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你就溫柔 作品

第一百六十七章:帝辛來女媧宮進香

大商王都,朝歌。

被祖廟大祭司一封奏摺氣的胸有鬱氣的人皇帝辛,終於再次上朝!

這時候,帝辛已經勉強恢復了心態,並且也知道了大祭司並非有意落自己的臉面,不過大祭司的奏摺已經傳遍朝歌。

所有人都知道,帝辛敢在朝堂上宣佈廢除人祭,不到半天,就傳來祖廟示警,大祭司要求用十萬奴隸祭祀神靈的事情。

大祭司雖然是無心為之,卻已經造成了人皇威嚴受損的事實。

所以帝辛心中惱怒不已,但這股怒火,卻不方便向已經耗盡壽元精氣奄奄一息的大祭司發洩,只能憋在胸口。

也就是帝辛心態比較好,沒有遷怒他人,要不然人主一怒,必然血流萬里。

“有事早奏,無事退朝!”

帝辛高居朝堂上首,面無表情,身旁的一個宮侍按照帝辛的吩咐,直接在側上方揚聲大喝,聲音從上而下,傳遍整個朝堂大殿。

朝堂上的諸多臣子,都注意到了帝辛的神色,相互對望一眼,就算是有事也不敢上前。唯恐引來帝辛的遷怒波及。

“啟稟陛下,前日大祭司稟報祖廟示警,為了穩固大商氣數,還請陛下率領群臣,舉行大祭,讓神靈護佑我大商社稷!”

別人不敢出來,連亞相比干都不想惹火燒身,不過丞相商容卻無所畏懼,直接上前一步,拱手朗聲上奏。

“祖廟示警,自當祭祀!不過以人祭祀先祖和神靈,有傷天和,敢問丞相,可有其他祭祀之法?”

帝辛面色平靜,雙目幽深,淡淡的說道。

“這……祭祀神靈之法傳承上古,只有一種,並無其他!”商容遲疑了一下。

“哦?難不成這些所謂的神靈,都要吞噬我人族百姓的性命,才能護佑大商社稷?那這些要求血祭的神靈,和魔頭有什麼區別?”

帝辛身子微微往下傾斜,目光盯著商容,口中的話卻有些不客氣。

剛上朝商容就拿大祭司的事稟報,讓他已經控制好的心緒,又有火苗燃燒。

“陛下容稟!”

本來不想出來的比干見狀,連忙上前一步,恭聲道:“用來祭祀神靈的都是奴隸,以及與我大商為敵的戰俘,並非大商子民,用來祭祀神靈並無不妥之處。”

大夫梅伯、大將黃飛虎,還有其他大夫、大將,滿朝文武,聽到這話都暗中點頭,對這話深以為然。

戰俘和奴隸,不過是一些消耗品而已,全天下除了青州人丁不足,把奴隸編為奴軍之外,還沒有人對奴隸過於看重。

“真是迂腐!孤除了是大商之主外,還是人族人皇!奴隸、戰俘,也是人族,也是孤之子民!若是隨意捨棄,人皇還是人皇嗎?”

帝辛面上怒色一閃。

商容和比干頓時啞然。

說實在的,他們雖然名義上稱帝辛為人皇,但實際上都只是把他當成大商國主而已。

如東夷人、鬼方人、戎人、他們都是上古人族的分支,帝辛這個人皇,能管得了他們嗎?

除了開國之君商湯之外,大商後繼的人主,表面上號稱人皇,但除了佔據人族大半氣數之外,已經沒有遠古人皇敕封大地鬼神、萬靈庇護的無上威德。

有名無實而已。

不過,商容和比干卻不敢明面上點破這點。

畢竟人皇的名義對大商十分重要,若是受損,大商的氣數也會降低。

“陛下所言有理,臣等受教,不過祭祀神靈,乃是大政,不可更易啊!”商容說道。

無論帝辛有再多的理由,商容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在帝辛眼中,他簡直就是一個不知道變通的老頑固。

有時候,帝辛真是恨不得放下臉面,對這些不肯聽從自己命令的大臣狠狠的殺上一批,殺雞駭猴,讓所有人都不敢再反對自己。

不過帝辛還沒有被氣到無法控制情緒的程度。

被商容硬頂了一句之後,帝辛目光變得有些冷,好歹沒有爆發。

“陛下,丞相,臣記得有幾位上古正神,還有上古三皇並不需要人祭,不如祭祀這幾位神靈,請他們顯靈庇護?”

這時候,在朝堂下方的費仲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說道。

在私下請見的時候,費仲憑著自己和帝辛之間的關係,可以自由的說話,但在朝堂上,尊卑有序。

他一舉一動,都十分的小心,唯恐引起其他大臣的不滿。

這時候的費仲,還不是未來帝辛提拔到僅次於丞相、亞相的寵臣,不過憑著帝辛心腹的身份,在朝堂上也有資格說一句自己的意見。

“費大夫真是博聞廣識!”

其實商容也不想和帝辛硬頂,被費仲這句話提醒,頓時眼睛一亮。

他先是稱讚了費仲一句,然後說道:“五日之後,乃是女媧娘娘聖誕之辰,女媧娘娘乃是上古正神,陛下只需前往女媧宮降香即可!娘娘有靈,定然會庇護我大商社稷!”

“哦?”

帝辛微微回身,換了一個姿勢,淡淡說道:“女媧有和功德?居然讓人皇率領群臣,親自前去降香?”

他的語氣似乎變得緩和許多。

商容連忙說道:“女媧娘娘乃是上古聖人,上古之時,有神靈共工氏頭觸不周山,天傾西北,地陷東南,女媧乃採五色石,煉石補天,有功於百姓,故被歷代人皇設廟祭祀。”

“此上古聖人,需人皇親自前去降香,能保佑大商風調雨順、四時安康!”

帝辛微微點頭。

這位上古神靈倒是比較符合他的心意,不用人祭,又是能護佑大商社稷的福神,若是能和這位聖人拉上關係就好了。

有聖人支持,改革大商神靈祭祀之法豈不是名正言順?

“就以丞相之意,五日之後,孤親自前往女媧宮降香!”

“陛下聖明!”

商容面上露出喜色,總算是把這件事解決了,要是帝辛再有什麼奇思妙想,他感覺自己的心臟都有些承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