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陪审员孙达雱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 1 节 方洋洋案:被婆家虐待致死背后的人性之恶




    在张家人集体做出不可饶恕的行为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犯罪心理效应在起作用:相乘效应。



    所谓相乘效应,指的是一种群体犯罪心理现象。



    大概意思就是说,犯罪团伙或犯罪集团的犯罪能量及其对社会的危害性,远超过个体犯罪能量及其对社会危害结果的简单相加,而是会出现相乘,也就是成倍增长的特殊现象。



    相乘效应之所以会产生,主要受 5 个因素的影响:



    第一个因素叫亚文化群体意识。



    什么叫亚文化群体意识?指的就是和社会主流文化价值观和行为规范不一样的群体意识。



    用在犯罪领域,通常指的是犯罪成员的价值观、行为模式和一般人不一样。这一点在张家人身上也是很明显的。



    在媒体的追访中我们可以知道,张家人一直不太愿意和其他人打交道。



    张家的一位亲属也表示,张家家里穷,又娶了个智力有问题的媳妇,张丙一家人「比较自卑,很少跟亲戚、街坊往来」。



    张家父亲张吉林爱喝酒,喝醉酒之后,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能张口就骂。



    多年前,张吉林为了和父母分开居住,就置办了他家现在居住的房子,破旧的老宅让年迈的父母居住,后来他的母亲先去世,留下了老父亲独自居住。



    多位村民证实,「张吉林平时喝完酒经常责骂老父亲,也不太照顾老人,都是他的哥哥在照顾」。



    张家母亲刘兰英则基本上不太与人打交道,性格十分孤僻。



    这样的一个孤立、暴虐、对至亲毫无温情、排斥公序良俗的家庭会教育出什么样的儿子,答案显而易见。



    第二个因素叫反社会情绪的共鸣。



    指的是犯罪群体成员通常都有反社会情绪,在他们的群体内部,这种情绪是会相互感染的,比如对社会的不满,对其他社会成员的冷漠,等等。



    这一点在张家人身上也非常明显,比如他们全家都不太爱和外人打交道,对亲情普遍比较淡漠。



    再来看第三个因素:犯罪行为的相互模仿、暗示与教唆。



    指的是犯罪群体成员通常会在犯罪手段和技巧上互相模仿,并且会互相暗示和教唆犯罪,结果是什么呢,就是他们整体的犯罪技能都会提高。



    这一点,从张家人对方洋洋循序渐进的虐待手段里,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



    在虐待方洋洋这件事情上,张家人显然在互相默许中完成了互相模仿与教唆。



    从一开始的一个人打,变成了全家人打;从最初的扇巴掌,发展到后来的棍棒相交,他们在互相学习中传染了彼此的暴虐,最终不断迭代提升虐待方洋洋的技能。



    第四个因素是犯罪活动过程中的相互合作、竞争与促进。



    这个普通人可能想象不到,那就是犯罪成员互相之间,竟然也会在犯罪手法和技巧上互相竞争与补充合作,这种效应会大大提升犯罪的成功率。从张家人花样翻新的虐待手法里,你看出来他们的好胜心了吗?



    张家人在犯罪活动中相互壮胆,并且在暗暗较劲。



    有人开始扇巴掌,就有人开始用棍棒殴打;打人打不出新花样了,就开始冰天雪地里给人罚站,甚至还发展出阴毒的不让人吃饭的方法。



    这些方法和手段彼此补充与合作,最终把方洋洋逼到绝路。



    最后一个因素叫责任扩散心理。



    这个因素大家比较熟悉,我们有句俗语叫「法不责众」,指的是犯罪分子会抱有侥幸心理,认为某种行为即使应受到法律的惩罚,但很多人都那样干,也就不好惩罚了。



    责任扩散心理应用在犯罪领域,通常是因为,犯罪群体成员由于互相壮胆,彼此合作,从而产生了一种责任被分散了的错觉,这会让他们觉得自己的责任就没那么严重了,从而更加有恃无恐。



    减少了对犯罪的恐惧感,罪恶感、罪责感,从而有恃无恐,胆大妄为,从事严重的犯罪活动。



    这种心理在张家人身上也十分典型,且看他们受审时互相矛盾的口供:张家父亲张吉林声称,他老婆刘兰英打方洋洋打得最多,但刘兰英则声称张吉林打的次数最多,喝完酒就发泄打洋洋。



    这些彼此矛盾的供述,恰恰反映了他们在犯罪时的侥幸心理:看,其他人也在做同样的事情,那么我的责任就相应减少甚至没有了。



    通过上面详细给大家介绍相乘效应的影响因素,我们可以发现,张家人这个案件,几乎是对相乘效应的完美注解。



    就这样,在典型的相乘效应的作用下,张家人最终犯下了无可挽回的错,虐杀了一条活生生的人命。



    这是让人毛骨悚然的事实:那些看似无害的有反社会倾向的人,都有可能在彼此的相乘效应下,犯下滔天罪孽。



    沉默的村民:他们真的是冷血吗?



