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 15 节 盗橘令

    1.他们都说皇后疯了,因为皇后娘娘的猫丢了。

    皇后的猫丢了,需要我来找。

    因为我以前和猪吵过架。

    换言之,我能和动物说话。

    说来也是我爹气人,本来皇上成立了专案组缉拿逃逸猫的,可是专案组就他一个光杆司令,他就把担子给我了。

    他说:「你以后别和猪吵架了。」

    我说:「那我还可以和狗吵架,我还能和你吵架呢!」

    我爹听了,气得不行,和我大吵了一架。

    吵架的结果就是,我被我爹按头领了任务。

    可我就不去!

    我打着找猫的旗号,出去游手好闲。

    我走到了一家花店,决定做个采花贼……

    不,是采蘑菇的小姑娘。

    也不对,是花姑娘……

    不,是……

    是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我一打眼,就看见地上有个花篮,里面不仅装着一篮子花,还有一把扇子。

    我又环顾花店,确认只有这一篮子花是买一赠一,当即把花篮捧走了。

    至于钱嘛,嘿嘿,一会儿回来付钱也不急。

    我把这个买一赠一的花篮捧回家,决定先看看这把扇子。

    扇子一开,上面只有一首诗,诗写着「四月梢头初叶现,浅黄轻绿映寒烟,应思银蝶扑桃去,雪打梨花满人间。」

    好了,我知道你们看不懂这首诗。

    你们只要知道,这首诗的在描写春景中暗暗抒发了南宋诗人对北方失地的怀念之情就可以了。

    我仔细看了看诗,字写得遒劲有力,应该是个男人写的。

    你说你一个男人想复国就直抒胸臆得了,非得磨磨唧唧地写一堆花草!

    我对这种写法表示不满,当即提笔在扇子背面写了一首回诗:「莫伤暖日照花浓,笙箫犹吹胭染红,打马策鞭秦岭跃,横刀谁敢问英雄。」

    好了我知道你们也看不懂。

    你们只要知道,这首诗的意思是:大老爷们儿想报国就别废话,干就完了!

    对于这种只知道悲秋伤春的男人我不能忍,我决定以还扇的名义亲自去敲打他一下。

    我一看落款,对方是叫杨元玉。

    啧啧啧,元玉一听就是个小白脸。

    估计连我这个从小和老爹学习刀叉剑戟棍棒枪的女孩子都打不过。

    实在是枉费了「杨」这么好的姓氏。

    明明在我们大宋,杨家尽出猛将的。

    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自己重任在肩,要尽全力唤醒一个沉睡的男儿。

    所以我打听了一下杨元玉这个人,穿上一身男装就去了。

    小八字胡贴在嘴边有些痒痒,不过这并不妨碍我想激励一个有志男儿参军报国的决心。

    我已经想好了,毕竟我爹就是都统,如果他真的受我的影响进了军队,我还会给我爹美言几句,让我爹提拔他的。

    揣着扇子,我就杀到了杨府。

    一看到杨府,我的气势瞬间就萎了一半。

    2.

    为什么这么说呢?

    这一看就是高门大户,比我都统府还大了不少。

    我倒也不是怕达官显贵,关键你要知道我们大宋现在的权贵是真的尿性。

    平时像下了蛋的母鸡一样到处咯咯咯,一到金人打过来的时候都不抵他们斗的蛐蛐儿勇猛。

    这么大的府邸,一看就是显贵啊。

    显贵家庭出来的孩子,能知道国家两个字怎么写就不错了,你还指望他们上战场杀敌?

    杀鸡都不会杀。

    所以我拿着这把扇子左右为难。

    想来想去,我想还是还了吧,万一人家家大业大,想奖励一下拾金不昧的我,赏我点银子呢!

    我向小厮打听杨元玉这个人,他们说杨元玉去满红飞酒楼吃饭去了。

    你看看,到处吃喝玩乐,一副纨绔子弟的做派。

    关键吃饭还不选个好地方,你好歹去「满江红酒楼」啊,还能显得你爱国。

    我又拿着扇子去了满红飞酒楼。

    一进酒楼,人声鼎沸,不过我还是注意到二楼临窗的位置有个白色的身影。

    只有一张侧脸,皮肤如细腻的羊脂玉一般透白,眉毛乌黑浓密,鼻子格外俏挺,身材俽长,面如冠玉,一身白衣,不染世俗。

    啊,好看。

    不过,他应该就是杨元玉吧。

    天地良心,我当时是真的不知道,杨彦宇字元玉。

    我要是知道这个纤瘦的男人是就是我的男神——赫赫有名的少年镇北将军杨彦宇,还长这么玉树临风,我一定当场就下跪求婚,哪轮得着之后他向我求婚啊!

    当时我确实不知道,即使我被对方的容颜惊到了,我还是对他们这些达官贵人的做派感到不满。

    我走到他们的酒桌前,粗着嗓子问道:「请问,你们哪一个是杨元玉公子?」

    果然,白衣少年站了起来,「在下是,请问阁下……」

    声音温润如玉,还挺好听的。

    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脸红了,结结巴巴地说:「家里的小妹去西市买花,拾到了公子的扇子,派我特来送还。」

    说起这个,我才想起我买花的钱还没给呢。

    杨彦宇伸手,看着我递过来的扇子,然后用修长的手指抓住扇骨拿回去。

    据婚后有一天他在床上和我说,他当时已经看出了我是个女孩子在女扮男装。

    不过他没有拆穿,他把扇子拿过去,展开,发现背面题了一首诗。

    当着大家的面,杨彦宇念道:「莫伤暖日照花浓,笙箫云吹胭染红,打马策鞭秦岭跃,横刀谁敢问英雄。」

    念完之后,剩下那位公子连连拍手:「好诗,好诗!大气豪迈,气度不凡。」

    杨彦宇回头问:「敢问这位姑……公子,这首诗是谁写的?」

    「是小妹。」我心虚地答道。

    我一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让对方知道写诗的女孩子不正经,一天到晚只知道研究刀枪了?

    其实,因为他生了一副天仙般的面容,从小就得许多姑娘喜欢,女扮男装接近他的,他也见过,所以他以为我也要接近他。

    但是说实话,杨彦宇很喜欢这诗,尤其还是女孩子写出来的。

    胸有千军,心有家国,不简单。

    杨彦宇小心翼翼地把折扇收好,然后对我说:「阁下的妹妹不简单啊,有报国之志。」

    我脱口而出:「那是!你都没有!」

    3.

    靠,这也太尴尬了。

    我脑子反应很快:「我是说,您都没有了解过小妹,就知道她有报国之志,您可真是厉害。」

    杨彦宇同座的一人立刻说:「那当然,我们元玉可是镇……」

    「小义!」杨彦宇出声何止了他。

    那丘小义也就不说话了。

    杨彦宇又转过来,看着我,笑道:「这位兄弟,有没有兴趣和我们同饮?」

    看过那首回诗以后,他就已经对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还挺有食欲的,于是一屁股坐下,「好啊。」

    坐到杨彦宇身边,我看清了眼前的人,忽然觉得他很眼熟。

    他不是丘小义嘛!

