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之歌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20章 挑战化液第一人

    自己以前和胡镇宇相处融洽,因而拿到他的白狐飞信,这次才能提前给他发信息,由于胡镇宇的突然出现,才使得局面没有失控,自己受伤才不严重。

    估计随后在宗族府,胡镇宇应该帮自己说了些好话,否则,按照狐族一贯非常护短偏袒的做法,自己和天然门的处罚不会这么轻。

    他盘膝坐下,心想,自己还没有坐过监牢,修士坐监,不过是换个地方修行,即便自己无法修行,也可用这十年时间,仔细体会世道人情,天地大道,就当是一次心路磨炼,未尝不是件好事。

    他慢慢有种明悟,只有内心充满阳光自信之人,才不管顺境逆境,都能发觉美好的一面,也只有内心充满阳光自信之人,才能不自怨自艾,不怨天不尤人,相信万事万物,都能给人带来积极意义。

    也只有内心充满阳光自信之人,才会关爱生活,善于发现他人美好的一面,给自己与他人,带来力量。

    阳光自信的心态,对于修行者而言,是通向生命更高境界的灵丹妙药,而阴暗自卑的心态,则是生命能量坠落的开始,想要晋级到更高生命境界将会十分艰难。

    他灵感突发般想通这个道理,不禁微微一笑,继而哈哈大笑,笑得浑身血脉畅通,心情舒爽,顿时就觉得这小小监牢,再也关不住自己那自由的心灵,内心阴霾一扫而空,心中为有所收获,而感到十分欣喜。

    良久,他盘膝坐下,进入冥想感悟状态,开始坐监新生活。

    但是,命运大道的运行,往往出人意料,他坐监生活还没享受十天,就迎来了访客。

    这次,来访者依然是带他来的结丹中期狐妖,他打开禁阵,露出钢铁囚笼和里面的凌海枫,然后他一挥小牌子,钢铁囚笼就飞去大厅上空不见,凌海枫很惊讶的看着这狐妖,心想:

    这难道是要释放我,恢复我自由吗?

    这狐妖深深看了他一眼,道:

    “凌海枫,有人要找你,你跟我来。”

    凌海枫很惊讶,谁找我?于是随口问道:

    “是谁找我?”

    这狐妖面无表情的道:

    “你去了就知道。”

    凌海枫只好站起来,然后道:

    “好吧,请带路,几次麻烦前辈,请问怎么称呼?”

    这狐妖一边带着凌海枫往外走,一边回道:

    “胡耀湘。”

    凌海枫跟着胡耀湘出了堡垒监牢,胡耀湘卷起凌海枫,驾云朝某处飞去,一会儿后,就来到一处建筑群,这建筑群由各色玉石砌成,虽然没有狐族圣地殿宇那么金碧辉煌,但也显得异常精致大方,十分美观。

    胡耀湘带凌海枫来到一处大门口,门上牌匾写着三个金色大字“宗族府”,原来,这里就是狐族宗族府。

    在门口向值守妖人通报后,胡耀湘带着凌海枫走进府里,拐了几个弯,来到一处大殿门口,走了进去。

    一进大殿,凌海枫就发现胡镇宇和胡辉竟然都在,二妖正坐在主位,陪着旁边客人聊天说话。

    他来不及看客座之人,就随胡耀湘向胡镇宇和胡辉躬身行礼,道:

    “大长老好,族长好!”

    “凌海枫,几年不见,你现在怎么这么一副狼狈相?是不是狐族虐待你啊?”

    忽然,客座上有人戏讥道。

    凌海枫连忙转头看去,客座上,竟然依序坐了三个妖人,第二座位上的妖人,面露嬉笑,正看着他。

    修士记忆力超凡,只要见过一面,几百上千年都不会忘记,他立即想起此妖是谁,惊道:

    “郎太郎?”

    此妖人正是狼族郎太郎!

    三年多前,他在人妖两族仲裁大会上见过,当时他被莲禅大师赞誉为红土大陆化液期第一人,随后就有很多妖族妖人不服,郎太郎便是第一个站出来表示要向他挑战的。

    凌海枫此时一见郎太郎,就心中一动,问道:

    “你怎么来狐族了?”

