珩冲他点了点头。

    顾正卿收回目光,睥睨着孙铎,像是在看跳梁小丑,“好。”

    孙铎愣了一下。

    他万万没有想到顾正卿竟然有胆量一口答应下来,他就不怕被人当场揭了老底吗?

    还是说他只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不过既然顾正卿都答应了,更没有放他一马的必要,孙铎勾了勾唇说道:“六点,云霄酒店。”

    顾正卿点点头,一个眼神也不愿再分给孙铎,转头对老校长说道:“我先和朋友在校园里转一圈,待会酒店见。”

    老校长笑着说道:“好,待会见。”

    ******

    孙铎也是当地的豪门世家,虽然实力比不上顾氏,但也十分有名气,作为孙家的长子,身边不乏趋炎附势之辈。

    孙铎从小便被人捧着,从没有人敢跟他作对,但自从他升入高中,和顾正卿同班后,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日子便结束了。

    顾正卿家室成绩都压他一头,只要有顾正卿在场,他便如黯淡无光的杂食,没人会关注他,所有的焦点都在顾正卿身上,这让孙铎的心理落差极大,他心里憋着一股气,为了扳倒顾正卿,狠狠努力了一把,但到头来依旧是竹篮打水,顾正卿始终是那颗亮眼的星星。

    顾正卿是那年的高考状元,进入了国内最好的大学,而他却因为成绩太差,没有办法在国内上好的大学,被他父亲花钱送去了国外,虽是如此,孙铎依旧鸣鸣得意,认为自己出国留学是比顾正卿高了一头。

    但这得意在大学毕业那年戛然而止。顾正卿进入顾氏,成了高高在上,人人畏惧的顾总,而他仍然是那个游手好闲,一事无成的孙家大少爷,他也曾想进家族企业大展宏图,只可惜他这人眼高手低,不愿从基层做起,身居高位又没有与之匹配的能力,都毕业四年了,在企业里还是一个透明人,大家表面上都捧着他,但实际上没人把他当回事。

    孙铎隐隐感觉到了,这股火无处发泄,他就记在了顾正卿头上。

    几天前,他听说顾正卿和顾家彻底脱离了关系,顾老夫人要将其赶出顾氏,他一开始还将信将疑,但他在顾氏的眼线传回了确切的消息,而且还亲眼见宋秘书带着律师进了顾家别墅,他这才确定顾正卿彻底失去了对顾氏的掌控权。

    这让孙铎十分得意和兴奋,想起这些年受的憋屈,他恨不得把顾正卿狠狠的踩在脚下,好好出一口恶气!

    孙铎本以为顾正卿今天会没脸来校庆,没想到他脸皮如此之厚,带着朋友来了学校,还装作成功人士,厚颜无耻上台发表了演讲。

    他在台下看着顾正卿时,恨的差点把牙咬碎了。

    凭什么!

    顾正卿已经一无所有了,凭什么还能在他面前耀武扬威!凭什么一直是顾正卿在台上,他就只能在台下看着!

    孙铎把顾正卿被从顾氏赶走的事情,跟狐朋狗友们说了。

    “顾正卿现在真的不是顾氏的总裁了吗?”说话的人面色犹豫地说道:“你得到的消息准确吗?万一不准,我们因此得罪了顾正卿,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我爸知道会打断我的狗腿的!”

    见好友这么怂,孙铎紧紧蹙起了眉头,“如果消息不确切,我会告诉你们吗?胖子你胆子也太小了,你要是害怕,现在就可以离开。”

    胖子他爸是暴发户,虽然家里稍微有点钱,但比不上跟势力盘根错节的孙家,他讪讪地笑了笑,谄媚道:“我怎么会不信孙哥你呢,我只是有些震惊,若顾正卿真失去了顾氏,那他现在就是一条臭虫,孙哥你随时可以把他踩在脚下。”

    孙铎听到这话,心里才稍微舒服了一点,他冷哼了一声,恨恨地说道:“我当然要把他狠狠踩在脚下,我可真是太想看顾正卿被我当众揭穿时的表情,那可太精彩了!”

    胖子看着孙铎,心里一阵恶寒,怂的缩了缩脖子。

    他忍不住在心里腹诽,孙铎这气量也真

    是太小了,高中的事记到了现在,果然真小人是最不能得罪的。

    *****

    顾正卿不想带着沈珩去饭局。

    他能感觉到孙铎对他的敌意,他虽然不屑一顾,待会的饭局肯定乌烟瘴气,他不想让沈珩看到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