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阮有酒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66 第66章 补偿

    不料贺朗刚转头,就看到了站在身后的杨卷。后者被他握酒瓶的动作吓一跳,下意识地就往后退去。



    瞬间反应过来,邵烨是在故意诈自己,他额角青筋隐跳,脸上却如同无事发生般,将手里那瓶酒打开,弯腰拿过邵烨面前的玻璃杯,给他倒了满满一杯,然后重重地摆回桌上,咬着后槽牙,一字一顿地开口:“给我喝。”



    邵烨忍笑忍得辛苦,神色轻松自如地端起酒来喝。



    贺朗这才将那瓶酒放回桌上,回过头拧眉问杨卷:“干嘛?不是跟你的重要朋友吃饭吗?”



    杨卷忍不住跟他解释:“对不起,他是我的大学室友,他平常工作很忙,所以我想——”



    “行了别说了,”似乎不是很想听他的解释,贺朗神色敷衍地朝他摆摆手,“吃你自己的饭去吧。”



    杨卷哦了一声,悄悄抬眼看了看他的脸色,然后转身走了。



    贺朗的确不是很想听,但这回跟杨卷没有关系,是他自己的问题。他面色凝重地坐回沙发里,脑海中开始反复回放自己刚才做出的举动。



    明知道邵烨是在诈自己,他却还脑子发热地往坑里跳。贺朗发觉自己的行为很反常,也知道自己身上出了大问题。但是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贺朗眯着眼睛琢磨来琢磨去,依旧是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非但没有想明白,反倒还生了一肚子的闷气。



    贺朗面沉如水地喝起酒来,老陈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半晌扭过头,问坐在对面的那两人:“我都有点糊涂了,和女朋友吵架的人到底是我还是他?”



    老四其实也不太明白,但是贺朗的酒量不差,所以他也没说什么。



    邵烨笑了一声,轻描淡写地道:“这不正好吗?有人陪你喝酒了。”



    老陈神色恍然地合上嘴巴,也拿过杯子开始给自己倒酒。



    杨卷和周煊吃了顿饭,周煊晚上还要回家一趟,做出差前的准备,也没空留下来陪杨卷散步叙旧。这条街上学生太多,司机的车开不进来,只能停在路口,他勾着杨卷的肩膀往店外走,“送我到路口?”



    杨卷没有拒绝,“好的。”



    周煊又跟他开玩笑:“那不如你再送我回家,然后我让司机开车把你送回来?”



    杨卷沉默一秒,语气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行,我晚上还有事情。”



    “什么事这么重要?”周煊挑了挑眉。



    杨卷迟疑地开口:“我没有跟我朋友去吃饭,所以他现在很生气。”



    周煊直接语塞,片刻之后回味过来,伸手搂紧他的脖子,眼中涌起几分戏谑来,“卷卷,找女朋友了?”



    杨卷腾地一下涨红了脸,迅速摇头否决道:“没有。”



    周煊狐疑地盯着他的脸看了很久。奈何杨卷本来就是容易脸红的体质,周煊看了半天,也没能从他脸上看出任何端倪来。



    他们走到路口,周煊和他道别后就上了车。目送那辆车从自己视野内开远,杨卷这才转身往回走。



    贺朗他们还坐在湘菜馆里。桌上已经摆了不少空酒瓶,其中大部分都是老陈喝的。对方此时明显已经喝高,抱着酒瓶趴在桌上,神志不清地叫女朋友的小名。



    邵烨起身替他结了账回来,和老四把老陈从座位里捞起来,出门去给老陈打车。三人离开的这几分钟里,杨卷也回到了他们吃饭的地方。



    晚上路边太黑,杨卷心里又惦记着贺朗生气的事,没有看到路边等车的三人,就直接走进了店内。



    贺朗喝得不多不少,虽然明显有些酒劲上头,但是脑子还是清醒的。他坐在沙发里低头玩手机,等邵烨和老四回来。



    杨卷停在他身旁的过道上,察觉到视野内光线的转暗,贺朗从手机上抬起头来,看清是他时,不由得诧异轻嗤道:“不是跟你的重要朋友搂搂抱抱地走了吗?还回来干嘛?”



    酒精多少有点干扰和麻痹脑子,就像现在,贺朗说话明显变得口无遮拦起来。然而他本人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个问题,甚至还漫不经心地皱眉思考,这酒喝到嘴巴里怎么酸酸的。



    杨卷小声辩解:“没有搂搂抱抱,只是普通的搭肩膀。”



    贺朗神情不悦地拍着桌子道:“勾肩搭背在我这里就是搂搂抱抱,别在我这里狡辩。”



    “好的。”杨卷听话地不再狡辩。



    贺朗心情却不见丝毫好转,嘴巴里更是泛酸泛得厉害起来,他伸手去摸桌上的水壶。杨卷动作更快地拎起水壶,帮他倒了一杯水,转而看向桌上那些并排摆放的空酒瓶。



    误以为这些都是贺朗喝掉的,杨卷有些担心地蹙起眉来,“喝这么多酒对身体不好。”



    贺朗喝完那杯水,毫不客气地轻嘲道:“管得倒挺宽。”



    杨卷没说话,转头往四周看了看,“你的朋友呢?”



    贺朗原本是想说,他们很快就回来,可是话到了嘴边,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了:“走了。”



    “走了?”杨卷面露错愕,“你一个人要怎么回去?”



    贺朗语气不耐:“我又不是没长腿。”



    “可是你喝了酒。”杨卷说。



    贺朗撑着头抬起脸来,冷不丁地伸手将杨卷朝自己一拽。后者猝不及防,随着他的力道坐倒在沙发边。他单手抵在沙发里,倾身靠近杨卷,近距离地盯着他的脸看上片刻,而后轻轻眯起眼眸,开口说话的时候,任由浓浓的酒气喷洒在他脸上:“我没喝醉。”



    杨卷紧张的面部表情忽然就松弛下来,记忆中对方多次避开和他肢体接触的画面涌现心头,贺朗清醒的时候,绝对不会主动和他靠得这样近。



    “你喝醉了。”他轻声提醒。



    贺朗烦躁难耐地反驳:“我没喝醉。”



    杨卷站起来道:“我送你回宿舍。”



    他伸出手抱住贺朗的手臂,将贺朗从沙发里扶起来。属于他的温度过渡到贺朗的皮肤表层,身体感知到他柔软干燥的掌心,贺朗脸上的情绪诡异般地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