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阮有酒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58 第58章 香的

    两人背对杨卷,声音也压得有些低。杨卷无意去偷听他们说话,低头拿手机出来看了看。



    贺朗的话没有在老四心中掀起太大波澜,他只略有些敏感地偷瞄了贺朗两眼。喜欢同性的人他们圈子也不是没有,早几年上高中的时候,身边也有男生喜欢同性,只是对方高中毕业就出国留学了。



    那会儿也不见贺朗反应这么大,他不知道贺朗是对这个群体反应大,还是单纯对杨卷这个人反应大。



    他转过身来,朝杨卷站的方向努努嘴巴,“人家来给你送衣服呢。”



    老四说这话的声音不小,杨卷闻声收起手机,走过去将装衣服的袋子递给贺朗。



    贺朗朝他脸上扫了一眼,什么话都没说,伸手接过纸袋放回桌上。



    “不需要检查一下吗?”杨卷问他。



    贺朗闻言,随手捞出袋子里的那件t恤,抖开在面前看了两眼。还未开口说话,旁边的老四就耸着鼻尖,将衣服扯到自己脸前,埋头对着衣服嗅了嗅,“好香啊。”他满脸惊叹地补充,“果然可爱的人洗出来的衣服都是香喷喷的。”



    杨卷抿着嘴巴没吭声,两只耳朵却慢慢红了起来。



    贺朗盯着他那两只耳朵看了两秒,眯着眼眸将衣服从老四脸前抢回来,板着脸没好气地训道:“男人穿衣服要这么香干嘛?”



    杨卷迟疑地抬眸看向他,解释道:“我没有放香水进去,只是用洗衣液泡了泡。如果你介意的话,我可以再拿回去洗——”



    贺朗卷起上衣塞回袋子里,不咸不淡地打断他的话,“就这样吧。”



    杨卷说:“好的。”



    两人之间的氛围又冷了下来,眼见已经没什么事,杨卷准备道别回去。这时候,门外的走廊上忽然传来了不小的骚动。



    老四正要出门去看,隔壁的人就已经推开半掩的寝室门,进来通风报信:“我靠辅导员又过来查寝了,老赵回来没有?”



    “没回来。”这还是十月以来第一次查寝,老四闻言,忍不住黑下脸来,“都大三了还他妈查寝,我怎么没听说前几届有这个规定?”



    隔壁的人附和他两句,就骂骂咧咧地回去了。



    老四脑子转得飞快,转身就拉住杨卷道:“我们宿舍还少个人,你们研究生晚上不查寝吧?帮我们个忙再走?”



    杨卷愣愣地开口:“好的。”



    老四脸上瞬间有了笑意,按着他的肩膀,将他往贺朗面前推,“朗哥,我们让他藏厕所里去?”



    贺朗道:“随你。”



    老四就推着他往热气未散的卫生间里走。没走出两步,似是临时想起什么来,贺朗神色变了变,又拦住两人道:“你让他到上铺去。”



    “也行。”老四把他带到老赵的铺位前,示意他爬到老赵的床上躺两分钟。等辅导员过来的时候,就直接假装已经睡着。



    杨卷看了一眼他们室友的床位和书桌,室友和贺朗的卫生习惯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贺朗的书桌上干净而整齐,室友的桌子上书本四处散落,上面还堆着没来得及丢的快递盒和空饮料瓶。



    他又往床上看了看。进门的时候他就注意到,贺朗床铺上的被子叠得很方正,这位室友的床上却是被子卷着枕头,乱糟糟地揉成一团。



    注意到他的打量,老四干笑两声,拍着他的肩膀道:“不好意思,你将就一下。”



    杨卷点了点头,脱掉鞋子踩着扶梯爬上去,跪坐着挪到皱巴巴的床单上,正要往空地方躺时,却像是闻到了什么味道,轻轻蹙起眉来。



    他动作缓慢地伸手将那团卷起来的被子翻开,压在被子里的袜子和内裤立刻露了出来。饶是脾气温吞如他,也忍不住变了变脸色,起身挪到床边栏杆前,低头朝站在下方的老四道:“他床上的袜子和内裤几天没洗——”



    老四没留神他话里的内容,从门边探头,发觉辅导员带着院内领导已经走进隔壁寝室,连忙缩回身体,关上门提醒杨卷:“已经查到隔壁了,你现在躺下——”



    贺朗忽然大步走过来,拧眉抢断他的话,朝杨卷道:“你下来。”



    老四愣了愣,扭头看向贺朗,“怎么了?”



    贺朗没理会他,见杨卷还跪坐在上铺没动,语气不由得加重了几分:“现在下来,快点。”



    杨卷立刻听话地往回爬,背对床下两人踩着爬梯往下走。



    他来这里前在宿舍洗过澡,洗完以后直接穿着拖鞋过来,所以没有穿袜子。两只光着的脚踩在漆面光滑的梯子上,一只脚没留神就往梯子内侧滑了下去。



    贺朗眼疾手快地上前,伸出双手扶在他的腰上。



    杨卷回过神来,两只手抓稳扶梯,低头去找梯子上的横杆。



    似乎是嫌他动作太慢,终于看不下去,贺朗手臂伸长,从他腰前横过去,臂上线条骤然绷紧发力,将他整个人从梯子中间拦腰竖抱起来。



    这样的举动来得匆忙而又粗鲁,杨卷毫无防备,腰部的衣摆直接被他掀了起来。贺朗干燥温热的手指贴着他的皮肤,带着抱他时刻意施加的力道,紧紧地掐在他的腰上。



    杨卷呼吸轻停,眼也不眨地将视线落在半空里。



    贺朗稳稳地抱着他走到对面,将他放到对面梯子中间,腾出一只手来往他背上推了推,淡声道:“到我床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