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之歌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19章 凌海枫再次受罚

    围在大擂台下的群妖,顿时哄的一声,全部四下散开。

    凌海枫由于双手被抓,身子被提起,使不上力,眼见就要被砸向地面,他奋力将腰一扭,双臂弯曲,整个身子就向上方弹去,“嘭”的一声响,凌海枫整个身子就被砸在地面。

    但是由于他最后往上反弹了一下,所以反冲掉大部分力量,他全身震动,四肢内脏受到极大冲击,他咬紧牙根,一股鲜血就从嘴角流了出来。

    胡德庭见此,再次提起他,在空中猛的再轮了个圈,做势就准备朝地面再次砸去。

    “行了,五弟!把他抓起来,不用再打了!”

    忽然,大长老胡镇宇的身影一闪,出现在胡德庭身边,脸上毫无表情的看着胡德庭,发声说道。

    胡德庭连忙道:

    “好的,大哥!”

    拖拽着凌海枫拉到面前,松开巨爪,把一身疲惫的凌海枫丢在脚下。

    凌海枫知道胡镇宇来了,自己应该保住这条命,将身一抖,收回变身,一时间全身筋骨肌肉无比酸痛,躺在地上,没能起来。

    华宗主三人连忙上前,一把扶起凌海枫,华宗主输入灵力,想帮凌海枫疗伤,凌海枫伸手拦住,喘息一下道:

    “我没事,去看下大师兄怎么样!”

    说完,凌海枫调动丹田灵气,运转万化感应诀,周流全身,开始修复体内伤势。

    华宗主朝胡镇宇抱拳拱手道:

    “大长老,我天然门弟子刚才在比试中认输后,还遭受追杀,现在不知是生是死,可否放小道去擂台看看他?”

    胡镇宇点了下头道:

    “你上去看吧。”

    华宗主连忙道声谢谢,然后飞身跨上擂台,几步来到龚海罡身边,此时,龚海罡断了一条腿,全身浴血,无一处没有伤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华宗主抓住龚海罡一只手,输入灵气,发现龚海罡消耗极大,体内五脏六腑都有裂痕,内出血非常严重,同时体内有限的灵气还四处乱窜,如果不立即救治,很快就没命。

    他立即运转灵力,将这些四处乱窜的灵力逐一压回丹田,掏出一粒疗伤丹药,放入龚海罡口中,运转灵力,将药力化散开来,再运转灵力,将龚海罡还在流血的伤口封闭起来。

    做完这些后,华宗主伸出双手,用灵力轻轻抬起龚海罡身体,使龚海罡身体保持平躺不变,然后走下擂台,凌海枫和唐世通及刘御连忙迎上前去,问道:

    “怎么样?”

    华宗主沉声道:

    “伤得极重,能否救得回来,还要观察一下。”

    凌海枫急忙伸出一只手按住龚海罡胸口,他不顾自己伤势,将木灵气输入龚海罡体内。

    他运转万化感应诀,将木灵气周流龚海罡五脏六腑,开始修复体内大出血的伤势,很快周流一圈后,龚海罡突然动了一下,张口就是一股鲜血夹杂着血肉,大口喷了出来,喷得华宗主和凌海枫一身都是,然后眼睛慢慢张开,十分疲惫的看了眼华宗主和凌海枫及唐刘二人,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

    “放心,我会好起来的。”

    此时,胡德庭轻皱眉头道:

    “好了,他醒过来,估计应该死不了,凌海枫,华勤,你们天然门竟然敢攻击擂台,影响比赛,犯下如此大过,现在该如何处理,听候大长老发落。”

    说完,望着胡镇宇,问道:

    “大哥,这事,你看怎么处理?”

    胡镇宇面上依然毫无表情,道:

    “天然门接下来的比赛,取消!先回宾馆,听候宗族府发落,凌海枫攻击比赛,先收入监牢,听候宗族府处罚,先这样吧。”

    华宗主听到凌海枫要被收入监牢,顿时心急,辩道:

    “大长老,凌海枫心急同门生死,情有可原,再说也没有造成什么损失,他自己也受了伤,能否不予收监?”

    胡镇宇闭口不言,胡德庭喝道:

    “大长老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没听明白吗?”