    江湖人称「海空飞」,不是海飞丝,也不是陆海空。

    他是个有名的飞贼,到处偷取珍宝,在我小时候,当然那时候他也很小,技术不熟练,他偷过我娘给我的玉佩,被我发现了。

    然后他就被女侠姐姐我按在地上摩擦……爆打了一顿。

    后来,据说还在到处流窜作案。

    那么现在……

    我上下打量了丘小义一番,一下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也不知道杨元玉到底知不知道丘小义是个飞贼?万一他被偷了怎么办?

    算了,他家大业大的,被偷就被偷吧。

    见我一直没动作,杨彦宇夹了一只鸡腿给我:「吃吧。」

    啊这也太好了吧!

    我一下子就被鸡腿收买了,觉得杨元玉真是个好人,劝导他从军报国的话要不以后再说吧。

    看我吃得满嘴流油,杨彦宇一直保持着宠溺的微笑,他轻轻问:「阁下叫什么啊?」

    「周凤英。」我含含糊糊地回答,顿时觉得不对,男人哪有叫凤英的,立即补充道,「我是说,小妹叫周凤英,我叫……周翎潇。」

    翎潇是我的字。

    杨彦宇的眼睛依旧充满笑意地盯着我:「那阁下小妹许婚了没?」

    「嫁不出去啊!」一提到这事,我使劲拍了一下桌子,悲戚地叹了一声。

    「为什么嫁不出去?」杨彦宇笑着问,眼睛一直盯着我。

    我没好气地说:「因为……太疯了,天天只知道舞刀弄枪,精忠报国,没有一点贤良淑德的持家风范。」

    「啪啪啪。」

    别误会,是杨彦宇在鼓掌,不是……打脸。

    杨彦宇笑着连拍三下手。

    这什么意思啊?我嫁不出您在这幸灾乐祸吗?我一下子就有点生气了。

    这什么人啊这!

    可是接下来的话,不仅我没想到,连正在吃馒头的丘小义都因此噎住了一下。

    杨彦宇放下酒杯,目光深邃地看着我,唇瓣轻启:「既然嫁不出去,那……嫁我如何?」

    3.

    啊?

    这是求婚吗?

    可是……

    实话实说,我想嫁的是威震四海的少年镇北将军杨彦宇,可不是这个文弱的书生杨元玉。

    虽然他们两个名字挺像的,对方也挺帅的,但是但是,这个男人瘦瘦弱弱,怕是连我都打不过吧。

    杨彦宇本以为我能立即答应下来,他没想到我居然在迟疑,这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我想了半天,凑近杨彦宇对他说道:「其实,元玉兄,小妹想嫁杨彦宇将军。」

    「啊,这样啊,好,」杨彦宇点点头,「那就这么定了。」

    ???

    这么定了?

    我想出言拒绝,可是转念一想,我都这么老大了,没一个男人看上我,倒是有很多男人认我做大哥,那杨彦宇肯定也看不上我。

    趁现在有个小鲜肉喜欢我,不如赶快把自己嫁出去吧。

    他不仅长得帅,而且不嫌弃我舞刀弄枪,还家大业大,我就别挑剔了。

    大不了以后家里再进了贼,我来打就好了。

    想到这里,我露出一副悲壮的表情,一把抓住杨彦宇的手:「那就把她托付给你吧,你可不要嫌弃她。」

    杨彦宇只觉得我很可爱,小姑娘家家的扮成个大男人,还故意粗着嗓子说自己的终身大事,他确实没见过这种女孩子。

    一边喝酒的丘小义看不下去了,捅了捅杨彦宇:「大哥,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爹你娘那边不是还想你和吴小姐……」

    「小义,」杨彦宇冷冷地瞟了丘小义一眼,「喝你的酒。」

    丘小义被点了一下,只好闷闷地回去喝酒。

    咦?杨元玉知道他身边坐的人是丘小义呀?

    「海空飞丘小义」这个名字江湖流传很广,这么说来,他岂不是知道了这个人是个飞贼?知道他是个飞贼,还和他喝酒?

    我开始担心我未婚夫的人品问题。

    不对不对!

    明明我应该担心的是,丘小义口中好像有个什么「吴小姐」?!

    我连忙问道:「那个,元玉兄,你有婚约了?」

    「没有。」杨彦宇连连摇头。

    「那……那个吴小姐?」我露出迷惑的神情。

    杨彦宇递给丘小义一个责怪的眼神,又像是在警告他,如果我未来的媳妇儿被你这么一句话给弄没了,我跟你没完。

    丘小义会意,主动上前解释:「嗐,就是其中一个追求者。」

    其中一个追求者……看来这位杨元玉追求者还挺多的嘛。

    也是,人家是妥妥的高富帅,除了窝囊点不会精忠报国,别的都很好。

    可是既然有那么多女人都喜欢他,那我是不是不应该抢她们的男人呢?

    我挠着头,冲杨彦宇不好意思地笑着:「元玉兄啊,我说……既然有别的姑娘喜欢你,要不咱还是让别的姑娘来吧。」

    这一句话让杨彦宇也有些吃惊,他开始怀疑我真的是喜欢他吗?

    他先是恶狠狠地看了丘小义一眼,看得丘小义是再也不敢说话了,然后转头看着我:「您……不希望您妹妹嫁给我?」

    他说这话的时候,剑眉一挑,好看极了。

    或许也就是被他这隐忍怒气的冷峻给惊艳倒了,我有些心动:「没有没有,在下就是怕别家姑娘不乐意。」

    杨彦宇在心中恍然大悟,哦明白了,是怕夫君不忠,故意试探!小丫头还是很聪明的嘛!

    4.

    杨彦宇放下筷子,说道:「这位未来的舅哥,要不要……一会儿和我同游一番?」

    我最喜欢到处玩耍了!

    我当即点头:「好啊好啊,去哪儿玩?」

    「出去随便走走就好。」杨彦宇拿出一张薄软的帕子擦了擦嘴。

    我看直了。

    大户人家就是好啊,这么金贵的布料用来擦嘴。

    我平时就是用袖子擦的。

    杨彦宇发现了我一直盯着他随手抽出的帕子看,又看见了我嘴角的食物残渣,走了过来。

    我下意识后退,他却一手按住我,用帕子在我嘴上擦了擦。

    丘小义看到这一幕,顿时觉得天灵盖都要冒青烟了。

    看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满脸宠溺地给一个满脸络腮胡的汉子擦嘴去,这谁的眼睛受得了。

    擦完我的嘴之后,杨彦宇没有把帕子扔掉,小心翼翼地叠好,收进了袖子里,然后自然而然地拉起了我的手,「走吧。」

    丘小义在心中哀嚎:大哥,您要娶的是他妹妹啊,不是他,这怎么还牵上手了?

    我也很奇怪。

    我和路头小翠花一起去上厕所都不牵手,为什么这个杨元玉会牵我的手?

    他们男人之间都是这样的吗?

    我越想越不对劲……

    这个杨元玉长这么秀气,没有男人气概,还不介意我不贤良淑德反而舞刀弄枪,该不会是……喜欢男的吧!

