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阮有酒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32 第32章 亲吻

    杨卷在江边的新地图等了两分钟。



    期间越来越多的玩家从迷宫里出来,但他渐渐就注意到,出来的几乎都是男玩家。



    在场竟然只有他一个女号。



    有两个男玩家在附近频道互相交换情报。



    【附近】也无风雨也无晴:这迷宫好简单,游戏制作方是在怀疑我们的智商吗?



    【附近】折子戏:哥们,你老婆出来没有?



    【附近】也无风雨也无晴:没有,你老婆呢?



    【附近】折子戏:也没有。



    【附近】也无风雨也无晴:奇怪了,怎么出来的都是男玩家?难道女玩家那边任务难度更大?



    杨卷忍不住插了一句。



    【附近】羊毛卷:我的也很简单。



    越来越多的人在频道里讨论起来。



    乖一点就抱你虽然心中焦灼,但想到狼行也没有出来,又放下了心来。



    两分钟以后,贺朗被传送到了江岸边。



    与此同时,游戏里的所有玩家都收到了系统刷出来的消息。



    【世界】【系统】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恭喜玩家狼行和玩家羊毛卷完成“玫瑰森林”任务!



    做任务的玩家们瞬间一片哗然。



    【附近】折子戏:什么情况???



    【附近】也无风雨也无晴:靠,我怎么收到了任务失败的系统消息???



    【附近】乖一点就抱你:为什么我也失败了?我明明已经走出来了[愤怒]



    系统消息出来后没多久,在场各位任务失败的男玩家就被传送回了情人坡,任务进度同时清零。



    贺朗带杨卷去江边找双人任务的npc。



    杨卷问:“你在迷宫里做什么了?”



    “打了个boss。”贺朗低声笑起来,“你从迷宫里出来后,是不是看到有两扇门。”



    “是。”杨卷说。



    “你能选择推哪扇门吗?”对方问。



    “不能。”杨卷如实答。



    贺朗道:“我能选。”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杨卷也渐渐有点明白过来了。



    “并且游戏会给出明确的提示,告诉我左边那扇门里有boss,右边那扇门里直达第二个任务点。”贺朗又抛出一句。



    “你选了左边的门,所以我只能进右边的门。”杨卷思路清晰地接话,“那些完成任务的男玩家选了右边的门,所以他们的搭档要打完boss才能出来。”



    贺朗立马黏糊糊地夸:“我老婆真聪明。”



    杨卷揉了揉耳根子,很小声地反驳,“这不算什么。”说完以后,他又有了新的疑惑,“boss很难打吗?为什么都没有女玩家从迷宫里出来?”



    “我猜,”贺朗停顿了一秒,故意转开话锋,“你想知道?”



    杨卷不清楚游戏制作方的思路,很诚实地道:“想。”



    “那先叫声老公来听听。”贺朗诱哄道。



    杨卷一张脸又红又烫,说话也结巴起来:“可、可以换成别的吗?”



    他老婆胆子这么小,吓跑了最后得不偿失的人还是自己,培养感情的事还得慢慢来才行。



    想明白其中关节,贺朗大发慈悲地松口道:“那就叫哥哥吧。”



    杨卷的结巴立刻就好了,乖乖地喊:“哥哥。”



    “小羊真乖。”贺朗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来,然后才进入正题,“我猜那个boss大概有刻意针对女号的特殊技能,所以女号打不过,只能让男号去打。”



    杨卷若有所悟地道:“哦。”



    双人任务的npc是附近镇上柳家即将定亲的柳公子。



    柳公子年幼时,身边有位年长五岁的婢女叫盈盈。十岁时他曾经发誓长大后要娶她,不料她后来却不辞而别。柳公子辗转多方打听,才得到盈盈住在这里的消息。二十岁的柳公子连夜赶来,只为了见盈盈一面。



    他们接到了“寻找盈盈”的任务,柳公子给了他们盈盈亲手绣的方帕。



    两人在离江岸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小村落,村子里零零散散住了二十来户人家。



    此时正是傍晚做饭的时间,村庄里飘起缕缕炊烟来。



    按照柳公子给出的线索,盈盈今年应该是二十五岁。



    他们在村子里挨家挨户地打探消息,按照年龄筛选盈盈的人选,最后将范围缩小到了三人。



    住在村东边的李姑娘,几年前孤身来到村子里定居。



    住在村西边的赵姑娘,幼年曾经被卖到大户人家中做过婢女。



    住在村北边的王姑娘,是村子里手艺出名的绣娘。



    他们依次去敲了这三人家中的门,三人都提出了不同的要求。



    李姑娘心爱的小狗走失了,希望他们能将小狗找回来。



    赵姑娘想要一颗最大的珍珠。



    王姑娘想要一朵开得最美的月光花。



    他们帮李姑娘找回了心爱的小狗,也杀死江蚌王拿到了最大的珍珠,最后就只剩下月光花的任务。



    两人分头找村民打探月光花的线索。



    杨卷去了已经卸任的老村长家,老村长似乎并不知道月光花的存在,只不厌其烦地重复自己的台词:“外乡来的年轻人,我看你一路上风尘仆仆,面带倦色,需要借我家中的床小憩片刻吗?”



    他一无所获地从村长家离开,转头看见邻居家穿褂子的大哥在修房顶,又飞上去和褂子大哥对话。



    褂子大哥向他抱怨了几句自家的破房顶。



    杨卷有点烦恼地开口:“我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



    “我有个小线索。”贺朗回答得很快,“你在哪个位置?我现在过来找你。”



    杨卷说:“村西尽头老村长家的隔壁。”



    贺朗施展轻功从村东往村西飞,最后落在褂子大哥家的房顶上。



    杨卷站起来问他:"你找到了什么线索?"



    "村东边的老人说,月光花只在晚上开。"贺朗陷入沉思,"但是我观察过了,游戏里的时间一直是傍晚,没有任何变化。"



    杨卷轻轻地啊了一声,"或许睡一觉起来,就到晚上了。"



    两人返回老村长的家中,接受了老村长的善意邀请,进入他家的空卧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