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陪审员孙达雱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 11 节 香港十大奇案之一:Hello Kitty 案

    香港是一个怪谈、奇案频出的地方,不论是老旧的大楼还是深夜运行的地铁、汽车站,只要有人的地方,都能传出很多都市奇谈。



    大部分港人也十分迷信,他们烧香拜佛,信风水、敬鬼神,只为求一个安心。



    俗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今天要说的这件奇谈和一个案子有关,是曾被列为香港十大奇案之一的「Hello Kitty 案」。



    此案件之血腥、恐怖非常人能想象,建议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再阅读。



    从这起奇案中,我们也能感受到,有时候,人心比鬼还恐怖。



    灵异事件



    1999 年 3 月以来,位于香港尖沙咀加连威老道 31 号的大楼一直有灵异事件发生。



    在夜里,周围租户偶尔会听到女人惨烈的叫喊声。



    也有人说,自己从对面大厦的冷气槽上看见了人影,那人拿着刀,不断手起刀落。



    而自 4 月以来,这座大楼三楼一空置房间中,总有一股恶臭味传出,但谁也不知道这恶臭的源头是什么。



    大楼内的住户因受不了恶臭气味去警局报案,一名女警官前往调查,打开位于三楼 B 单位的空房间,发现房间内到处都是沾满污渍的垃圾,一看就是废弃已久。



    女警官在屋内走动时,刻意避开了地上的垃圾,其中包括一个倚靠在墙边的 Hello Kitty 玩偶。她检查一圈之后,并未发现异常,只说是垃圾散发的臭味。



    几个月之后,这位进入大厦调查的女警官就在家中烧炭自杀了。



    这座大楼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频频有怪事出现?



    这一切就要从那个诡异的 Hello Kitty 玩偶讲起。    时间:1999 年 4 月



    地点:尖沙咀加连威老道 31 号大楼 3 楼 B 座房间内



    在这个房间内,一幕堪比人间炼狱般的惨状正在发生。



    一个瘦骨如柴的女人奄奄一息地倚靠在阴暗潮湿的厕所墙边。



    她刚经历了非人的折磨。满身伤痕,脸部浮肿,嘴中不断渗出血迹,全身都是水泡和脓包,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



    而在她旁边站着的,是几个虐待她的人。



    为首的那个年纪稍大的男人,长了一张凶狠的脸,看样子就像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带头大哥。



    他盯着奄奄一息、浑身是伤的女人,眼睛里散发出变态的光芒,似乎伤害这个瘦小的女人会令他感到兴奋。



    另外两个男人,一个梳着油头,一个留着中长发,看样子像是两个马仔,他们站在大哥的身后,眼神阴鸷地看着地上的女人。



    中长发马仔旁边还站了一个十几岁的太妹,是他前段时间刚交往的女朋友。这个女孩左手拉着男人的手,右手上还抱着一个人鱼形的 Hello Kitty 玩偶。



    带头大哥见女人依靠在墙边一动不动,便吩咐油头马仔掏出一个打火机。



    他点燃打火机,开始灼烧女人的脚部和小腿,女人的腿部抽搐了一下,便没再动弹了。



    当天的折磨算是结束了。



    第二天,带头大哥带了个马仔再次来到这个房间,继续虐待那个女人。



    这次他们的施虐花样又翻新了,他们带了些甲基安非他命,也就是冰毒,逼着那个被囚禁的女人用嘴直接吸食。



    女人本就被折磨得痛不欲生,吸食了冰毒之后,更是痛苦难耐,在地上不停打滚,直至声嘶力竭。



    带头大哥见此情形,兴奋得两眼放光,露出了瘆人的笑容。躺在地上的女人越是痛苦,他就越发开心。



    得到了施虐的快感,二人便又离开了房间,到别的地方逍遥快活了。



    第三天,大哥带着两个马仔和马仔的女友又返回到这个房间准备接着折磨那个女人。



    但他们走进厕所后发现,那个女人已经没了呼吸,死了。



    大哥非常失望,张嘴骂了一句,踢了尸体一脚。



    转瞬间,心起邪念:人死了也能凌虐。



    大哥当下决定,把女人的尸体解剖,分尸!