    怪不得那么多女人追求他他都不答应。

    我的老天爷啊,他不会是看上我这个「哥哥」才娶的我吧。

    这样的想法一下使我如坠冰窟、浑身打颤。

    我决定找个理由溜走,反正我也只告诉了他我的名字,别的什么信息也没透露。

    正当我准备说话时,杨彦宇忽然问:「翎潇,你们家住哪?我好上门提亲。」

    ???

    不用了吧。

    我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

    我一边说还一边往后退。

    杨彦宇看着我的样子很是反常,一把抓住我的肩,「你想去哪儿?」

    完了完了,差点被发现了。

    我连忙站好:「我哪儿也不去。」

    杨彦宇看了看我,刚好身边有卖簪子的店铺,直接把我拉进去。

    「给你小妹选选?就当是见面礼了。」

    且不说我不喜欢这些,就是喜欢,我也不能要啊,拿了人家东西不是铁定要定下这门亲事了嘛。

    杨彦宇见我迟迟未动,低声问:「不喜欢?」

    说罢,他又拉着我去了隔壁的打铁铺。

    我的天啊!

    全是刀枪剑戟哎!

    我立刻满眼冒红心。

    我一直想有一把自己的武器,可是我爹怕我拿了武器惹出人命,说什么也不给我一把。

    我曾经练武都是拿家里那把铁锹练的。

    可是后来我爹为了阻止我,拿铁锹去掏粪了。

    然后我又拿拖布练了一阵子。

    可我爹后来拿着这把拖布去擦茅房了。

    总之,我见到这些武器有点走不动道了。

    为了一把好剑委身一个断袖,要不要这样呢?

    我一咬牙,转身问杨彦宇:「元玉啊,你对我这个舅哥是什么感觉?」

    5.

    舅哥?

    杨彦宇眉头一皱,觉得事情不简单。

    所谓的舅哥根本就是他未婚妻假扮的,他能有什么想法?

    难道他未婚妻也喜欢每天一道送命题?

    杨彦宇斟酌许久,道:「感谢舅哥给我和未婚妻牵线搭桥,让我们能喜结良缘。」

    听起来像婚礼现场新郎在发表感言。

    我又问了一遍:「你真的只是这么想吗?你对我就没什么别的想法?」

    杨彦宇也懵了:「还能有什么想法?难不成我还能喜欢舅哥?」

    听他这个语气,应该是直男无疑了。

    这下我才放下心来。

    那既然他是直男,那就嫁吧!

    我当即指着墙上一把精致的宝剑说:「我想要这个。」

    打铁匠立刻过来对我说:「这位兄台好眼力呀,这把剑是我们店最好的剑。」

    「买了。」

    杨彦宇看了一眼,当即就扔下一袋银子。

    哇,嫁给有钱人就是好。

    我再也不嫌弃你是纨绔子弟了。

    我拿到剑之后当即就耍了一阵。

    丘小义在旁边看着,鼓掌:「这位兄弟剑法不错呀!」

    我挠挠头:「嘿嘿嘿,谬赞了。」

    杨彦宇一脸宠溺。

    没想到他未婚妻还很有武力值啊。

    就这样,我被他的一把剑给收买了。

    我满心欢喜地捧着剑,跟他们两个向前走着。

    走着走着,就走出了闹市,前方是一座太保庙。

    「进去看看?」我提议。

    太保是最高的武官,一般都武功盖世,让我很是敬仰。

    杨彦宇和丘小义对视了一眼,点点头:「既然你想去,那就陪你进去看看吧。」

    我们才向那边走了几步,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救命啊!」

    听声音是个弱女子。

    我除恶扬善的基因一下子就被唤醒了,都没管后面两个大男人,三步并作两步,跑进了太保庙。

    一进到里面,我就看见两个长得凶神恶煞的男人正在抓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小姑娘身边还有个妇人。

    「嘿嘿嘿,你爹已经将你们娘俩卖给我们了,你逃不掉了。」那满脸横肉的男人淫笑着向小姑娘走去。

    「别过来!」小姑娘颤抖着说。

    「我擦你三十九姨奶,你给老子住手!」

    我的大喝一声,如叱风雷,当场就吓住了那个试图行凶的胖子。

    他回头看我,我也瞪着他。

    「你是哪来的?敢坏爷爷好事儿?」粘龙毫不客气地说道。

    跟这种人何必废话。

    我正好试试新来的武器。

    我挥起一剑便向他的大肚子上砍去。

    他倒也挺灵活,向旁边闪躲。

    这时杨彦宇和丘小义也终于进来了。

    见我和粘龙缠斗,他们俩马上跑过来。

    粘龙原本和我交战,抬头一看见杨彦宇和丘小义,竟然吓得不动了。

    「是你?」

    丘小义一见对方,立刻皱起了眉头。

    6.

    我也傻了,这两个人认识?

    不会吧,丘小义这人到处偷东西就算了,居然还有同伙强抢民女?这也太恶劣了。

    正当我打算嫌弃丘小义的人品时,忽然闪出另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举着棒子就冲丘小义砸过来:「好你个海空飞,今天新仇旧恨我们一起算!」

    哦,原来是仇人相见啊。

    我飞起一脚,对着他肥呼呼的大脸就是一下。

    他被我踹了好远,直直向后飞去,落到了一群人身上。

    我这才看清,他身后跟着一群公差。

    那群小喽啰看见我们只有三个人,而他们有十几号人,顿时群情激奋。

    「你们几个别多管闲事!这张鸾彩已经被他爹卖给这两位壮士,你们快滚!」

    ?谁家爹这么儿子?还把女儿卖了?

    丘小义上前一步,对着刚才说话的公差吐了一口口水,口水直接落到了他脸上。

    「我呸!」丘小义指着那边瑟瑟发抖的少女,「她的卖身契,老子撕的,碎纸还踩两脚喂进了那两个蠢货的肚子里!」

    哇哦~听起来好刺激。

    粘龙和木虎听到丘小义说话,回忆起自己和他屈辱的过节,又怒了,一个个摩拳擦掌,打算大干一场。

    忽然,他们俩看见了丘小义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杨彦宇。

    「他怎么也在?」粘龙和木虎互相看了一眼。

    接着,他们俩竟然抄起家伙指着杨彦宇说:「快,杀了他!」

    ???

    这群人吃纸吃多了还是脑子被什么排泄物泚了?好端端的,打我夫君做什么?

    这我能让吗?

    难得我就打架斗殴这么一个特长,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见他们气势汹汹地奔过来,老娘毫不畏惧,举剑就杀了过去。

    杨彦宇都没想到,他这女扮男装的未婚小娇妻这么凶猛,真是一级「护夫品」。

    主要也是那几个人像蹦跶的蚂蚱一样,看似凶猛其实没什么战斗力,三五个人我单独一个就打得过来。

    我一脚把甲踹向乙,乙被蹦飞砸到了丙,一下子挂了三个。

    可是这时,不知道哪里出现的丁举着刀向我砍了一下,他倒是没砍到我,可是他好像又确实砍到了什么?

    是什么呢?

    我低头一看,地上落下一撮黑色的毛发。

    这不是我的八字胡嘛!

    敢砍下老娘的胡子???!!!!

