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35章 大结局上

    见状,林烟瞳孔皱缩。

    怪不得她之前去揭裴言耳根后面,没发现端倪,原来面具是连接到脖子下面的。

    不过林烟不放心,她凑上去,又去池栾跟前动了动,看他身上能不能再揭下来另一层面具。

    “行了,我的小傻子欸!你再抠,是要把我胸口抠破才完事啊?”池栾头疼地拽住了她的手。

    林烟没再发现端倪,这才松了口气,“你这么会在这儿,医院那边……”

    “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在这里聊闲话,您是真不怕死啊。”

    她不怕,他还怕呢。

    谁知道他下辈子还有没有这么称心如意的老婆!

    池栾嫌林烟跑得慢,直接跟抱孩子似的把她抱起来,奋力往外跑。外面有雇佣兵接应,两人到水边,进了潜水艇。

    一路上的手续池栾早就安排好了,回国也很顺利。

    这一切折腾完,早已是二十五个小时后。

    林烟很累,但也不能直接回家,而是被池栾带到了一处毫不起眼的饭店。里面刘教授王贺他们早已在等待,此外还有陆家的人。

    林烟进去时,陆祈南还正在那耍横。

    “我们要出国去找我妹妹,为什么不允许我们出国?”

    “你们出去后,再回来可能会很麻烦。”王贺道。

    陆祈南双手插着腰,面红耳赤道:“我们普通公民有选择是否出国的基本权利吧?我就是出趟国而已,有什么麻烦的?你们现在不让我出去,那我妹妹怎么办?她现在不为国家服务,我们家就不能管她生死了吗?”

    他情绪激动,陆母也同样。

    她红着眼道:“我们晴蓝这次做事确实对不住你们,可她是我的孩子,她现在出了事,我们想去救她,这也不犯法吧?”

    刘教授站出来安抚他们情绪,“你们冷静点,晴蓝她不会出事的。”

    “什么意思?现在生物研究所都炸了,都快烧透了,晴蓝怎么可能没事?”陆祈南觉得他在哄傻子。

    很多事情都是绝对机密,陆家人暂时没有知情权。

    刘教授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只有陆晴蓝回来后,他们才能告诉陆家人实情。可就是因为她没回来,陆家人才会情绪这般激动。

    这根本就是一个死循环。

    刘教授感觉自己头发要掉更多了。

    旁边王贺突然欣喜道:“陆小姐,恭喜成功回来!”

    听见这话,一群人顿时看向门口。

    陆母看到林烟的瞬间,更是没忍住,哭了出来。

    她已经失去了丈夫,不知道若是女儿这次真出了事情,该怎么活下去。

    “身上怎么有血,怎么回事?”陆祈南眼尖道

    。

    “没事,别人的血。”

    池栾扶着林烟,对众人道:“带她先过来,就是想告诉大家,我老婆安全回来了。不过她现在很累,如果大家有什么想问的,等她休息好了再说吧。”

    林烟肉眼可见的疲惫,在场的人就算心中再好奇、再急,这会儿也不好说什么。

    这里就有休息的地方,林烟池栾他们去临时安排的房间休息。

    至于陆母陆祈南他们,为了保密,他们暂时也只能待在这里。等到一切事情解决完,他们才能回家。

    与此同时,网上群魔乱舞。

    黑陆家的,黑陆晴蓝,此时一拥而上。

    “听说陆家人想出国救陆晴蓝,但是被海关拦住了。我一朋友是海关那边的,说是陆家人……不论真正有陆家血缘的人,还是陆家老太太老爷子收养的那些人,都不允许出国,你们说陆家是不是犯什么大事了啊?”

    “那还用说,肯定的!”

    “陆晴蓝为外资服务,然后陆家人又去救她……那明摆着没救了,该不是借着救人之名,想要趁机逃跑吧?”

    “我看陆家这次彻底算完了。”

    “完了好,就陆晴蓝做的那事,他们不全家死绝,都是老天爷厚待他们!”

    “听说巴德的那个生物研究所全都烧完了,他老婆跟他一起坠亡,不知真假。反正他那些情人,还有孩子,现在在疯抢他们留下的资产。”

    网上众说纷纭,这些林烟并不知晓。

    她实在太累了,睡一觉醒来后,见池栾就在旁边笑看着她,还有点懵。

    “还傻着呢?”

    池栾伸过来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林烟愣了一下,然后坐起身,伸手抱住了他。

    “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会扮成裴言过去,还成了金闵姝表弟啊?你怎么都不跟我说?”

    要是知道他就是池栾,她肯定就不用那么防备着他了。

    他不说身份,整天又在那说些油腻追人的话,搞得她觉得他像是个有性骚扰经验的普信男!

    池栾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戏谑道:“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

    话这么说,但他简明

    扼要,还是挨个回答了。

    “你让人给我配了药,喝了没多久就醒了。不过为了方便我后面做事,我醒了的事情只有宁姐跟陈谷知情。”

    至于医院里的那个池栾,不过是他找的一个植物人,戴了他的面具。

    那个人无父无母无妻无女孓然一身。

    他出钱帮对方治疗,而对方需要假扮他,这是很合理的交易。

    “会扮成裴言过去,主要是通过模仿我,然后追求你的人很多。我

    戴个面具模仿我自己,扮演油腻普信男,不会引起巴德金闵姝他们的过分注意,还可以顺理成章接近你。”

    池栾无奈道:“裴言……陪烟,陪着你。这么简单的名字,你怎么都猜不出来?嗯?”

    对他们两个人来说,这个名字几乎是明目张胆地宣告身份了。

    而巴德金闵姝他们并不知道她就是林烟,也绝对不会往这方面想!

    池栾伸出一根手指,抵了抵她的额头,笑得促狭。

    林烟有些尴尬,但很快注意到一点:他以前都叫她陆晴蓝的,可这次说了烟。

    她看着他,眸光亮了下,“你……”

    “嗯,都想起来了。这次醒过来的时候,就都想起来了。”

    池栾说起这件事,想要赶紧绕开话题,免得她提起他之前办的那些蠢事。

    不过这显然绕不开——

    “池栾,你说我很蠢很傻长得也丑,是个烂好人。而且我结过婚,生过孩子,你说绝对不会娶我、也不会喜欢我这样的女人!”

    林烟一直记得池栾说的这些话,想起来就如鲠在喉。

    其实这么看她的人很多,可她只在意池栾的看法,他对她来说毕竟是特殊的。

    池栾搂住她的肩膀,哄道:“怎么这种事记这么清?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你,不过之前以为你跟林烟是两个人,怕你吃醋,才故意那么说骗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