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月晞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chapter 29

    梁城今年的春天来得比往年迟太多。

    那一场春雪融化后,气温依然寒凉。冬春季节,长江水位低,露出江心一条条滩涂。江洲上头似有一丝丝绿色,聊胜于无。

    城里头,梧桐柳树都尚未发芽,光秃秃的。是冬天最后的一丝气息。

    星期五那天下午,李瓒原定五点半下班。这周末他不当值,打算回趟江城看望家人。

    五点二十分,却接到报警电话,说白溪商场里头有人遗弃了一份可疑物品,还跟售货员讲是那爆炸物。售货员越想越害怕,赶紧报了警。

    李瓒和同事们紧急出动赶往现场,疏散人群。待他们清空商场拉上警戒线时,消防、刑侦、防爆部门也都赶过来了。

    刑警、消防员在报警人的带领下,很快去到商场二楼扶梯旁的一处垃圾箱旁。

    李瓒没跟着上去,站在一楼的扶梯下远远地看了一眼。

    身后有人推他,民警小甲挑着眉毛指二楼:“过去啊。”

    李瓒搔了下后脖颈,慢慢走上扶梯。

    到了二楼,各个警种的人员站在离那垃圾箱数米开外的地方,商量应对情况。李瓒看了一眼,垃圾箱里塞着一个黑色塑料袋,里头的物件是个正方体。

    商场的监控视频很快传到刑警的手机上,视频中可以看到一个戴着帽子口罩的黑衣男子迅速走过来,将包里的东西拎出来丢进垃圾桶然后飞速跑开。追踪监控显示男子很快离开了商场。

    小甲杵了杵李瓒的手臂,问:“你怎么看?”

    李瓒说:“应该是假的。”

    他声音不大,但那几个刑警听见了,回过头来,面色有些不悦。或许觉得他一个辅警越俎代庖了。

    而刑警队的防爆员已全副武装,戴着防爆头盔和铠甲,拎着工具箱过来了。

    民警小甲见状,小声问李瓒:“诶,你以前是……”

    “现场都安静下!”刚才那个刑警大声说道。

    鸦雀无声。

    民警小甲缩了脖子。

    李瓒没说话,淡淡看着那个防爆员走到垃圾箱边,打开垃圾箱锁,把黑色塑料袋拎了出来。

    李瓒想,如果是他,他首先不会动那袋子,他会把塑料袋剪开观察清楚里头的情况后再做下一步处置。

    想及此处,他耳朵里有一丝极细的撕裂的痛,像缓慢地撕开一张纸。继而,他头痛起来,耳朵又开始嗡嗡作响,鸣叫不止。

    李瓒转过身去,手掌猛摁住额头,不动声色地用着力,试图控制。

    就在这时,有人握住了他的手。

    小甲将他拉走了。

    出了商场,冷风吹过来,李瓒清醒了半点,头仍是一扯一扯地疼,但好歹耳朵不嗡嗡了。

    “你没事吧?”小甲问。

    “没事儿。”

    小甲让他去车里休息会儿。李瓒准备过去,却听见旁边有人说:“梁城卫视的记者上去了。”

    他回头望一眼,想一想,又不由自主地进了商场。

    这会儿进去,那个防爆员已经脱下了厚厚的防护服。东西拆开了,是一个装了几瓶煤油的塑料箱子,连基本的引线都没有,点火都点不燃,别说爆炸了。

    所谓炸弹,不过是虚惊一场的“诈”弹。

    一个女记者跟她的同事在一旁进行现场报道。

    不是宋冉。

    李瓒想起来了,以她现在的地位,这种市内小新闻应该不用她采访了。

    他淡笑一下,转身要走,却被刚才那位刑警叫住:“同志!”

    李瓒:“嗯?”

    刑警语气好了很多:“刚才你怎么知道这是假的?”

    李瓒道:“炸弹需要引爆方式。除了直接点火,需要引爆装置。从他放置炸弹时随手乱放的样子,可以排除平衡器感应器;他手上没有拿任何东西,且人群疏散后还没爆,排除遥控;装作匆匆逃走,可炸弹在他走之后半小时都没爆,很明显也不是计时器;另外,我建议那位防爆兵,下次先剪塑料袋,再移动炸弹。”

    刑警张口结舌。

    李瓒略点一下头算作礼貌告别,下楼走了。

    小甲追上来,赞叹道:“诶,阿瓒,你以前就是刚才那个防爆兵的样子吗?还是说,你们军事上的,比这个要更厉害?”

