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雪(2)


                 就這一瞬間,半句話...

  讓徐盼的心直接被愧疚塞滿。

  昨夜的廝殺,他舉著燃燒的戰旗衝鋒陷陣,是陳友在旁幫他抵擋了無數的明槍暗箭....

  “陳大哥....”

  “你是兄弟們的眼...”

  陳友死死的拉著徐盼的手,“你帶他們來的,你帶他們....回家....”

  “嗚嗚...”

  眼見剛才還生龍活虎的漢子,現在氣若游絲,屋內的袍澤們再也忍不住,嗚咽出聲。

  “都不許哭...”

  陳友環視,強笑著,“老子...還沒死!”

  “軍醫呢....曹他孃的軍醫呢.....”

  徐盼落淚嘶吼,“快來....”

  “兄弟...認我這個大哥不?”陳友的聲音,斷斷續續。

  “大哥!”

  徐盼搖著陳友的手臂,“大哥!”

  “我知你,出身.....”

  陳友說著,手指朝上指了指,“上天了哈...”

  聞言,徐盼一愣。

  陳友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多照拂咱們自己的弟兄....多幾句好話,再魏國公面前...美言....兄弟們不用...這麼苦....”

  說著,陳友要掙扎著坐起來。

  “大哥,我聽著呢!”

  “我....”陳友貼著徐盼的耳朵,“我家裡....拜託你....別讓我侄兒外甥.....再當.....”

  陡然,徐盼感覺抓著自己手腕的大手一鬆。

  “大哥....”

  他茫然的吶喊,卻見陳友愣愣的看著棚頂,臉上露出一股病態的紅暈。

  “大哥..”

  “千戶大人...”

  “我老家在淮河邊....”陳友痴痴的看著屋頂,“每年秋天,梨花盛開,稻果噴香......”

  說著,頭一歪。

  咚!

  屋內的漢子們跪下,嚎啕大哭,“大人.......”

  而徐盼則是顫抖的伸出手,合上陳友的眼簾,“大哥,放心吧!”

  ~~

  亦力把裡城內,再添許多新墳。

  冬日的泥土很硬,像是男兒的骨頭,怎麼都不肯粉碎,即便再怎麼用鏟子拍打,也是顆粒分明。

  “皇明故哈密騎兵千戶,昭信校尉陳友......”

  當做墓碑的木板上的字跡被風吹乾了,顏色有些暗淡。

  “弟兄們.....”

  徐盼沒有帶鐵盔,風吹亂他的頭髮。

  他的唇上下巴上,黑色的鬍渣冒著茬兒,滿是生機的光。

  “先對付著...”

  他走在那些新墳當中,摸著一塊塊墓碑,就想著昨晚他拍打著每個士兵的肩膀脊背...

  “先對付著,等打走了察合臺人,老子一人給你們一塊好碑....石頭的,刻字的....西域的風沙再大,也湮滅不了的.....”

  以前,他很小的時候就總是聽長輩們說...兄弟二字。

  以前,他以為從小跟他一起長大的,一塊讀書一塊淘氣的就是兄弟。

  現在他終於明白了,什麼才是兄弟。

  ~

  沙沙...

  身後傳來突兀的腳步。

  徐盼回頭,一個滿臉絡腮鬍孔武有力,手臂包裹著的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