    那我女扮男装不是败露了嘛?!

    我气急败坏,挥起一剑竟然划破了一个差役的脖子。

    喷涌如注的鲜血冒了出来,吓得我有些发愣。

    我也没想杀人啊,可是可是……

    正当我为我是不是杀了人这件事吓傻的时候,对方似乎被我激怒了,抄起家伙直挺挺地冲我砸来。

    关键时刻,杨彦宇闪身而来,飞扑到我身上,把我扑到一边躲开了攻击。

    他在我耳边低低地问了一句:「媳妇儿你没事吧?」

    我拍了拍身上的土:「没事没事。」

    等等?

    他叫我什么?

    媳妇儿?

    啊啊啊果然他已经发现了我女扮男装的事,天啊天啊怎么办?!

    7.

    我想着要不要再挣扎一下,否认我是个女人。

    但是看杨彦宇一脸宠溺的笑容,我就知道我圆不过去了。

    接着,我又发现了一件更令人惊奇的事情。

    杨彦宇拿走了我的剑,把我抱到了一个较高的位置,让我坐好。

    他转身,一剑破风,和那些败类纠缠起来。

    招招指要害,身法矫健,剑法熟练,一看就是多年的练家子。

    我在一边看着,嘴里都要塞下一个鸡蛋了。

    我靠,这也太厉害了。

    我是真没想到,看着瘦瘦弱弱的书生少年,拿起剑来居然比我还猛。

    啊啊啊夫君大人我爱你!

    我的眼睛已经变成了桃心。

    杨彦宇干净利落地解决了许多差役,打得其他人都不敢靠近了。

    丘小义一人对打粘龙和木虎二人,杨彦宇打一群差役,加上一个后期休战的我,我们三打多把对方打得落花流水。

    粘龙木虎已经被丘小义打挂了彩,两边的坏人谁都没占到便宜。

    那边瑟瑟发抖的小姑娘张鸾彩吓得不敢动弹,我赶紧跳下去,安慰她:「放心,我们会保护你的。」

    没了武器,我赤手空拳地去和那群人搏斗。

    终于,他们退缩了。

    粘龙捂着被打得红肿的脸,指着我们说:「你们等着,老子迟早回来收拾你们。」

    说完这句气势汹汹的话,他就带着那群喽啰屁滚尿流地走了。

    我们几个终于结束了战斗。

    这时,我打算上前去查看那个姑娘怎么样了,却发现丘小义先我一步去关怀张鸾彩。

    而我,被杨彦宇扯住了。

    他雪白的衣服已经因为刚才的打斗而染上了灰尘和血迹,他尽量找了一处白色的袖子,认真地在我脸上擦了擦,满眼关怀:「没事吧。」

    我脸上浮现一层绯红:「没事的。」

    他伸出美丽的手指,直接把我脸上的另一半胡子拿掉,露出我原本的脸蛋。

    杨彦宇眯了眯眼睛:「真好看。」

    我……

    我捂住脸转过去,小声说:「还行吧。」

    我听见一声轻笑,他说:「明明就很好看。」

    啊啊啊,女扮男装被当场揭露,有什么比这还尴尬的嘛!

    我捂着脸低声问:「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杨彦宇道:「见你的第一眼。」

    !

    我要昏倒了。

    我欲哭无泪:「所以后面你都是陪我演的吗?」

    杨彦宇摸了摸我的头,柔声说:「不陪你演,我怎么套到媳妇。」

    嗷……

    我激动得语无伦次。

    这时,丘小义也已经安抚好了张鸾彩的情绪,带着她到了我这里。

    见到了我的脸,丘小义吓一跳。

    刚才黝黑的八字胡汉子怎么变成了白白净净的小姑娘。

    杨彦宇不悦地皱起了眉:「看一眼得了,看那么多眼干什么?」

    说着,他挡在了我前面,不让丘小义的目光扫到我。

    丘小义不屑地哼了一声,虽然他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

    虽然我还穿着男装,不过现在我是个小姑娘这件事明眼人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张鸾彩见我是女孩子,畏畏缩缩地靠近了我,我一把把张鸾彩搂进怀里:「没事没事,他们再来老娘就打死他们。」

    我们这么亲密无间,让杨彦宇和丘小义同时投来嫉妒的目光。

    「说起来,」我看了看怀里瑟缩的张鸾彩,又看了看丘小义,「你们认识?」

    8.

    丘小义摸了摸下巴,「这件事说来话长……」

    我听完他和杨彦宇一替一句讲完之后,觉得确实是说来话长。

    简单来说,起因就是杨彦宇他爹,也就是我公公,做了一个梦。

    按理说做梦就做梦呗,我晚上睡不好的时候,一会儿梦见李白在背《赤壁赋》,一会儿梦见赵子龙和西施结婚被李隆基抢婚了,醒来之后该吃饭还是吃饭。

    可我公公这人,他事儿多,他一不小心做了个梦,就要找人解梦,要不然他就寝食难安。

    那么他找来解梦的这个人是谁呢?这个人叫张定。

    记住这个人!因为就是这个不要脸的老玩意儿把女儿张鸾彩卖了。

    那么这个老东西为什么如此丧心病狂的把他女儿卖了呢?

    因为我公公赐给张定一个银壶,这个银壶被丘小义个贼眉鼠眼的混蛋偷了。

    张定家里穷的叮当响,无力偿还银壶,就把女儿卖给了人贩子粘龙。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气得想打人了。

    后来,丘小义还算有点儿良心,听说张定把女儿卖了,赶紧回来把银壶还了,还如他所言,把张鸾彩的卖身契撕了,让粘龙和木虎吃了下去。

    看见没,刚才那俩蠢货已经是第二次败给丘小义了,自己心里还没点数,见到丘小义还要上,又让丘小义打跑了。

    那么为什么会发生刚才的一幕呢?

    可能就是粘龙和木虎这两个色胆包天的家伙买不到张鸾彩,于是打算强抢吧。

    我听完事情的经过,义愤填膺。

    杨彦宇拍着我的后背:「乖,不生气。」

    我看了看四周,问道:「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呢?」

    杨彦宇看了一眼地上的人,皱眉:「这人应该是死了,我们快走,省得摊上官司。」

    于是,杨彦宇拉着我,丘小义扶着张鸾彩,匆匆逃离了太保庙。

    出了庙之后,我恰好看见一只小橘猫在树上。

    我忽然想起了我爹给我的任务——找回皇后娘娘的橘猫。

    我赶紧跑过去,三下两下上了树,问:「喂,美女!」

    那橘猫看了我一眼,高傲地舔了舔爪子:「干什么?」

    我讨好地笑笑,掏出腰间的小肉干,在她面前晃了晃。

    猫一下子就来了劲。

    我问:「你有没有见过皇后的橘猫啊?」

    我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目的,没想到她真的知道。

    「皇后的猫谁不知道啊,」她摇着尾巴,「说起来它还是我三姨,可是天天神气得跟个什么似的,还不是被抓了。」

    我一听,吓得差点从树上掉下来,「什么?被抓了?被抓到哪去了?」

    小橘猫盯着我的肉干:「被抓到北国皇宫了。」

    真的假的?