    方洋洋死了,张庄村人议论纷纷,「肯定不是好死的(正常死亡)。」他们对方洋洋的遭遇,并不是一无所知。



    有村民辩解说,可能是张家人觉得娶了个智力低下的儿媳妇丢人,所以经常把方洋洋藏起来不让她出来见人。



    还记得前文我们说过吗,有村民围观了张丙在方洋洋家门前殴打方洋洋的全过程,但并没有上前阻止,他的理由是,这是人家的家务事,自己不方便插手。



    这句话几乎代表了所有参与围观的张庄村、方庄村村民的心态,他们不一定是因为冷血,这背后其实也有复杂的社会心理原理。



    其一是「旁观者效应」,其二还是「责任扩散理论」。



    在这两种心理效应下,可以说,任何一个人处于当时的情境,都有可能不会伸出援手!这丝毫不夸张。



    先来说说旁观者效应。



    这个理论假设,恰恰由于观看事件的目击者太多而降低了个体提供帮助的意愿。这个理论的提出,源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发生在美国纽约的一起影响深远的刑事案件。



    一个年轻的姑娘在自己的公寓楼下被人捅死,暴行持续了足足 35 分钟,一共有 38 人目睹了这一袭击,但没有人伸出援手,甚至最终,只有 1 个人报警。



    一对夫妻甚至把椅子移到窗前,就为了清晰观看这一暴行。他们事后辩解说,他们以为已经有人报了警。



    这些人真的是因为冷血吗?并不是。



    心理学家假设,一个事件的旁观者越多,人们心里的某种想法就会越强烈,即「有人会去帮助 TA 的,我就不必去了。」请您扪心自问一下,遇到类似的情景,您是否也会有同样的心理?



    回到方洋洋案,整个方庄村、张庄村的村民,并不是对方洋洋的遭遇一无所知。但最终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阻止,这恰恰是围观者效应在起作用。



    这么多人看到了,总会有人去管一管的吧?再不济,还有方洋洋的家人啊!哪里轮得到外人来管呢?



    就这样,他们心安理得地继续过自己的日子,关起门来,对其他人的悲喜不再过问,这不是冷血,这只是围观者效应的余波。



    基于「旁观者效应」,心理学家进一步提出了突发事件中的「责任扩散理论」,这一理论声称,随着突发事件参与人数的增加,个人在突发事件中采取行动的责任就减少了,甚至不仅仅是提供帮助的责任扩散了,就连不提供帮助而受到的良心责备和内疚也扩散了。



    心理学家表示,如果在突发事件中只有你一个人在场,那么你不提供帮助所要承担的后果,要比有人其他人在场时大得多。



    回到方洋洋案,在无人拯救方洋洋这件事情上,「责任扩散理论」同样在发挥威力。



    有一个在张庄村和方庄村收粮食的村民老杜,曾经在方洋洋死亡前的一个多月,多次接到过方洋洋的电话,当时方洋洋让老杜帮忙联系方家叔父,给自己买个手机送过来。



    老杜问,你不是有手机吗?方洋洋回复说,这个是她对象的。最后她在电话里说,「伯伯,我要挂了我对象来了。」



    方洋洋最后一次打来电话,是在半夜,当时老杜被铃声吵醒,有点生气便没有接,后来才发现是方洋洋,这通来电距离方洋洋死亡,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不同于其他村民,老杜至今对方洋洋的死充满内疚,他说,因为收粮食的需要,他在各村的墙上都留下了自己电话,也许洋洋经常在外面转,无意中背下了他的号码,在最后关头给他打来电话。「会不会男方对她不好,人身受到限制了,万一是个求救电话呢……唉」。



    老杜之所以这么介怀,是因为方洋洋最后的求救不是发给所有人,恰恰好就是发给他一个人的,只有他一个人收到了信息,意味着他需要为这次求救承担全部的责任,尽管老杜曾经把洋洋的电话内容告知过洋洋叔父,但没能帮到洋洋的愧疚,注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让老杜无法忘怀。



    心理学家曾经基于「责任扩散理论」给所有人发出忠告:当你发现你处于紧急事件之中,而围观者不止一个人,那么你发出求救的时候,你求助的对象越明确越好,否则很有可能由于围观者效应和责任扩散理论,导致最后所有围观者都以为别人会报警或者提供帮助,最终没有人伸出援手。



    切实可行的操作是,你一定要向具体的人发出求救,比如,指定现场有明确特征的一个人,让他帮你拨打急救或是报警电话,这比漫无目的地朝所有人呼喊「求求你们打报警电话」,要有效得多的多。



    方洋洋案对于所有围观者的警示意义,也许在于:危急时刻,千万不要以为已经有人提供了帮助或者一定会有人提供帮助,我们应该永远像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场时一样去行动。



    尾声



    方洋洋去世当天,其表哥就选择了报警。



    2019 年 2 月 1 日,张吉林、刘兰英、张丙因涉嫌虐待,被禹城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 年 3 月 8 日被执行逮捕。



    2019 年 11 月,禹城市法院不公开审理了本案。



    2020 年 1 月,禹城市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张吉林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刘兰英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张丙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三名被告人均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 37562 元、误工费 3000 元、交通费 2000 元,合计 42562 元。



    这一判决结果掀起轩然大波:打死一个人,居然只需要服刑 3 年!



    随后,方家就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2020 年 2 月 19 日,德州市中院认为,本案未涉及国家秘密或个人隐私,三原审被告人均系成年人,依法应当公开开庭审理。



    原审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且未依法保障上诉人杨兰也就是方洋洋母亲的法定诉讼权利,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



    最终裁定撤销原判决,将该案发回重审。



    目前,该案的重审结果,仍未出炉。



    所有心怀正义的人和方洋洋的在天之灵,仍在等待法律给生命一个公平的交代。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呦呦看书] https://www.youyoukanshu.com/book/129736.html最快更新!搜索呦呦看书,更多好看小说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全网更新最快,添加收藏,以免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