    分尸过程中,油头马仔负责开膛破肚,做到一半,因尸体中的内脏涌了出来,当场呕吐。



    顿时,刺鼻的腥臭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跟着干呕。



    在这种怪异恐怖画面和气味的刺激下,带头大哥竟然伸手将尸体中的内脏掏了出来,装进了一个白色的塑胶袋中。



    令人发指的事情还在后面,几个人将尸体分解完后,竟然把死者的头颅和部分骨肉、内脏,放进锅里煮了。



    就在这番诡异的画面下,带头大哥竟然看饿了,边拿勺子搅动着锅内的物品,边转身对太妹说:「看着这锅肉饿了,你去给我们煮点面吃。」



    太妹听话去煮了一锅面,大哥直接拿着手中的勺子开始吃面。



    饱餐一顿后,大哥又想到一个主意。



    他发现了房间里太妹的那个人鱼形 Hello Kitty 玩偶,便将那玩偶拿过来,用剪刀剪开玩偶的头部,掏出部分棉花,随后将几乎煮熟的头颅从锅里拎了出来,塞进了玩偶的头部。



    大哥一边给玩偶缝合,一边说:「乖,不要动,我替你装扮」。



    那认真细致的表情,仿佛他是在给洋娃娃做衣服。



    一个被煮烂了的人头,就这样被藏进了 Hello Kitty 里。



    谁也不知道,这个屋子里发生的一切。更不知道世界上有如此丧尽天良之事在上演着。



    1999 年 5 月 24 日 案发



    周一,一名女童院的社工陪着一名 13 岁神情恍惚的少女到警察署报案。



    少女名叫阿芳,她所讲述的事情让所有人震惊:就在上个月,她参与了一起虐待致人死亡事件。



    被害者死亡后,阿芳的同伙将被害者的尸体肢解,将其头部煮熟后,放在了阿芳心爱的 Hello Kitty 玩偶中。



    怪异的事儿出现了,自那之后,阿芳便一直噩梦不断,总梦见有一个女人追着她一直说着:「我没有头,把头还给我。」



    阿芳觉得是那个女人冤魂不散,找她索命来了。她没有办法,只能来报案。



    说着说着,阿芳突然激动地对警察说「我什么都没做,我都是被逼的。是那三个男人害死她的,不关我的事的!」



    这是一桩极其变态的大案,警方立即带着阿芳来到了她所说的案发地点。



    刚到大楼楼下,阿芳就拒绝带着警察上楼,她认为那个索命的女鬼正在楼里等着她,因而拒绝到三楼案发房间做现场指认。  警方只好把阿芳留在楼外,直接上楼查看。



    通过阿芳之前的交代,警方对事发房间内的情况已有了初步的了解,他们早已做好了准备:戴上口罩,脚底缠上胶带,以防被屋内腐烂尸体中生长出的尸虫咬伤。



    可在打开房门的那一刻,一股强烈的尸臭味还是浓烈到侵入鼻息,令人不禁呕吐。



    打开灯,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地上全是弃置的垃圾,房间内的窗户都被木板封了起来。



    房间走廊的墙边,果然靠着一个人鱼形的 Hello Kitty 玩偶。警察用铁枝轻轻刺了刺玩偶的头部,发现里面有坚硬的物体。如果阿芳说的都是实话,这坚硬的物体应该就是死者的头颅。



    再仔细看,这 Hello Kitty 的外表确实诡异,除了脏兮兮的灰尘,还有一些血水从内里流出的斑斑痕迹。    在场的人都把心提了起来,忍着疑惑与恶心继续搜查下去。



    在房屋外的檐蓬处,警方发现了一个白色的塑胶袋,打开袋子,臭气冲天,里面装着一堆不明物体。



    随后,警方又在房间内发现了一个不锈钢锅和一个瓦锅,密密麻麻的虫子爬满四周。



    锅内堆积的不知道是什么渣滓,散发出浓烈的臭味。



    种种迹象都在验证阿芳的话,现场的这些「不明物品」可能就是碎尸!