    北国这群人闲着没事,抓皇后的猫做什么?

    9.

    我再问这个小猫猫,她就不搭理我了。

    于是我只好把肉干给她,从树上下来。

    好了,既然打听到了这只橘猫的下落,那我爹给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至于找,还是让他去北国找吧。

    我对杨彦宇说:「我爹让我找皇后娘娘的橘猫,我现在打听到橘猫的下落了,得赶紧回去告诉他一声。」

    杨彦宇一听,问:「是不是那只叫『佛手橘』的橘猫?」

    佛手橘?

    我也不知道呀。

    我说:「就是皇后娘娘丢的那只嘛。」

    杨彦宇问:「不是皇太后娘娘丢的那只吗?」

    什么?到底是谁丢的?

    难道皇后娘娘和皇太后娘娘都丢了猫吗?还都丢的是橘猫吗?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皇帝前几天刚死了,皇后已经变成皇太后了。

    那也得找猫啊。

    不过杨彦宇是怎么知道的?

    「皇上不是让我爹找猫吗?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问杨彦宇。

    杨彦宇掐了一下我的脸蛋:「叫声夫君就告诉你。」

    ?!

    好羞耻。

    你们以为我会叫吗?

    我当然会叫。

    我小声叫了一声:「夫君。」

    然后我的脸蛋就变得红红的了。

    杨彦宇站在原地回味了一会儿,然后才说:「关于把佛手橘找回来这件事情,皇上也派了我爹去。」

    咦?

    皇上也派了我公公去呀。

    那让我爹和他爹组个团一起去多好啊。

    所以我问:「你爹是谁啊?」

    杨彦宇纠正:「什么你爹我爹,那是你公公。」

    哦,对对对,我公公。

    我改口:「所以我公公是谁呀?」

    杨彦宇答:「杨中聂。」

    哦,杨中聂啊。

    等等,杨中聂?

    那不是杨彦宇他爹吗?!

    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猛地抓住杨彦宇的胳膊问:「他儿子不是杨彦宇吗?!」

    杨彦宇一脸不理解的看着我:「是我呀,怎么了?」

    我夫君是杨彦宇?!

    我心跳骤然加快,大脑一片空白。

    「你不是杨元玉吗?」

    杨彦宇笑了:「元玉是我的表字啊,怎么了?」

    啊啊啊我竟然嫁给了杨彦宇!

    我当场昏迷了。

    没错,我眼睛一闭,向后倒去。

    好在杨彦宇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我的杨柳细腰。

    于是我就瘫倒在杨彦宇怀里。

    啊,都别打扰我,让我再躺一会儿。

    有什么比意外得知结婚对象是男神还要高兴的吗?

    杨彦宇就那么笑着任由我在他怀里瘫倒。

    过了许久,直到丘小义翻白眼都要把自己翻晕厥了,杨彦宇才摸摸我的头:「好了好了,快起来吧。」

    我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两个大活人在看着。

    于是我马上弹起来,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我爹一直说我嫁不出去来着。

    我一定要让他看看,我不仅能嫁出去,而且还能嫁给杨彦宇。

    杨彦宇,在我大宋这么赫赫有名的镇北将军,我爹一直都很喜欢他。

    我一定要向我爹炫耀一番。

    所以我对杨彦宇说道:「我能不能回去告诉我爹我要嫁给杨彦宇了?」

    杨彦宇连忙抓紧我的手:「我和你一起去,去见见岳父,不然我怕媳妇儿跑了。」

    10.

    我怎么可能跑呢,我现在可是连高兴都来不及的。

    于是我们俩和丘小义约好了,他带张鸾彩先回满红飞酒楼里吃个饭,我和杨彦宇则回家找我爹。

    一路上,杨彦宇非拉着我的手,把我羞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气氛有些尴尬。

    不过我高大帅气聪明伶俐的夫君是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他主动问:「岳父为什么想让你来找佛手橘?」

    我心直口快:「因为我和猪吵架……啊不,是我可以和动物说话,刚刚你也看见了。」

    我又说:「他觉得我可以问天上的飞鸟,水里的咸……游鱼,打听出来。」

    杨彦宇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我主动问:「你呢?我公公对佛手橘这件事怎么看?」

    杨彦宇一边走一边给我解释。

    这事还是和丘小义有几分关系。

    丘小义到处偷来偷去,把张鸾彩她爹张定的银壶偷走又还了回来,这事儿被张定告诉了我公公杨中聂。

    我早就看出来杨中聂这老头,事儿多。

    这不,他听说丘小义把银壶偷走了,不信这个邪,非要亲自看看。

    所以这个游手好闲的老头把家里的仆人们全部找出来,守在这银壶的四周,让丘小义从他眼皮底下把银壶再偷一遍。

    然后我夫君大人就批评我公公兴师动众。

    然后我公公杨中聂当场翻脸,把杨彦宇大骂一顿。

    就趁着这个大骂一顿的工夫,丘小义把壶偷走了。

    杨彦宇为了让他爹别再犯驴,赶紧转移话题,提议让丘小义去北国把被抓进皇宫的佛手橘猫猫偷回来。

    正好我也是要找猫的,就可以和他们一起去北国了。

    我听完这个复杂的过程,感到痛心疾首。

    就在这时,前面来了一辆高大的马车。

    杨彦宇抱住我,把我抱到路边,省得被撞。

    马车停了下来。

    马车的帘子被掀开,一个少女的头从窗子里伸出来。

    她对着杨彦宇就大喊:「元玉哥哥!」

    ?难道这个人是杨彦宇的妹妹吗?

    还是我太单纯了。

    走过来两个侍卫,对着杨彦宇说道:「杨将军,九公主请您上车叙旧。」

    行了行了,我懂了,又是喜欢杨将军的大宋公主。

    根据我毫无实践得来的经验,如果我此刻在公主面前翘尾巴,我会受到很严重的惩罚。

    所以我试图偷偷溜走。

    可是我没有丘小义那两下子,我刚走一步,就被杨彦宇拉住了。

    「你告诉公主,」杨彦宇冷着脸说,「本将军今天去见岳父,就不和她叙旧了,改天和夫人一起去拜会她。」

    说完,他拉着我身轻如燕地从屋顶跑了。

    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别别别,我可不要见那个公主,你千万别让她知道我是你未婚妻。

    我宁可死在战场上马革裹尸,也不想死在公主的刀下。

    可是杨彦宇走着走着发现我一言不发,开始着急了:「夫人怎么不说话了,你是不是生气了?」

    11.

    我说:「我没生气。」

    杨彦宇更急了:「他们说,女人生气了就说自己没生气,夫人肯定生气了!」

    额……所以我怎么证明自己没生气呢?

    我踮起脚,在杨彦宇脸蛋上亲了一下,然后问:「这下你相信了吗?」

    杨彦宇狠狠地抱住我的腰,把嘴巴贴在了我的嘴巴,他的舌头撬开我的贝齿,在我口腔里一路攻城略地。

    啊啊啊!

    他舌头好软!