    凌海枫对华宗主三人道:

    “你们不用担心我,回去帮大师兄好好治伤。”

    此时,一名结丹中期狐妖走上前,向胡镇宇和胡德庭抱拳行礼,道:

    “大长老,五长老,属下带凌海枫去监牢。”

    胡镇宇点了下头,对凌海枫道:

    “你跟他去监牢,等有了处罚结果再通知你。”

    凌海枫向胡镇宇抱拳道:

    “是,大长老。”

    然后就老老实实,随这名结丹中期狐妖前去监牢。

    华宗主三人抱着龚海罡,对胡镇宇和胡德庭躬身道:

    “大长老,五长老,请多多原谅,小道们现在回去宾馆。”

    说完,转身回去宾馆,一路上,围观群妖朝他们几人瞪眼怒视,不断出言辱骂,四人只当没看见,快速回返宾馆。

    胡镇宇对胡德庭道:

    “你们继续比赛吧,以后裁判要严格执法,不能有小动作。”

    胡德庭肃然道:

    “是,大哥。”

    胡镇宇身形一闪就不见,胡德庭心中一动,不由得想道:

    “大哥功力又见涨了啊!”

    然后,他转过身,对之前的那位裁判瞪了一眼,道:

    “你听清楚了吧?别弄这些小心思!赶快继续下面比赛!”

    这裁判狐妖连忙点头哈腰道:

    “是的,属下明白!”

    接下来,继续喊人举行后面比赛。

    凌海枫随结丹中期狐妖前去监牢,一路上,这狐妖虽然有点嫌恶人类,但也没怎么为难他,卷起他朝某处飞去。

    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一处,从外表看起来十分坚固的半圆形堡垒前,从灵气运行来看,这里还架设有极其坚固的大阵,犯人一旦被关进这堡垒里,就莫想逃出来。

    结丹中期狐妖带凌海枫朝堡垒大门飞去,和门口值守狐妖交代几句后,就带他进去堡垒里面,堡垒里空荡荡,看不到一个人,左拐右拐之后,来到一个很大的大厅内。

    大厅内,竖着三个象“鸟笼”般的钢铁囚笼,囚笼外边闪烁着丝丝灵光,应该是有禁阵把囚笼封锁起来,三个囚笼里面依稀看到三个影子,不知关的是什么。

    结丹中期狐妖把凌海枫带到一处空地,指着地上刻有符纹的地方,对他道:

    “站到中间去。”

    凌海枫迈步站了过去。

    这狐妖拿出一个小牌子,朝前一晃,突然就从天而降一个钢铁鸟笼,把凌海枫罩在里面,然后囚笼外边闪烁出一片灵光,禁阵启动,把凌海枫关在这囚笼里面,从这囚笼往外看,显得模模糊糊,看不分明。

    等这狐妖转身离去后,凌海枫盘膝坐下,闭目调息,运转灵力,把之前没疗好的伤势恢复好再说。

    三天后,之前带凌海枫来这监牢的结丹中期狐妖,又出现在关押凌海枫的囚笼外,这狐妖拿出小牌子朝禁阵一晃,禁阵便裂出一道窗口,露出里面盘膝坐着的凌海枫。

    凌海枫站起来,看着这狐妖,这狐妖对凌海枫道:

    “凌海枫,你的过错,宗族府已经做出处罚,你且听好:凌海枫攻击比试现场,扰乱比赛,影响比赛进程,造成恶劣影响,但念其初犯,来狐族养兽五年,向无过错,因此酌情处罚,处以监禁十年!十年之后,再继续为狐族养兽。”

    凌海枫微叹一声,问道:

    “请问天然门和华勤道长他们的情况如何?”

    这狐妖道:

    “天然门比赛成绩被取消,以后不再参加狐族大比,但每年上缴灵石增加一百万,华勤道长等四人虽然无过错,但负有连带责任,不过鉴于龚海罡已经身受重伤,就对四人免于处罚,只给与警告。”

    凌海枫心有不忿,又问道:

    “那胡朝和那名裁判也有过错,宗族府做出处罚么?”

    这狐妖眉头一皱,道:

    “这不是你该问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胡朝和裁判都被处以斥责处分。”

    凌海枫知道,宗族府做出的处罚决定,即便不公平,也无法更改,目前只能接受,他朝这狐妖拱手道:

    “多谢前辈告知!”

    这狐妖面色稍霁,道:

    “好好在这里服刑,十年后再放你出来。”

    说完,便转身离去。

    凌海枫轻叹一声,心想,只要能够保住大师兄一条命,自己即便遭受再大处罚,也心甘情愿!十年时间,一晃也就过去了,不算什么。

    天然门以后不用参加狐族大比,这倒是件好事,可以安心修炼,但是,每年上缴灵石增加一百万,无形中压力也增加不少,不过这些事情,都得邝霆帅和唐世通万向明他们操心想办法,这也是他们的责任。

    (如觉得好看,请收藏!请投票!请投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