    法医快速赶到现场,对「不明物品」做细致分析。



    当法医打开 Hello Kitty 头部的一瞬间,可怖的画面出现了:一颗腐烂的人头藏在棉花里,上面长满了令人作呕的蛆虫,血水浸透了棉花,从玩偶的表层渗了出去。



    经过鉴定,这是一个女性头颅,因被沸水煮过而面目全非,但并没有被完全煮熟。



    檐篷处塑料袋里的恶臭物品,是人的心脏、肺、肝和肠子。



    锅里的渣滓,是被煮熟的人体组织!



    以上的种种都说明,这个案子的实施者并非常人,而是丧心病狂、变态至极的恶魔!



    那三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何对一名女子做出了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还要拉一名少女下水?警方在事后的调查中,了解到了这起惊天大案的真相。



    案件真相



    13 岁的阿芳本就是问题少女,经常离家出走。在社会上,她认识了比自己大 6 岁的男友梁伟伦。



    梁伟伦是个马仔,整天跟着一个黑社会大哥混在一起。



    那个大哥叫陈文乐,33 岁,平时做一些放高利贷以及贩毒之类的非法勾当。



    1999 年的 2 月,陈文乐带着这对情侣来到位于尖沙咀加连威老道 31 号大楼的一个房间内,作为两人暂时的居住地。



    阿芳本以为自己交到了有本事的男朋友,在寸土寸金的香港有了一处安身之所,没想到,正是这个房间,让阿芳卷入了一场永生难忘的噩梦。



    这座大楼内鱼龙混杂,里面大多数是租客,流动性很大。许多社会闲散人员常在此地聚集,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吸毒的乐圈,也成了日后陈文乐等人犯罪的绝佳地点。



    1999 年的 3 月 17 日,陈文乐带着梁伟伦和另一名马仔梁胜祖(时年 26 岁),搞来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名叫阿敏,23 岁,是名夜总会的陪酒小姐。   阿敏身上有明显的淤青,她神色紧张,不断地哀求陈文乐。



    原来阿敏是因为欠了陈文乐的钱一直未还,才被带到了这里,陈文乐想用强硬的暴力手段逼迫她还钱。



    阿敏被带到房间之后,梁伟伦便抓着阿敏的头发质问道:「你的钱呢?欠钱不还的后果你知道吗?电话也不接,你以为你逃得掉吗?」梁伟伦一边说,一边将阿敏猛摔在地,然后对着她一顿猛踢。



    阿敏连连求饶:「求求你放过我,钱我一定还,只是我现在实在是拿不出那么多钱,求求你们了。」



    在施暴者的眼中,阿敏就像是被玩弄于股掌的蚂蚁,蚂蚁的求救声引发不了他们任何的同情心。



    蜷缩在角落的阿敏浑身是伤,如果不是当时走投无路,她也不会和这些恶魔扯上关系。



    阿敏是个可怜人,小时候,阿敏的爸爸因为嗜赌,抛弃了她和妈妈。



    因母亲改嫁,生计所迫,阿敏从小和姑妈住在一起。



    因为没有良好的教养,阿敏误入歧途,少女时期做了错事被送去了女童院(香港女童院相当于内地的少管所)。



    后来阿敏决心悔改,好好学习,拿到了一个高中文凭,毕业之后便找了一份售货员的工作。



    生活本来应该越变越好,阿敏却又误交损友,染上毒品,从此不能自拔,便辞去了售货员的工作,去到油麻地及旺角一带当小姐。



    在此期间,阿敏认识了男友阿细,与其同居,还生了一个儿子。无奈阿细也是一个瘾君子,不求上进,只知吸毒。



    阿敏在夜总会上班时,认识了「道上的人」陈文乐。   陈文乐可以说是个无恶不作的人,不但干着拉皮条的勾当,同时还做着放高利贷和贩卖毒品的营生。



    1997 年,阿敏为了给生病的祖母筹集医药费,一时鬼迷心窍,偷了陈文乐四千元的港币、名牌打火机、手机以及其他财物。



    陈文乐发现之后,便找到自己的两名马仔上门追要。



    阿敏自然拿不出钱偿还,免不了遭受一顿毒打,招架不住的阿敏苦苦求饶:「大哥,这些钱就当是你借给我的行吗?我以后当牛做马一定还上。」



    陈文乐看着阿敏风姿绰约的样子,便动了坏心思。他开出了高额的利息,并且要求阿敏卖淫还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