    李瓒说,他在我面前,只是小儿科。

    话到嘴边,没有出口。

    宋冉午休的时候去了趟医院看心理医生。

    一周前,医生发现她偷偷给自己加药,强制性给她减了药量。

    减药的副作用很明显,宋冉成天提不起精神,晚上也睡不大好。人一疲惫困乏,情绪阈值就容易降低。各种负面情绪也来得轻而易举。

    她没有办法,跑去找医生拿药。

    梁医生不肯多给,絮絮叨叨跟她聊了很久的天,成功把她弄睡着了。她一个午觉醒来,也没拿到多的药,被医生轰出了诊疗室。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小秋她们外出归来,聊起了新闻,说白溪商场有一起炸弹恐吓事件。不知道哪个反社会的人丢了虚假的炸弹在商场里头。

    宋冉并未在意,回到座位上打开电脑。

    电脑还在启动呢,小夏溜过来,小声说:“诶,我今天看到沈蓓那个前男友了。”

    宋冉脑子转了一圈才明白前男友是谁,本想解释,但她没有立场,只说:“怎么碰到的?”

    “白溪商场啊。奇怪诶,他怎么变成辅警了?”

    宋冉也不好说他其实不是,含糊道:“可能是考虑工作强度和安全吧。”

    “那倒也是。”小夏说,“拆弹什么的,听着好酷,但一想都很危险。……不过啊,我猜肯定是因为他当了辅警,沈蓓看不上他了。”

    “辅警怎么了?”宋冉皱眉,“沈蓓这么跟你说的?”

    “没。我猜的,不然那么好的男生,为什么变成前男友了?”

    “那万一是他看不上沈蓓呢?”

    “沈蓓家世那么好,又漂亮,他有什么看不上的?不分手还能走裙带关系呢,至于去做辅警么?”

    宋冉忽然就不想跟她讲话了,扭过头去,移动鼠标打开邮箱。

    小夏见状,也回去工作了。

    宋冉的工作邮箱是公开的,以便收集新闻素材。

    不过,每日邮件有一半以上非工作相关——慕名向她表示喜爱和支持的,抨击她痛骂她的;

    至于工作相关的,很多没有可操作性,比如丈夫出轨了希望她报道小三,被交警开罚单了希望她去调查,家里遭了贼警察抓不到……

    宋冉之前回复了那个丈夫出轨的女人,让她家庭内部解决,她没法报道。不想那女人回了句:小三你都不管,你自己当过小三吧?

    回复遭贼的人,说耐心等待警方调查。得到的反馈是:也对,只有战争那种死人的事才能入得了您的眼睛,我们这些小屁民就不劳烦您费心了。

    宋冉查看完回复邮件,有些无话可说。

    这时,邮箱里蹦出一条新收邮件。发信人叫王翰,是白溪实验中学的学生。王翰说就在刚才,他们学校一个叫朱亚楠的男生因不堪老师长期的私下辱骂和体罚,跳楼自杀。

    现在警察封锁了学校,也封锁了消息。

    宋冉直觉事情不简单,立刻回了个电话过去了解情况。

    王翰是个男生,说话声音很小,情绪很慌乱,讲话逻辑也差,但他描述的内容基本与邮件里写的一致,事件很清晰。

    他祈求:“宋记者,求求你过来看看,不然真相可能永远被湮没了。”

    放下电话后,宋冉查了下内部平台。

    王翰说朱亚楠跳楼是一刻钟前的事,但内部平台还没有任何线人线索和群众线索进来。着实蹊跷。

    宋冉思考两秒,背上包起身出门。

    中学离电视台不远,只隔一条街。由于远离主干道,且已经放学,街上十分清净。道路两边都是枯木,有些萧条。

    学校门口果然停了几辆警车和救护车,拉着警戒线。

    宋冉出示记者证想要进去,却被警察拦住:“对不起,接上级命令,不允许记者采访。”

    宋冉问:“为什么?调查真相也不可以?”

    “等警方调查清楚,自然会公布真相。到时也欢迎你过来参加新闻发布会。”

    宋冉愈发觉得不对,但她没有争辩,退到一旁观察地形,看到学校旁边有一栋六层楼高的居民楼。

    她想一想,钻进了楼道。

    六楼住着一个中年女人,起初不太愿意让宋冉借家里的窗户。宋冉表示会给线索费后,她才让她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