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草原上的牛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二二五 祸端

    宋育仁是湖南常德人,年轻时就是华兴会副会长,长沙起事失败后,也跑去了东瀛,在东京法政大学学习西方政治,后又加入同盟会。是少有的精通西方宪政的中国人。

    武昌起义胜利后,他回来担任了法制院院长。年纪只有三十来岁,有想法,有组织能力,更有滔天的热情。

    为了和袁大头抗衡,他把同盟会和几个小党派组合到一起,成立了民国党,他自任首领,一山先生也只当了个荣誉首领。

    这届议会中,民国党占了大多数,所以,这次他应袁大头邀请去京城,就是讨论政体,他希望实行内阁制,在很大程度上限制总载权力,所依据的就是一山先生辞去大总裁时制订的《临时约法》。

    但老袁可不希望是内阁制,他要大权在握,所以希望是总裁制。这样,南北两面分岐很大,需要在一起讨论这个问题。

    一山先生现在对袁大头一点好感都没有,尼玛的!自己傻不愣登的把总裁位置让了,你老袁答应了的事儿全不算数了。南京也不来了,《临时约法》也不遵守了。

    宋育仁却劝一山先生,说这个事情不用急,现在议员大部分都是咱们的人,以后还不是咱们说了算,不行咱们弹劾他,罢免他。

    宋育仁还是太年轻,低估了中国官僚的厚黑。他心里充满了幻想,以为搞了西方这一套,中国的政局就会不同了,完全摆脱封建,走向共和。

    要是刘大双在场,肯定啐他一脸,二傻子一个!我刘大双现在的名声如雷贯耳,浩月当空的,为啥不敢出来当总裁呀?不就是脸皮不够厚,心不够黑。自知斗不过这一帮老油条,干脆也不趟这个浑水,不生这个闷气。所以才躲在东北,从一张白纸上发展,什么都是新的,人员、政体、指导思想等全部按照他的想法来。

    别人穿越,都够够巴巴地请名人大能回来,看着热热闹闹,风光无限的,刘大双可不想那么做。

    三岁看小,七岁看老,老祖宗都是这么说的,所以还指望一帮土埋半截的人改变观念,自己糊弄自己而已。

    这几年,刘大双看着这些名人大能的表演,已经觉得恶心透了。

    上一世推崇的许多革新家,先行者,现在接触了才知道,很多都是野心家,卖国贼,为了个人利益,国家民族的主权、土地、矿产、企业等可以随意许诺给外国,根本不考虑中华民族的未来。

    可偏偏这个宋育仁,年轻气盛,天真烂漫,自认为中国的一切都变了,共和了,再也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了。对于限制袁大头,实行内阁制充满信心,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马上议会要开会了,宋育仁也必须要赶赴京城。

    这个机会被东瀛人抓任了,只要暗杀了宋育仁,一定会在袁大头和一山先生之间制造出较大的矛盾。说不定俩人一翻脸,中国就乱了,毕竟袁大头和一山先生目前都是中国有政治影响的人物,而且两个人之间还不是很对脾气。

    中国一乱,再也不能联合起来对付他们了,只要有几年时间,东瀛人相信他们在武器装备上会超过刘大双。到时候,是圆是扁,任由他们揉搓。

    宋育仁去上海车站坐车,黄轸和廖伯伯几个人送行。

    来到车站,例行的依依不舍仪式完了,宋育仁走向检票口,黄轸几个人挥手告别。

    “啪!啪!啪!”突然三声枪声响起,然后就见宋育仁倒在地上。

    听见枪响,黄轸和廖伯伯都没反应过来,等见到宋头领倒地了才连忙跑过去。

    宋育仁捂着腹部,鲜血从手指缝中流出,痛苦地说:“我中弹了!”

    廖伯伯一介书生,当时就慌了手脚,黄轸是武人,连忙吩咐:“老廖,你看好老宋,我去抓凶手!”

    说完,站起身来在人群中四处望,别说,凶手还真在人群里,是个瘦瘦的男人。见黄轸望过来,转身就跑。

    这下子,凶手的长相、身材大家都看清楚了。黄轸拔腿就追,可别看凶手瘦,跑的却快,黄轸这体育老师出身的人都没追上。

    担心宋首领的身体,黄轸又跑回来,宋首领已经昏迷了。

    和廖伯伯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宋首领送到附近的一所教会医院,紧急抢救。

    手术做完了,子弹也从身体内取出来了。但蓝眼睛的西洋医生脸上并不乐观,摇摇头说:“子弹上有毒,他无能为力了。”

    遍访名医,也没有挽回来宋首领的性命,昏迷了二天,宋育仁还是停止了呼吸。一个年轻有为充满理想的政治家就这样走了。

    民国党的一山先生最先发了狠,悬赏一万银元捉拿凶手,另外公开表示此事绝对是袁大头指使,他不能忍了,要拿起枪重新和袁大头战斗。

    袁大头也公开表示,此事与自己无关,是你们民国党内部争权夺利,下了黑手,然后故意嫁祸与我。

    两个人在报纸上越骂越凶,火气也越来越大,大有大打出手之意。

    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坊间传闻、报纸、电台等说什么的都有。更有人是唯恐天下不乱,别有用心的火上浇油,这里面就有东瀛人的身影。

    刘大双头也大,这事儿他没法管,也管不了。那就是两头叫驴,拴不到一个槽上。

    只能偷偷的警告靖安的几个歪嘴文人,全收声,谁敢瞎白唬,小心我收拾你。

    万一说错了,被人弄点黄泥汤子在身上,绝对的一身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