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3】鸡和剑

    江景上的烟花盛放,在这时达到了高潮。

    万紫千红的烟火在云层下争奇斗艳,不止是商业街,大宁江上路过的游船,乘客们也伸出头来观赏盛景。

    “嗖~”“啪~”

    此起彼伏的烟花声,被下方游人的讨论盖了过去。

    “真漂亮啊,过年时也没这么漂亮,终于有那味儿了。”

    “堤坝下面有人不看烟花,还穿着和服打来打去,是在拍鱼虎秀短视频吧?真会蹭热度啊。”

    “没错没错,这样就把烟花也拍进去了,相当于免费背景啊!”

    并不知道游人们讨论的理香,快速击落两个流氓的树枝武器,又把头转向另外三人。

    “刚才已经说了请你们离开,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们当成剑道对手来对待!”

    戴上猫面具后,自以为身份不易泄露,语气变得凌厉了一些。

    “还说自己不是千叶理香!?「剑道对手」这种话明明就是来自你外公的剑道馆吧!”

    “中天王”气愤吐槽,他担心20点的烟花盛放结束之后,保安就会立即过来阻止斗殴。

    “只不过是个女高中生而已!制服她!其他人打陆瑟几棒子就走!”

    “大哥,烟花只放10分钟,咱们时间有点紧啊!”

    “紧也得干!不然日本那边不给咱们结尾款!”

    流氓四天王都是青壮年社会人,原本一拥而上“一力降十会”打高中生不是大问题。

    坏就坏在他们的任务是限时的,而是委托人还是理香的外公,投鼠忌器。

    单马尾少女振奋起十二分精神,竹刀左冲右突,专门击打对方的手腕。

    “手!手!手!”

    理香用日语念出剑道“手、面、胴”的呼喊用语,英姿飒爽。

    仿佛令狐冲开了独孤九剑,五个流氓无论捡起树枝几次,都会被再度击落。

    “大哥这也太难了!又不能伤了她,又要把她制服……”

    说话间五人的手腕都肿了,连“中天王”也不例外。

    烟花盛放到了尾声,发射上天的频率明显降低,堤坝上方的游人又开始重新注意下方的冲突。

    “该死!只好先撤退了!没想到这活这么不好干,咱们得让千叶老头加钱!”

    见到有保安走下堤坝,“中天王”一挥手,小伙伴们一脸苦逼地丢下树枝武器,化整为零四散而逃。

    “怎么回事?为什么打架?”

    姗姗来迟的一个保安,还没到岸边就远远向还拿着竹刀的理香发问。

    理香独战5人,纵使对方没使出全力,也累得气喘吁吁。

    尤其是保安这种属于“规则守护者”的角色,会让特别守规矩的理香莫名感到紧张。

    好在脸上有猫面具,没有被看见真容。

    “我、我是正当防卫……骚扰者已经逃了,我也……”

    转身便要像真正的“路过的正义使者”一样离开,结果——

    “啊呀!”

    江边充满碎石和土坷垃的地面,本来就不平整,理香好死不死还踩到了陆瑟之前丢出的戒指。

    仿木屐的塑胶鞋一滑,整个身体向前方倒去。

    “小心!”

    距离最近的陆瑟急忙伸出手来,在最后一微秒揪住了和服背后的蝴蝶结。

    “唔!”

    蝴蝶结承受不了什么力道,理香仍然向前倒去,幸亏她猛力挥出竹刀撑住地面,才没有真的摔倒。

    最后一枚烟花在天顶散落,陆瑟看到的却是其他的风景。

    由于剧烈运动和拉扯,和服下摆扬了起来,尽管只有一瞬间,但已足够决定陆瑟和包兴的赌约胜负。

    ——里面明明穿了胖次,还是经典的蓝白碗款式嘛!

    和服的款式比旗袍保守很多,但恰恰因为如此,偶尔的暴露就更显瑟琴。

    如假包换的jk大腿,在黑夜中亮闪闪的肉色,以及因为保守着装而显得紧窄的蓝白胖次,都在陆瑟眼中勾勒出了令人心动的线条。

    “啊!!”

    可惜陆瑟还来不及鸡冻,理香利用竹刀起身的动作就造成了可怕的疼痛。

    “噗!!”

    没法看到身后的理香起身时,竹刀剑柄正好砸中了陆瑟的命根子,不管之前有没有充血,这回肯定充血了。

    “啊……啊啊啊啊!!!”

    陆瑟顾不得12级智能生物的体面,弯腰捂住疼得几乎跪下了。

    焦青青和包兴急忙赶来,理香转身后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太对不起了!”

    和服少女挪开猫面具,露出正脸,不停地向陆瑟鞠躬道歉,并不了解对方曾经窥见过自己的裙下春光。

    保安见陆瑟等人像是同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随便问了问围观群众,然后去追赶逃走的流氓四天王了。

    焦青青双手叉腰,做出审讯理香的姿态。

    “你怎么回事!把陆瑟下面打废了,难道对你有好处吗!他要是不孕不育了怎么办!”

    包兴也同情地拍着发小的肩膀。

    “是啊,要是陆瑟不孕不育了,就只能让我和小佳生的孩子继承他的财产了。”

    陆瑟一时疼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狠狠瞪着包兴。

    这时金世杰、杨刃,以及金杨亲卫队三人组,还有丁春、丁秋,一大堆人走了过来。

    金世杰听说这里有疑似陆瑟的人打架,是来看热闹的,结果来晚一步,架已经打完了。

    “诶?陆瑟你看上去没啥事,至少没伤到脸呐!可惜~”

    金杨亲卫队三人组交头接耳:“听说是理香拿竹刀把流氓打退的。陆瑟有什么好,居然能让女人替他打架!”

    “……”

    爱丽丝从堤坝上快步走了下来。

    “和服真不方便!理香你刚才是怎么穿着和服打架的!?”

    “诶?顾问你什么时候被打中的?理香为什么没有保护好你?”

    距离较远并且忙于下台阶,爱丽丝没有看清竹刀击鸡的那一幕。

    “不要紧,顶多上点药膏就好了……”

    陆瑟好不容易喘过一口气来,他向爱丽丝和理香摆手,表示并不十分要紧。

    焦青青瞪了一眼理香:“都怪你,没有你我们也能打退流氓,而且这些流氓不是你外公雇的吗?”

    理香道歉得腰都没时间直起来了。

    “确实是我的错,我会立即打电话,让外公他终止行动的。”

    “哼,反正你得负起责任来。”

    焦青青一撇嘴,但很快又想到了什么。

    “不对,涂药膏的活不能让你干,不然就让你的阴谋得逞了……陆瑟我帮你涂药膏!”

    “等等,陆瑟你是伤到男人的位置了?”金世杰大囧,“青青你不会是想……”

    “你管我!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那可不行!陆瑟又不是没有手!而且他那里废了更好……”

    “什么?顾问被竹刀打中了,可能会丧失功能?”

    爱丽丝也听明白了事情原委。

    “那必须马上涂药膏了!或者现在就去最近的医院,挂不孕不育专家号吧!”

    “爱丽丝、爱丽丝你怎么也慌了,我无论如何也用不着不孕不育专家吧!”

    陆瑟的「新年重新过」活动,第一夜竟然是从肿鸡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