    我被他亲着亲着,身子就软了。

    他亲了很久很久才放开我,我抬头对上他的眼睛,里面有一往情深。

    老夫的少女心啊!要炸裂了。

    杨彦宇回味了一番我的滋味然后捏捏我的脸:「很甜。」

    我怕我再在这里待下去就会昏迷,我只好把目光移向别处。「我们快走吧。」

    本来我只是不敢看他,可是他非要看看我在看什么,他把目光移向我目光落的地方,然后发现了一个小男孩坐在那里。

    对方十三四岁的样子,已经生出了男人的模样,只是还有一种少年的稚气在其中。

    「夫人?!」杨彦宇的声音愤怒又委屈,「你不会是喜欢这种年龄的小孩吧?」

    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他难道是以为我在看那个小孩吗?

    我张着张嘴,说:「什么?没有吧……」

    「这种小孩还没长开,有什么好看的!」杨彦宇的声音带着一股醋味儿。

    噗……好可爱呀。

    牵着他的手动了动,我对他说道:「好了好了,我们快去见我爹吧。」

    于是我们俩又一路飞奔,终于到了我们周府门前。

    我进门之后,四下大喊:「周大璞!你快出来!」

    死老头子并没出来回应我。

    我们家的刘管家出来了,「小姐你别喊了,老爷出门了。」

    我问刘管家:「爸爸去哪儿了?」

    刘管家很迷惑:「什么?」

    我改口:「我是说,我爹去哪儿了?」

    刘管家咳了咳:「老爷出去了,说是要去一趟北国找佛手橘。」

    咦,我还没告诉他橘猫的下落,他就知道那个叫佛手橘的橘猫被偷去了北国?

    「我爹是怎么知道那个猫在北国的?」我问。

    刘管家说:「听说是皇上派去的其他人得到了消息,回来告诉了皇上,皇上就让老爷去找。」

    好,你个皇帝老儿,你能找到你娘的猫,我还费这个心思干什么。

    有那时间,我和我家夫君卿卿我我多好。

    对了,我还有个夫君呢。

    我连忙向刘管家介绍杨彦宇:「刘叔,这是我未来的夫君。」

    听了这句话,刘管家吓得大惊失色,一把握住杨彦宇的手:「孩子你怎么想不开……啊不,就决定和我们家小姐成亲了?」

    杨彦宇以为刘管家这是怕他对我不好,忙和刘叔解释:「叔叔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对于我今天出去一趟,居然领回个这么俊俏的郎君这件事,刘叔到现在仍表示无法接受。

    他和我爹一样,根本就不担心我会不会嫁个不好的男人,他们只关心这个男人以后会不会过得不好。

    12.

    既然已经回了自己家,我便回去换了一套女装。

    毕竟杨彦宇这么喜欢在大街上拉着我的手,我再穿男装,别人都以为他是断袖。

    我换了件纤薄的藕荷色莲藤褙子,把头发利落地挽在上面。

    我从来没挽过头发,因为这是妇人的象征。

    现在有了杨彦宇,我终于可以挽一把了。

    我从房间出来之后,杨彦宇看到我穿回女装,笑得像个傻小子一样。

    好吧好吧,谁让他是赫赫有名的镇北将军,姐姐就不在乎他现在是不是个憨憨了。

    「夫人女装真好看!」杨彦宇感叹着。

    我挠头:「哪里哪里!」

    接着,我带着杨彦宇四处看了看,虽然他一直在看我,然后我们就准备和他回满红飞酒楼找丘小义和张鸾彩。

    临走时,刘管家还很不放心地拉着杨彦宇的手拍了又拍,就像要给他的手做保养一样:「姑爷啊,您可千万不能悔婚……不,是千万要对我们家小姐好啊。」

    杨彦宇觉得这个老管家的行为很奇怪,但一看也是对我忠心一片,就坚定地点点头:「放心吧刘叔,我会的。」

    于是我们俩就手牵着手走出了我们家。

    这次回家没看见我爹,只让刘叔看见了我的新丈夫,真是遗憾呢。

    如果我爹在,我一定要狠狠地炫耀,谁让他以前总说我嫁不出去。

    我和夫君杨彦宇一边在大街上走,一边问他:「你是镇北将军,什么时候再出去打仗,带上我一个!」

    他抓紧我的手:「那可不行,出去打仗,刀剑无眼,伤了你怎么办?」

    我摇头:「不会的,不会的,我可以保护自己的。」

    杨彦宇摸了摸我的头:「那也不行,为夫怕出意外。」

    怎么会出意外呢?

    我说:「我可聪明了,打不过就跑,不会出意外的。」

    杨彦宇思考了一会:「夫人如此固执……」

    见他停了没有说话,我就知道我有希望!

    我连忙在旁边撺掇着:「那就快把你夫人带去吧!」

    杨彦宇笑了,他的眼睛弯弯的像月牙一样。

    「既然夫人如此固执,那为夫只好在临走之前让夫人怀上一胎,这样夫人就可以安心在家养胎,不能总思量着上战场打仗了。」

    ……

    我气的一句话也不说。

    不想理杨彦宇了。

    生无可恋!

    杨彦宇一开始以为我是羞的不说话,可是往前走了一里地,我都没有说话,他就开始着急了。

    他连忙说:「夫人夫人,求你了,说句话吧,不要不理为夫嘛。」

    就不理你。

    走了两步,我还是只是瞪着杨彦宇,没有和他说话。

    杨彦宇更着急了:「夫人夫人,为夫错了,只是战场上太危险了,你真的不能去啊!」

    我哼了一声:「谁是你夫人!」

    这句话这把杨彦宇吓坏了,他大声说:「夫人,你不会是要悔婚吧!」

    13.

    说这么大声干嘛!

    他居然对我大声说话?!

    完了完了,杨彦宇肯定是不爱我了……

    一想到这里我就很悲伤。

    我气得一跺脚:「就悔婚,怎么了!」

    杨彦宇立刻停住脚步,满脸惊愕地看着我。

    他缓了三秒,两只手扳住我的肩膀:「夫人!你怎么可以这样……」

    他的声音里全是委屈。

    「夫人,你难道不喜欢我吗?」他和我面对面,一只手牵起了我。

    咳,这可让人怎么回答!

    难道要我在大街上说喜欢他嘛!

    那也太羞人了吧!

    我把头别过一边去,不看他的眼睛,小声说:「还行吧……」

    杨彦宇说着说着已经带了哭腔:「那为什么要悔婚啊!难道……别人是馋我脸和身子,你就是看上了我能带兵打仗嘛?」

    不,其实我也馋你脸和身子。

    不对不对,我确实是看上了你能带兵打仗。

    也不对,当时同意和他结婚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是杨彦宇呀!

    哦,对,当时我根本就不馋你,我就是图我自己能嫁出去。

    「不是的、不是的!」我连忙安慰杨彦宇,「我其实什么都不馋,我就是希望我自己能嫁出去!」

    ……

    杨彦宇沉默了一秒,直接哭了:「原来我身上没有一点能吸引夫人的地方。」

    他一边抽泣着一边说:「那夫人岂不是任何一个男人要娶你,你都会答应了?」

    我回道:「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因为两年前我们家邻居的儿子李老九说要娶我,我没同意。」

    主要是两年前我也没意识到我自己嫁不出去呀。

    原本还像个小女人一样哭哭啼啼的杨彦宇瞬间就站了起来,他暴跳如雷:「李老九是谁?!是谁?!」

    我连忙拉住他:「别别别,现在人家儿子都会打酱油了!」

    杨彦宇掰指一算:「不对呀,两岁就会打酱油?」

    是啊,就算他向我表白我没同意之后,当晚就结了婚生了儿子,那两岁的小孩也不会打酱油吧?

