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月既望 作品

第五十一章 再相見

幷州,西河郡,離石城。

離石之戰後已是兩月有之前的事情了。

受臧旻的差遣,劉鎮及其所屬兵馬總共三千餘人暫時駐紮在離石,負責監視南匈奴其他部族的動向。一旦發現河西、九原和北地的匈奴部族有什麼動作,就在離石這個關鍵位置負責堵截他們。

在這段時間裡,劉鎮、趙雲和劉武駕輕就熟地對古什戈的五百餘匈奴騎兵進行了重新整編。

將五百餘俘虜的匈奴騎兵分別編入了不同的方隊,讓鮮卑騎兵和匈奴騎兵互相監督。

同時,羌渠單于的主力部隊被消滅以後,而古什戈也受命將自己部落的人全部都遷徙到了離石周邊。

古什戈一向崇拜漢族文明,當聽說劉鎮有意接納他的時候,他是十分贊成的。

原本劉鎮是想把他們的族人遷徙過來起到監視的作用。

沒有想到古什戈當即就向自己的部落騎兵做了改造工作,還積極配合劉鎮的充實離石的要求。

不但遷徙來了自己的部族,還順帶把原先羌渠單于的很多部族都強制遷徙了過來。

因為離石已是白地,臧旻要求劉鎮暫時負責管理這裡軍事。但是任何一個地方,沒有百姓,純粹的駐軍是沒有意義的,因此,他將這些匈奴部族都安置在離石附近。

那麼“廣寧模式”被第二次使用,而且飛快地就取得了不錯的成果。

不到兩個月,藉助古什戈不但遷徙來了數千人口,還積極地讓這些原本大草原的牧民們放棄放牧,開始學習農耕和紡織。就算他們不願意也沒有辦法,所有的牲畜都被宰殺變成了軍糧,沒有了牲畜,牧民也只能變成農民

站在離石附近的山上,遠遠眺望著黃河,劉鎮心生澎湃。

這裡是他們第一次到達離石的時候的觀察哨。

兩個多月過去了,那場大戰彷彿還可以聞到血腥的味道。

到了明年春天,這河谷都種上莊稼,要是再在三川河上修築一座城關。

那這離石城,就固如金湯了!

管他河西的匈奴人,還是北邊來的什麼遊牧民族。

不需多,五百精銳重裝弓箭手,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劉鎮斬釘截鐵地說道!

趙雲悵然道:也不知道如今廣寧是何光景了。

是啊,已經三個多月了,劉武也說道。

他倆在廣寧帶兵那麼久,和百姓們都打成一片,都有點思念那個夢開始的地方!

劉鎮望著廣寧的方向,卻想起了一個人,明媚的身影,俏麗的表情。

很久不見了,你還好麼?

兩人見劉鎮憂愁,知道他必然又在想念那人了,哈哈,情種,劉武沒好氣地說道。

正當三人在山上談天說地的時候。

不覺身後有人正在靠近,她下了馬,步行來到三人身後。

哈,劉校尉,可不知,山高水長今日再見也?

三人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轉過頭來,卻看見是一個明媚的女子。

劉鎮如何不激動,眼前人正是心上人!

婉兒!劉鎮聲音有些哽咽,幾乎是嗓子乾啞地叫出了公孫婉兒的名字。

公孫婉兒笑靨如花,自從通過公孫家族的密探探查到劉鎮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