    这时,胡镇宇道:

    “凌海枫,我来给你介绍。”

    凌海枫连忙看向胡镇宇,胡镇宇一指客座首位一名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狼视虎顾,全身散发一股阴狠凌厉之势,气势只比胡镇宇略弱一点,估计是结丹后期修为。

    胡镇宇道:

    “这位是狼族郎野王长老,此次郎长老带狼族年轻俊秀郎太郎和郎十一郎,前来我们狐族交流,郎太郎听说你在这里,就提出和你比试。”

    郎野王一双充满噬血之意的狼眼,狠狠看了凌海枫一眼,满怀疑惑的道:

    “莲禅大师称说化液期第一人,就是你这小子?完全看不出来嘛!”

    凌海枫心中一转,道:

    “郎野王前辈,这是莲禅大师激励晚辈之意,当不得真。”

    狼太郎道:

    “凌海枫,不管怎样,莲禅大师在仲裁大会上,当着那么多前辈高人的面,说你是红土大陆化液期第一人,我狼太郎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会后一直找你不到,现在你既然回来狐族,那就一定要跟我比个高低,看看究竟谁是化液期第一人?”

    凌海枫道:

    “这不大好吧。”

    说完,望了一眼胡辉和胡镇宇。

    胡辉表情一肃,道:

    “凌海枫,郎野王长老和郎太郎小友、郎十一郎小友来我狐族做客,既然提出这个要求,就要满足他们心愿,你不用担心,本族长批准你同他比试。”

    凌海枫回道:

    “晚辈明白。”

    然后看着郎太郎笑道:

    “郎太郎,你看我现在不过炼气期修为,怎么同你比?要不我把这化液期第一人的称号让给你,如何?”

    此时,狼族三人这才注意到凌海枫显示出的修为,不过练气中期巅峰,他们还以为凌海枫故意隐匿修为,现在听他这么说,应该是有什么隐情。

    于是,郎野王问道:

    “小子,你化液后期巅峰修为,为何隐藏起来?别耍滑头,照实说,本座看看是什么道理。”

    此言一出,胡镇宇和胡辉脸上一热,胡辉眼睛不觉瞟向别处。

    凌海枫朝郎野王抱拳拱手,道:

    “郎前辈,晚辈丹田灵力为锁灵符禁锢,只能施展练气中期实力,如果要比,也只能施展炼气中期实力,怎会是郎太郎道友的对手?因此晚辈情愿把这称号相让,应该对得起三位远来狐族做客了。”

    听到此言,胡辉心中道:

    狡猾小子,你不是会变身么?变身后起码能对抗结丹初期修行者,怎么说只有练气中期实力?真是滑头!不过,这话他心有顾忌,不会说出来。

    郎太郎听凌海枫这么说,马上道:

    “不行!谁要你让?我们狼族向来实打实比试,你说,是谁把你禁锢?要他用解灵符解开。”

    凌海枫把手一摊,道:

    “是胡惑天老祖,只怕不大好跟他老人家说这事。”

    郎太郎眉头一皱,看向郎野王,眼中充满求助之意。

    郎野王眉头稍皱,然后眼中厉光一闪,眉头一扬,对胡镇宇和胡辉拱手道:

    “两位道友,将此事和惑天前辈说一声吧?”

    语气中,充满强横与不容回绝的意味。

    胡辉心中顿生一股郁闷之气,他看向胡镇宇,胡镇宇站起身来,微笑道:

    “郎长老,这事不大,你们先坐坐,我去去就来。”

    郎野王抱拳道:

    “不客气。”

    胡镇宇身子一闪,就从大殿消失不见,郎野王见此,心中一凛,狐族胡镇宇的大名他早就听过,原本还有所不屑,现在看来,这胡镇宇神通颇大,虽然狼妖天生可以压制狐妖,不过自己有可能不是这胡镇宇对手,不能轻敌。

    胡辉继续在大厅内,陪着狼族三妖,有一句没一句,说些无关紧要的话语,郎族三妖谈兴并不高,应付几句就不再说话,大厅内慢慢变得颇为安静。

    凌海枫始终面带微笑,安静陪在旁边,如果不问他话,他也不开口,而对郎太郎和郎十一郎屡屡投射过来的挑衅目光,也处之坦然,眼带笑意看回过去。

    这时,在大黑屋内,胡惑天盘坐在玉石大床上,床下,胡镇宇正跟胡惑天禀报狼族来访之事,说完狼族提出与凌海枫比试,要求解除锁灵符之事后,胡镇宇再说道:

    “老祖,狼族为红土大陆第一势力,远超我狐族,此要求怕不好拒绝,老祖您看呢?”

    (如觉得好看,请收藏!请投票!请投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