    杨彦宇说道:「他肯定是要娶你之前,就先把别的女人的肚子搞大了。」

    我点点头,说的有道理呀。

    杨彦宇嘴巴一撇:「所以说你不嫁给他就对了!他不是真心实意想娶夫人的。」

    我说:「他肯定是怕他自己打不过我,被我家暴。」

    杨彦宇趁我纠结别的问题,不生气了,偷偷摸摸把我抱住。

    「为夫堂堂镇北将军,也打不过夫人!」杨彦宇在我额头亲了亲,「夫人这么绝代风华,为夫怎么会舍得打呢?」

    他又提他是镇北将军的事情!

    我成功被勾回注意力,一把从他身上挣脱开。

    「你是镇北将军!那么多打仗,打仗却不带我!」

    杨彦宇在心中暗道,怎么又想起这事儿了?!

    他看着我,满眼的无奈,而且还很难过的样子:「夫人,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就是想随军打仗才同意嫁给我的!」

    我该怎么回答呢?

    所以我反问:「难道你很希望我是因为馋你身子才同意嫁给你的吗?」

    14.

    杨彦宇摇了摇头。

    「那你因为什么想娶我的?」我问他。

    杨彦宇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直接回答:「因为你心有家国,想像男儿一样在战场上精忠报国,这是一般女孩子都没有的格局,还有……你很可爱。」

    他认认真真说出这些话的样子很迷人。

    我见缝插针赶紧说:「所以你就应该让我实现这些志向,不是吗?」

    杨彦宇没话说了。

    最后把他逼急了,他气鼓鼓地跟我说:「不想让夫人上战场,还不是因为军营里那么多男人!万一夫人看好哪个,被抢走了怎么办?」

    啧啧啧。

    这小子原来是这个心思!

    我说:「不会的啦,我就安生地跟着你~」

    杨彦宇还是不大乐意。

    我一把扑过去抱住杨彦宇,在他胳膊上蹭了蹭:「求你啦,夫君大人~」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回撒娇。

    我原来根本就不会撒娇。

    但是我竟然不知不觉间就在杨彦宇面前撒起娇来。

    果然,耐不住我撒娇,杨彦宇败下阵来。

    「好吧好吧,有机会一定带着你。」

    耶~

    我变得喜滋滋的,和杨彦宇走起路来都一蹦一跳的。

    很快我们回到了满红飞酒楼。

    一进到酒楼,我就看见了张鸾彩和丘小义。

    张鸾彩正坐在一张饭桌前,怯生生地吃着碗里的饭。

    而丘小义,一只手拄着头,另一只手不停地给张鸾彩夹菜,还一脸笑意。

    我不禁感叹着:「看他们好甜啊。」

    杨彦宇不屑地撇撇嘴,不忘抓紧我的手:「没有我们甜。」

    我和杨彦宇走到丘小义眼前,丘小义一见了我,吓得筷子都掉了。

    「周姐姐?!」

    显然,他这是想起了当初被我按在地上打得落花流水的过去。

    杨彦宇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你们认识?」

    我向他解释:「他曾经来我家偷过东西,被我打了。」

    杨彦宇立刻露出嫌弃的眼神,看着丘小义,一副「说你点什么好」的表情。

    丘小义挠挠头:「你们也别嫌弃我偷东西!那去北国把猫偷回来的事,不还得靠我嘛!」

    咦?你们也要去北国把猫偷回来?

    那我爹去干什么?

    公款旅游吗?

    居然不带上我?!真是太可恶了!

    「你们也要去偷猫啊!」我问。

    杨彦宇摸摸我的头:「皇上两手准备来着,岳父也去,我们也去,这样更万全。」

    我立刻嚷嚷着:「你们如果去北国的话!我也要去!」

    杨彦宇说:「不行,北国凶险,你在家待着!」

    又是这套说辞!

    战场你都答应我了,北国你不让我去?!

    我立刻说:「不行!你们可是要去偷猫啊!」

    丘小义看着我:「是要去偷猫啊,怎么了?」

    我提醒道:「你们去偷猫,万一猫生气了不和你们走怎么办!你们总不能五花大绑把猫带走吧!那可是太后娘娘的爱宠!」

    杨彦宇一脸迷惑:「所以呢?」

    我说:「所以,要我去和佛手橘对话!把它劝回来!」

    杨彦宇和丘小义面面相觑,不知道我的担心是否成立。

    15.

    见杨彦宇还没反应,我凑到杨彦宇耳畔,和他咬耳朵。

    「夫君,你去北国不带上我,不怕我趁着你不在,和其他人好上了?」

    这句话果然奏效,我说完杨彦宇就一脸惊恐地看着我。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里带着隐隐的愤怒。

    我从他身上跳下来,恨不得得意地摇起尾巴:「我说你要是去北国不带我,我可能会和别的男人跑了~」

    想到这里,我又一边后退一边说:「你不带我去,我就找别的男人带我去。」

    这一番威胁可把杨彦宇气坏了。

    他匆匆跑过来抓我:「你给我站住!」

    我在前面撒欢一般跑:「我不要站住,我要找别的男人带我去~」

    杨彦宇很是无奈:「好好好,带你去带你去!」

    我这才满脸春风地站下。

    杨彦宇走到我身边,把我抱进怀里,他的薄唇紧贴在我的耳廓上。

    「夫人要是再不听话,总惦着别的男人,」他的目光里闪过一丝凶狠,却很有魅力,「小心这些错误,被成婚当晚一同惩罚~」

    我想了半天,忽然瞳孔放大。

    杨彦宇,你在说什么虎狼之词啊?!

    我羞得都不敢看他。

    丘小义满眼羡慕地看着杨彦宇和我打情骂俏,又时不时偷偷瞄着身边的张鸾彩。

    不怪人家遭到粘龙和木虎的纠合,人家那副小模样,弱柳扶风,杨柳细腰,着实让他看着心动。

    正当我们嘻嘻哈哈的时候,一群官兵模样的人闯进了酒楼。

    他们之中的一个人指着杨彦宇说:「把它给我拿下!」

    什么?

    我下意识地炸了毛。

    你们别说,别的女人要跟我抢男人,我都没什么反应。

    但是如果有人想打我夫君,那我肯定不能同意。

    尽管我是女装,我却毫不犹豫地抽出自己的剑,剑锋指着那群人:「你们这群混蛋要做什么?」

    那群官吏似没有刚才太保庙之中的人那么凶狠。

    猥琐之人举起了他的腰牌:「我们送奉老爷之命,捉拿杀人犯杨彦宇!」

    什么??

    杨彦宇是杀人犯?

