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阴居子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90章 牙之战(求推荐票)

    就在冰境中出现山中拓的大脑之时,一只比指甲盖还小一些的飞虫悄然振翅,无声无息地飞出了暗部基地,没入了夜色之中。

    一处隐蔽之地。

    黑色的寄坏虫在油女志辉的掌心一番摇头摆尾、搔首弄姿之后,他面色严肃地说道:

    “朔茂队长,他们正在被雾隐村的人拷问!”

    “位置!”

    旗木朔茂言简意赅。

    “地下三层的水牢里,那里有四个敌人,从那里进去,一路上还有......”

    油女志辉快速诉说着寄坏虫探查来的情报。

    “发现大量查克拉反应!有入侵者!”

    一声大喝,划破了原本静谧安详的夜空。

    飒!飒!飒!

    大量带着面具的精干忍者开始从四面八方向这里聚集。

    “来不及细说了!”

    旗木朔茂打断了油女志辉的话,带上兜帽,身形一闪便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只余一道声音飘荡:“你先出去跟和司汇合!”

    油女志辉望着前方浓重的夜色,心有不甘地砸了一下墙壁,大量寄坏虫从体内钻出,化为两道分身出现在他的身侧。

    “拜托了,请你们帮白牙队长争取一些时间吧!”

    分身点头之后,一左一右向前蹿出,开始吸引雾隐忍者的注意力。

    “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加油啊,队长!”

    油女志辉最后看了一眼暗部大楼,转身向外面跑去。

    ......

    旗木朔茂原本是打算强杀进去的。

    作为木叶、甚至是当前的忍界第一暗杀者,他深谙刺客信条——

    只要杀光所有看到他的敌人,那就是完美的潜入!

    不过就在他短刀出鞘,正要一路火花带闪电地砍进去之时,油女志辉的虫分身已经非常高调地将自己暴露在了雾隐众人的视野里。

    “抓住那个戴墨镜的!”

    “就是这些虫子!”

    大量暗部被它们吸引了视线,旗木朔茂又将拔出一半的短刀收了回去。

    虽然开无双是刺客的浪漫,但是也需要分场合,他自认还没有单刷雾隐村的实力,因此还是先稳一点为好。

    凭借娴熟的瞬身术,旗木朔茂悄然接近了暗部基地的大门。

    在那里,有一名带着墨镜,脸上涂着油彩的雾忍双手合十,似乎正在感知着什么,他的周围还站着三名忍者作为守卫。

    “嗯?”

    谷川一愣,显然发现了暗处正在靠近的未知查克拉源。

    不过就在他张口欲呼的瞬间,一道白色的闪电猝然而至,恍如匹练的雷霆刀光闪过,他、连同身边的三名护卫忍者一起,捂着咽喉“嗬嗬”倒地。

    白牙出鞘,何人可敌?

    旗木朔茂开启了无双模式!

    众目睽睽之下,他的行动自然瞒不过外面密密麻麻的雾隐暗部,就在谷川等人倒地的瞬间,已经有多名上忍瞬身而至。

    “好快的刀!”

    一位身背分叉双剑的绿发浓眉忍者看到谷川颈间的伤口之后,瞳孔一缩。

    “雷牙大人!”

    另外两名隶属于暗部的上忍纷纷向他行礼。

    黑锄雷牙看了看周围,特别注意了一下那两个正在吸引雾隐暗部注意的油女志辉的分身之后,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取下背后的【雷刀】,双持交叉在头顶,不见任何结印,然后分别向两边一指,大喝道:“雷遁·落雷!”

    噼啪!

    云雾朦胧的天空之中,两道蓝白色的雷蛇遵从号令,从天而降,正正劈在了两道虫分身之上,高压电流贯体的瞬间寄坏虫全部化为灰烬。

    “好了,现在只剩下一个敌人,你们守在外面,我进去追击!”

    甩了甩手里的武器,黑锄雷牙吩咐了一句之后就冲了进去。

    此时,暗部基地地下三层的水牢中,血牙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他皱了皱眉头,吩咐原本在这里看守俘虏的中忍:“你们两个出去看看外面是怎么回事!”

    两人离开之后,他重新将目光投向了修冰面前的冰境。

    “怎么样,是什么封印?能破解吗?”

    镜面中山中拓的大脑已经完全赤裸裸地暴露在了他们的眼前,之间其上有一条条黑色的仿佛墨水一般的痕迹缠绕其上。

    “这是......”

    看到这一幕,修冰伸手掰开了山中拓的嘴巴,将他的舌头扯出来一看。

    “果然,我虽然不认识这种封印,但是却也大概能猜出来它的效果,应该是为了避免被施术者说出,甚至是想起一些机密情报。”

    “能解开吗?”

    “我可以用封邪法印试试,但是不保证一定能成功。”

    修冰摇了摇头。

    “那你先用那两个人来试,这个人好像是他们的队长,别给弄死了。”

    血牙指了指山城松两人。

    “也好。”

    修冰从善如流,暂时放开了对于山中拓的束缚,寒冰荆棘朝着山城松探去。

    刺啦!

    就在这时,水牢的大门轰然炸开,一道白色的雷光骤然出现,在空中刷过一道“z”字形轨迹,直接切断了修冰手中的寒冰荆棘。

    而直到此时,门外才传来两声惨叫,听声音正是刚才被血牙派出去探查情况的两名暗部。

    “什么人?!”

    修冰的反应很快,在冰荆棘被切断的瞬间,立刻竖起一面厚厚的冰墙挡在了自己身前。

    “冰遁·冰阵壁!”

    血牙也同样拔出短刀,眯着眼睛看向了雷光消散之处。

    黑色的大氅,白色的短发,漩涡状的护额,包裹着雷光的短刀,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指向一个威震忍界的名字——

    “木叶白牙?!”

    血牙惊疑不定地问了一声,随后转为冷笑:“看来你们木叶果然是对我们心怀不轨,今天你既然来了,那就给我彻底留在这里吧!”

    身为雾隐暗杀部队的统领,血牙对自己的实力也是相当自信的。再加上旗木朔茂的名号是第二次忍界大战时期在砂隐的战场上刷出来的,雾隐的忍者对此并没有多少切身感受。

    因此,血牙对白牙发出了挑战:“我们两个都是以牙为名的忍者,但是名号这东西,多了也就不值钱了!”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手中的短刀,脸上显现出嗜血的笑容:“今天之后,忍界将只有一柄牙刀传说,那就是我——雾隐血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