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若为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42章 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带着这样的将信将疑,他们上来就寻找女尸。

    只可惜,肖雨栖却没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毕竟她当初的那一抛,好家伙,废弃能源是指直甲瑾这条美女蛇的呀!

    那样剧烈的爆炸下,甲瑾哪里还有全尸?尸块都拼不起来好吧。

    找不到女尸,其他的尸首也腐烂的厉害,好在丁庚业务能力强,记心好,主公身边的手下记得很清楚,在飞速的扒拉尸体的时候,他恰巧扒拉到一个面目还算完整,能够辨别出来相貌,且他还算认识的男尸。

    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眼前的这具男尸,正是日日跟在甲瑾身后,几乎是形影不离,是甲瑾死忠的手下。

    如此不用再多说什么,丁庚丢了手里的棍子,指着地上的尸体让乙炔一看,同样对此人也有些印象的乙炔心里叹气。

    “丁庚啊,我们也不用再找了,基本可以确定,是甲瑾了……”。

    乙炔说着,想想又觉得唏嘘。

    “其实也是我们过于谨慎,就咱们主公,他的身边除了死乞白赖的甲瑾,还有谁能够有台面出现在主公身边?再一个,你可别忘了,甲组可就在那女人手里的!所以,她能比我们还先一步得到主公的消息,瞒着我们先一步截杀主公,想来……”,一切才能说得过去!

    话是这么说,可正是因为知道是这么个道理,丁庚的心里才更加的沉重。

    为了主公的遇险而担忧;

    为了甲组的背叛而愤怒;

    为了自己没发现甲瑾的恶毒而自责;

    为了没有先一步寻到主公,保护主公而羞愧;

    “我知了,乙炔,我们下去吧,下去看看角那边的收获怎么样,眼下找到主公才是重中之重!”,天知道,因为主公的失踪,如今的南黔局面,已经乱象丛生了啊……

    两人心情沉重的下到崖底,找到角时,正好散出去的手下们,也已经摸清楚了情况,正在汇报。

    乙炔与丁庚见状,没有言语,两人只关切的站在角的身后,静静的倾听着。

    根据查探后汇总,角等人心情一松。

    结合那为取水而深挖的泥坑;

    一处突出崖壁下的脚印;

    还有山涧枯草被折断的的印记;

    再有最重要的是,一对轮子平行压出的,一直延伸到他们进入山涧时还看到过的深深痕迹;

    种种的迹象表明,他们的主公跟那位毛丫小丫头口中,他们主公在意的小栖姑娘,他们一定还活着!

    他们不仅还活着,一定还活的好好的!只是眼下不知道去了哪里而已。

    心里跟突然打了强心剂一般,角等人是兴奋欣喜的。

    想要继续追踪,只可惜,时日已长,加之他们刚刚进入山涧时,当时发现了轮子的印记时,就已经沿着两端的延伸查探追踪过了。

    只可惜,只有山涧延伸到崖底的这边,还能依稀的辨认追踪,而延伸往另一头,也就是主公他们所离去方向的那一头,痕迹已经很淡很淡不说,还被另外新的痕迹所掩埋,这样就给他们的追踪造成了困难。

    他们这一群人,论打架杀人,可以;论追踪的本事,不行!哪里能有那些,专门受过训练的专业的追踪探子强?

    如此,急迫的想知晓主公下落的角,当即跟身边其他几个星宿下令,派出比较厉害的亢与氐,让他们速去最近的旧都,找不得到主公消息死不撤离的死忠军中,带一队专业且业务能力最强的追踪探子斥候,速速前来自己制定的地点与自己汇合后,望着瞬间领命远去的兄弟,角这才有功夫回看身后,他早就察觉到来了的俩人。

    “是她对不对?”,一开口,角说的就俨定。

    乙炔与丁庚对视一眼,纷纷苦笑,齐齐点头,“对!”。

    “哼!”,他就知道!

    角很是生气,内心暴躁的冷哼。

    丁庚却顾不上角生气以及他浑身直往外冒的煞气,强忍住骨子里的胆寒,顶住角散发出来的寒气,急急对着角道。

    “角,这些都是小事,毕竟那贱人已死,眼下最重要的是,甲组定不能再留,必须从上到下,彻底的清洗一遍。

    如若不然,万一主公再有消息,或者再被他们捷足先登,泄露了主公的行迹,再让主公遭难,那咱们真就万死难辞其咎啦!

    你可别忘了,当初在旧都城外,南江河畔的那场截杀。

    那可是针对咱们主公的暗杀!那定然不是甲瑾那杞子贱人可以策划得动的,必是朝中的小人在作祟,咱们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对啊,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可以,乙炔,这事你回去后协同东西场的人手去办,彻底清洗;至于你丁庚,那俩小的交给你带回,你们直接回京都去盯住大后方,至于主公,交给我。”。

    角安排的很是干脆利落,乙炔丁庚等人想要抗议坚持,角也没有给他们一点机会,直接拍板定了下来。

    随着角的安排,三股人当即分头行动。

    角这边苦等探子人手,实在不放心,他们最后连彭城干脆都不回了,直接在悬崖下的山涧等着,护好剩下的印记的同时,焦急而又耐心的等待自己的兄弟带来能干的追踪探子。

    几乎是人一来,角就带着一行人,匆匆沿途追寻自家主公而去。

    而匆匆离开,并未返回彭城的角一行人群并不知道的是,他们几乎是前脚刚走,刚离开,后脚彭城的鼠疫就爆发了开来,并迅速的往周遭蔓延。

    几乎就在疫情全面爆发开来的那一刻,被只顾埋头赶路的肖雨栖拉着的纪允,心里蓦地升腾起一股紧迫感来,冥冥之中好像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在催促着自己快点,再快一点。

    再结合这些天来,自家小姑娘手下好朋友帮忙四处打探得来的各种消息,纪允汇总后总结,他们必须得更加紧时间赶路才成。

    “栖儿,剩下的那一份药,给我吃了吧。”。

    这日夜里落脚休息,心里莫名慌乱,迫切的想要恢复身体自己走路,不想在拖累小姑娘的纪允,跟肖雨栖提出了自己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