    你们跟老娘开玩笑吧。

    正当我打算唇齿相讥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之前在太保庙的纠缠,我好像确实划破了一个差役的脖子。

    糟了糟了,他们刚不会是因为刚才的事情来抓我们了吧?

    一时间,我慌张得脑袋一片浆糊。

    喂喂,杨彦宇可是镇北大将军,怎么可以说杀就杀呢?

    我没脑子地大喊:「杀人者,是我你们把我带走吧。」

    杨彦宇立刻皱起眉,上前一步:「我在这里,你们要抓就抓吧。」

    喂喂喂,大哥你干什么?

    他们要抓你哎!

    我气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杨彦宇只对我说:「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什么不会有事的!

    我急忙说:「人真的是我杀的,你们快把我带走,这件事情和杨彦宇没有关系。」

    可是那些差役们根本就不理我。

    其中两个差异一左一右,在杨彦宇的手上带了铁镣。

    那个领头的转身一挥手:「带回去审讯!」

    16.

    杨彦宇被人带走了,我傻了。

    我连忙回去问丘小义:「我们怎么办啊?」

    丘小义拧着眉毛,也不知如何才好。

    我急得在酒楼里来回踱步。

    他们要是真打算杀人者偿命,我可怎么办!

    呜呜呜呜难道我刚追到手的男神就要这么被砍了嘛?

    我忽然灵机一动,问丘小义:「喂喂喂你能不能潜入皇宫啊!」

    丘小义说:「能倒是能,可是为什么要潜入皇宫啊?」

    我说:「据我所知,皇上的九公主喜欢杨彦宇,你潜入皇宫告诉她杨彦宇被抓走了,她肯定能去求皇上,到时候皇上都发话了,杨彦宇他就有救了。」

    丘小义想了想,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我正打算去,又被丘小义拦住。

    丘小义说:「不过,我们还是看看杨彦宇那边怎么样吧,万一他爹杨中聂给官府塞钱,把他偷偷放了呢!」

    对啊对啊!

    反正现在朝廷上下一片黑暗,能用钱解决的罪名,也不是大事。

    我就只好忍下心中的急迫,先回家等消息去了。

    杨彦宇的消息没等来,倒是先等来了我爹的消息。

    刘管家拖一身老骨头飞奔进我们家,骨结间咯咯做响:「不好啦!大事不好啦!老爷被羁押了!」

    我正在屋里为杨彦宇的事情发愁,听到刘叔冲进来说那么一大堆,赶紧出了屋子。

    我看见刘管家,抓住他问:「刘叔,你说我爹被鸡鸭怎么了?是被鸡鸭啄了还是被鸡鸭抓了,他该不会是公款吃喝被鸡鸭撑着了吧!」

    刘管家一愣,然后和我说:「哎呀!小姐,是被羁押了!被北国那群蛮子给扣留了!」

    哦!原来是羁押啊!

    我问:「他们扣留我爹干什么?!我爹那么能吃,又什么都不会!」

    刘管家看着我:「小姐,老爷是你亲爹吗?」

    我瞪大了眼睛:「什么?!他不是我亲爹?那我爹是谁?」

    刘管家气得直拍脑门:「诶呦我的天,算了算了……」

    「刘叔,」我摇了摇刘管家,「不管他是不是我亲爹,他养了我这么多年,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爹被扣押在北国啊!」

    刘管家虚弱地说:「是啊是啊……」

    所以!我们要想办法把我爹救回来!

    你说那群人真是脑子有病。

    先把皇太后娘娘的猫偷走了,又莫名其妙地把我爹扣押!

    怎么净要那没用的东西!

    咳……或许猫还有点用,它能捉老鼠!

    一边是我爹被扣押了,一边是我夫君被抓进去了,人倒霉的时候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不行不行……我得想想办法!

    经过我的一番推理,我觉得这两件事的希望在我公公杨中聂身上。

    一方面,他是杨彦宇的爹,不能不管儿子的死活吧。

    另一方面,他和我爹都被派去找猫,我爹被扣押了,他肯定要去北国那边找猫,他到了北国,说不定会有机会把我爹救出来。

    于是,我抄上家伙,往杨府杀去。

    到了杨府门口,小厮问我:「你是谁啊。」

    我说:「我是杨中聂他妈……」

    17.

    守门的小厮大惊失色:「什么?」

    我一口口水差点呛死,我没说完。

    我说:「我是杨中聂他妈的孙子的媳妇儿。」

    虽然这句话听起来像是骂人,但是这话没毛病。

    我不敢直说自己是他儿媳妇。

    小厮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的关系才算明白,恍然大悟:「哦!又一个自称少夫人的!」

    什么叫又一个?!

    小厮一笑:「这位姑娘,对不起,我们家少爷说了,再有自称是他夫人的,都不放进去。」

    ……

    他喵了个咪的!杨彦宇!

    啊!

    我生气了一阵之后,问:「那……万一我真的是你们家少爷的媳妇怎么办?」

    小厮摆手:「不可能不可能,我们家少爷的媳妇怎么可能是别的人呢……」

    嗯……?!

    我好像察觉到什么重要信息!

    我上前一步凑过去问:「那……你们家少爷的媳妇应该是谁啊?」

    小厮说:「不是尚书家的千金吴小姐,就是皇上的九公主呗,现在我们家夫人正愁呢。」

    ……

    打扰了打扰了,告辞告辞。

    就在我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丘小义带着张鸾彩回来了。

    毕竟杨彦宇和他爹建议过让海空飞丘小义去偷佛手橘,所以丘小义现在也算是杨府的座上宾,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头脸的。

    他和小厮说了几句,就把我带进去了。

    我面无表情地走进去,内心很绝望。

    丘小义直接带我去找杨中聂,打算商量商量救杨彦宇的事情。

    一进屋,杨中聂看了看丘小义,又看了看我。

    他问丘小义:「这位是……」

    丘小义刚开口:「是……」

    我自己说道:「叔叔您好,我是您儿子的哥们儿。」

    杨中聂和丘小义顿时瞪大了眼睛。

    丘小义不停地冲我努嘴,一副「你在干什么」的表情。

    杨中聂惊讶地问:「哥们儿?你不是个女孩子吗?」

    我装作没看见丘小义夸张的表情,说:「哦,我喜欢穿女装,扮女人。」

    杨中聂、丘小义:……

    丘小义怕杨中聂再和我说下去会犯心脏病,连忙把话头接过来:「杨大人啊,我说……元玉兄犯事了,你可……」

    这丘小义话还没说完,杨中聂就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哼,我知道,这个孽障,竟然敢在外面杀人!」

    我开口打断他:「杨大人,人是我杀的,和杨彦宇无关。」

    杨中聂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得了吧,你这小身板,可杀不了人。」

    敢小看老娘的武功?

    要不是我出门得急,我觉得我拿着你儿子送给我的剑,一剑把你的胡子砍下来还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我没有撅他。

    毕竟我们都指着他给官府塞钱,把杨彦宇救出来呢。

    「杨大人,元玉的事情,怎么办啊?」丘小义问。

    杨中聂手一背,胡子一吹:「就让官府把他砍了吧。」

    18.

    我现在发现了,这个老头是真的作人。

    你说自己儿子进了监狱,他竟然就这么让官府给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