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阮有酒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34 第34章 视频

    “不是只是网恋吗?”杨卷很直白地把话问了出来。



    贺朗面不改色地说瞎话:“网恋也不仅仅局限在游戏里。”



    “你没有说还要打电话。”杨卷语气认真。



    贺朗一愣,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可能有歧义,开口解释:“放心,电话打过来我不会接的。如果不小心被我接到了,你也可以马上挂掉。”



    “你可以直接把来电铃声设为闹钟。”杨卷相当耿直地建议。



    “那不一样。”贺朗说。



    “有什么不一样?”杨卷问。



    “因为,”贺朗轻笑出声,“给我打电话的人不是别人,是小羊。”他也换上稍显认真的语气,“好不好?小羊。”



    “好哦。”杨卷心软地回答,想了想又补充强调,“但是你不要接。如果你接了,我也不会说话的。”



    贺朗爽快开口应下:“没问题。”



    轰走帮里那群看热闹的人,他们去月老那里领取了奖励。



    系统提示所有奖励将在周末统一发放,贺朗提出带他去跑商。



    杨卷犹豫两秒,出声拒绝道:“明天有考试,今天要早点睡。”



    研二虽然没有期末考试,但是他始终惦记着贺朗要考试这件事,并且没有忘记,对方曾经在短信里说过,是每年都要拿奖学金的人。



    贺朗同意了,和他约明晚上线的时间:“明天几点上?”



    杨卷立即不赞同地道:“考试周最好不要上游戏。”



    贺朗:“……”



    “我成绩很好的。”他暗示杨卷。



    “a大每年奖学金的竞争都很激烈,你要好好复习。”杨卷微微皱眉,“网吧也暂时不要去了,可以跟老板请几天假吗?”



    贺朗:“……”



    “可以。”他神情复杂又微妙,“小羊也要复习吗?”



    杨卷兢兢业业扮演自己的角色,“要。”



    “那就先别上游戏了。”贺朗一锤定音,“从明天晚上开始,我们互相在qq上监督对方复习。”



    杨卷露出茫然的神色来。



    “明天下午六点半,我在qq上等你。”没给他思考或是犹豫的机会,对方又贴心地问一句,“晚饭来得及吃吗?需不需要我把时间往后推?”



    杨卷下意识地答:“来得及。”



    “那就六点半。”贺朗对此十分满意,“记得别迟到。”



    杨卷张了张嘴巴,最后干巴巴地回道:“好哦。”



    担心自己睡过头,杨卷特地在手机上设了五个闹钟。



    也不知道是心中装着事,还是怎么回事,第二天早上闹钟还没响,他就思绪清醒地睁开了眼睛。



    生物钟准时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小学参加学校组织的春游活动。



    他捏着手机下床去刷牙,站在卫生间里的镜子前时,脸上分明还很镇定。



    等听到第一个闹铃按时响起,心脏也跟着铃声变得忐忑不安起来。



    杨卷掐掉闹铃,紧张不已地翻出贺朗的电话号码。



    手指按下去的那一刻,他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短暂的安静过后,手机里发出了等待对方接听的短促嘟声,杨卷下意识地将手机握得更紧,呼吸变得微微急促起来。



    手机嘟过五声,电话被人从那头挂断了。



    空白的大脑里慢慢有思绪回笼,杨卷缓缓松开握手机的五根手指,紧贴机身的掌心里已经溢满了湿意。



    他抬起头来,余光扫到镜子里的自己时,发现脸上有轻微的泛红。



    将原因归结于太过紧张,杨卷又低头去看自己已经黑屏的手机。



    握在掌心内的手机忽然毫无预兆地震动起来,杨卷神色慌张地把手机丢出去——



    被打着哈欠来上厕所的卓澜手忙脚乱地接住,亮起的屏幕上跳出了新短信的提示和内容。



    “大早上的站在这里干嘛呢?魂不守舍的。”卓澜动作自然地抬手,揉了揉他的满头卷毛。



    杨卷心有余悸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卓澜也没有太过在意,朝他递出手机的时候,粗略往屏幕上看了两眼。



    发信人是一串手机号码,没有打任何备注。



    看清短信里的内容,卓澜立马就乐了,“卷卷,什么时候谈的恋爱?是我们学校的小学妹吗?长得漂不漂亮?有没有照片?”



    杨卷接过手机反驳道:“没有谈恋爱。”



    卓澜摸着下巴想了想,最后语气笃定地下结论:“那就是还在暧昧期。”



    杨卷眸光闪烁地道:“也没有。”



    卓澜促狭地笑了笑,没有再追问,把他推出卫生间外,“行行行,你说没有就没有,先让我上个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