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净如我 作品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临行

    郝栎玥沉默了一会儿——

    就算能带上这个刚认识的陌生人,实际上也还是她一个孤军奋战罢了,她并不清楚他的实力,也不知道他能帮上什么忙,未来的一切都是未知数,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当然,你带上我,除了我可以帮你一些忙以外……”男人轻声咳了几下,继续说道:“我会给予你最大程度的财务支持,你需要什么都可以告诉我,我尽我所能买给你。”

    郝栎玥摇了摇头。

    “我应该不需要什么物品,最多就是需要几个得力的可以打下手的人。”

    “人我会带一些。”

    郁文博拉了拉郝栎玥的衣袖,用眼神示意她先别这么快答应,然后背过身凑在她耳边细声说道:“但是这个人的背景我们不清楚,还是先打探清楚一些再做决定吧。”

    虽然他已经尽量压低了声音,但很明显,那个男人还是听到了。

    他完全不顾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直接一把拉过她的手,用命令的语气说着:“闭眼。”

    郝栎玥一时有些不明情况,这男人的话仿佛有魔力,郝栎玥乖乖闭上了眼睛,可是——

    过了几分钟,她猛的睁开了眼睛,盯着周遭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手放在胸口,压着一颗跳跃异常快的心,感觉自己的头发都是湿漉漉的,贴着略显瘦削的面颊。

    男人板着脸,把一杯水递到她面前。

    喝了水,她的情绪有所缓解,却依然还是有些坐立不安。

    郁文博有些担忧地看着她,再得到了她微微摇头的示意方才松了口气,转而胸口一阵怒火燃起,几乎咬牙切齿地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说你要见郝栎玥,我带她来了,可你对她做了什么!你到底能不能帮到我们?”

    “我知道你不信我,但你可以问她。”

    郝栎玥只觉得瞳孔一滞,然后盲目地点点头。

    “那我们尽快出发吧?”

    “什么?”郁文博皱紧眉头,有些诧异地看着他,“尽快是什么时候?”

    男人重新坐回座位上,用桌上的湿巾仔细地擦了擦手,恢复了最初见面时的礼貌,“尽快嘛,就比如现在,或者我可以给你们一晚上休整的时间,明天早上出发。”

    郁文博再一次目瞪口呆了。

    “好,”反倒是郝栎玥没有犹豫,直截了当就答应了,“我要回去理一下东西,明天早上学校门口汇合。”

    “爽快!”男人像她投来的赞许的目光,殊不知这仿佛在炙烤灼烧着郝栎玥的脸。

    “明天见。”

    郝栎玥礼貌地鞠躬加点点头,然后自顾自小跑了出去。

    虽然已经过了四月天,这气温也早已经回升,但是她依旧是感受不到一点暖意,走出餐厅的大门,她只会觉得更冷。

    忍不住一个激灵,可她眉眼之间却半点不显,稳稳当当地朝电梯走去。

    “喂!你等等我啊!”郁文博追了上来,语气中带着一丝埋怨和不解,刚刚发生的一切让他有些莫名其妙,就好像这两个人在保守着什么秘密,而他强烈地好奇心驱使他了解清楚。

    “回去准备一下,明早出发。”

    郁文博摸了摸头,叹了口气,忍住了好奇心,“好吧,那你得先跟我说,咱们这是要去哪?”

    “先去你爷爷家的那个村子,然后再去我外婆家的村子,这个人反复作案,一定会留下线索。”

    郝栎玥果断地做了决定,电梯也刚好到了,她步履匆匆地走进电梯,按下了“b2”键,可如果她明天就走的话,那陈曦那边……确实有些为难,而且她要跟郁文博一起走,这一次也不知道要去多久。

    只怕陈曦会想的更多。

    无奈她没有时间去解释了,也就只能指望这份闺蜜的情谊,能让她俩暂时相信彼此了。

    “对了,郝栎玥,有件事儿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我爷爷那个村子啊,后面是座山,山嘛肯定是有山洞的,我小时候呢也是经常去玩儿的,后来长大了就没去过,然后最近有一个小队的探险者,听说了那个村子的事儿就凑着过去看看,然后都进了山洞,当然了,我也不是很确定是不是真的进了山洞……反正就是没回来,现在也没个说法,不知道是失踪了,还是遭遇意外了,毕竟他们的尸体也没有找到的……”

    “山洞?”

    “对啊,这个事儿呢也不好到处宣扬的,毕竟呢这一小队也有十几二十个人了,一般这些搞探险的确实出去一次是十天半个月都回不了家,这么算这次出去的时间也不久,不过连续三五天杳无音信好像有点不正常,我把这个告诉你呢,也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当成一个线索吧,也有可能是我多想了。”

    郁文博摆摆手,领着郝栎玥到了车子边,礼貌地帮她打开了副驾驶的位置。

    “可以算线索吧。”

    “那……明天早上我开车过去,就先从那个山洞开始?”郁文博也跟着上了车,扣上了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这个明天再说。”

    郝栎玥并没有心思纠结这个问题,她隐隐还想着刚刚那个男人以及陈曦的事儿,真的是又烦又乱。

    郁文博似乎看出了她的烦躁,打开了车里的冷空调,一路上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你明天多带些衣服,这一次出门不知道要多久的,你这种公子哥可不能没有换洗的衣服。”郝栎玥想到这里,上下打量了一下郁文博,“你那些戒指啊,项链啊什么的,都不能戴。”

    “那你手上不也戴着一个戒指嘛!虽然看着有点土土的,改天我给你买个好看,带点碎钻的,怎么样?”

    听到这话,郝栎玥只差没翻一个大白眼,他或许不知道百年前多少人为了这血玉死了,这样的珍贵之物竟然也能用土来形容,平复了一下心情,郝栎玥冷冷地补了一句:“我这戒指看着土,但它能救命啊,你身上那些小玩意儿,可能会让你送命。”

    “额……”

    “开车吧,”郝栎玥挑挑眉,“回学校,理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