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鹿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6章 全文完

    当天晚上两个人又开了房。

    其实比起第一次,这一次叶枝要清醒很多。

    如果第一次可以用喝酒作为借口,那第二次就不可以了。

    叶枝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想着,她没有办法面对一个和谢谦长的一模一样的人,还能时刻保持清醒和自持。

    她的人生循规蹈矩了将近三十年,偶尔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又怎么样了?

    反正上不到谢谦,上到和他长得一样的谢让也没什么区别。

    反正人的一生本就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

    谢谦在她身边点了一根烟,叶枝看了一眼,伸出手:“给我抽一口吧。”

    谢谦的动作停住,偏头看她:“你会抽烟?”

    “不,”叶枝摇头,“不过想试试。”

    谢谦抽了一口烟,然后一只手捧着叶枝的后脑勺,把烟渡了过去。

    只渡了一小口,叶枝就忍不住咳嗽起来。

    “你不会抽烟就别抽了。”谢谦说着又抽了一口。

    咳嗽终于停下来,叶枝看着谢谦说:“如果说第一次是意外的话,那昨晚不能再用意外来解释了。”

    谢谦把烟泯了,似笑非笑地看着叶枝:“所以打算对我负责了?”

    叶枝想了想说:“我还没想好,但至少不像之前那么排斥了。”

    “行啊,那我们就以恋爱为前提互相开始了解吧。”

    谢谦对叶枝说了很多自己的“身世”,当然都是他杜撰出来的。

    什么他在国外读书,回国后入股了个酒吧,平时就会和朋友做一些投资之类的。

    当然谢谦也很诚实地说了自己以前的情史,他没谈过恋爱,但有不少风流往事。

    叶枝都能接受,毕竟一开始就不觉得谢让是个看着安分的人。

    反而他这么全盘托出不含糊,倒是增添了不少好感。

    之后叶枝和谢让开始频繁见面。

    两个人一周也会约一次,当然是约着上床。

    谢谦陪叶枝去看她想看很久的电影,陪她在游乐场耗上一天,陪她把所有想打卡的餐厅都去了一遍。

    两个人的关系持续了半年,这半年里,叶枝都没有再联系过谢谦。

    谢让也没有提起过谢谦。

    有些时候,甚至叶枝都会暂时忘记谢让是谢谦哥哥的事情。

    叶枝的变化家里人都看在眼里,她偶尔回家吃饭的时候全程对着个手机聊天,时不时还会看着屏幕笑出来。

    终于在家里人第一百零一次追问下,叶枝承认自己谈恋爱了。

    谈恋爱之后的环节自然是要见家长。

    叶枝实在是拗不过家里人,想带谢让回去见一下家长。

    就是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同意。

    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跟谢让提了一嘴,没想到对方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还问了很多叶枝家里的事情,说要提前做好准备。

    其实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准备。

    说是说见家长,但其实也就是一个敷衍了事的行为,连叶枝自己都没有放在心上。

    也做好到时候和家里人说性格不合分手的准备了。

    反正就谢让这个吊儿郎当的样子,家里人应该也是看不上的。

    约好见家长那天是个周六,谢谦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来到叶枝的家。

    看到谢谦的时候叶枝都愣了。

    谢谦的发型不像平时那种大

    背头,而是看上去精心打理到恰到好处,稍微有几根刘海从额头顺下来,显得不那么严肃。

    叶枝父母看到谢谦长得这么帅,当然是马上就把欣喜写在了脸上。

    谢谦坐到两老对面,非常有礼貌地打招呼:“叔叔阿姨好。”

    听到这个声音,叶枝一愣。

    这个不像是谢让的声音,没有这么低沉沙哑,而更像是谢谦的。

    那一瞬间她都错乱了,这个到底是谢让还是谢谦。

    “枝枝都没跟我们介绍过你呢,”叶枝妈妈说,“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呀?”

    “阿姨,我叫谢谦,”男人说,“我是一名骨科医生。”

    “噢哟,医生好医生好,”叶枝妈妈说着瞥了叶枝一眼,“医生这么好的职业怎么不告诉我们,之前问她她还不肯说呢?”

    而叶枝则是挤出一丝非常尴尬的笑容。

    全程身边的男人都是在以谢谦的角度说着两个人的“故事”。

    说两个人是高中同学,谢谦高中开始其实就喜欢叶枝了,不过最近才重逢。

    然后把两个人真正重逢那段讲了之后,又编了一段两个人怎么相爱的故事。

    甚至还说了高中其实把叶枝送来过家里,那时候就差点见上面了。

    其中很多细节,是叶枝都不知道的。

    听上去,叶枝都要信以为真了。

    整个见面的过程,谢谦都十分矜贵有礼貌,一点吊儿郎当的谢让的影子都没有。

    到了吃饭时间,叶枝仔细观察着谢谦。

    果然,他是用左手在吃饭。

    所以眼前这个人,真的是?

    谢谦用余光扫了叶枝一眼,关心道:“是不是最近工作累了?一会儿早点送你回家吧。”

    看到男朋友这么体贴,父母也安下心来:“是啊是啊,你们两个小情侣快点去过二人世界吧。”

    两个人走的时候,叶枝妈妈还悄悄把叶枝拉到一边说了句悄悄话,说谢谦真的特别优秀特别不错,让她要好好把握。

    这么好的男孩子不多了。

    然而叶枝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

    她满脑子只是想快点到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去,把一些问题问清楚。

    到了叶枝家楼下,看到楼下停着的是谢让的跑车,刚才还确定的事,又有些疑惑了。

    一走到楼下,哪怕是穿着西装,但谢谦瞬间吊儿郎当的站姿,和他从裤兜里拿出烟开始抽。

    用的是右手

    好像一瞬间,刚才楼上那个高贵绅士的男人的影子不见了。

    叶枝突然觉得很害怕。

    她咽了咽口水,闷声问:“你到底是谁?”

    谢谦咬着烟转过头,含含糊糊地说:“谢让啊。”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爸妈说你是谢谦?”

    谢谦用食指和中指夹着烟,扯了扯嘴角说:“爸妈一般不应该都喜欢谢谦这样类型的女婿吗,我就跟我弟问了问你们之间的关系,然后就模仿着我弟的样子。”

    虽然一切听上去都顺理成章,但叶枝还是觉得有些蹊跷:“所以你一直是左撇子吗?如果是右撇子,你用左手吃饭不会那么顺。”

    谢谦的眼睛轻轻晃了晃,很快恢复了平静:“我和我弟从小就都是两个手都会用的那种,只是他相对左手更强一些,我相对右手更强一些。”

    叶枝不想再问了。

    她累了,不管是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反正这正是说明

    了,谢让从刚一开始就没想和她好好在一起。

    从一开始两个人的关系就是玩玩而已。

    反正最后倒要闹掰,所以在父母面前是谢谦,是谢让,都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所以他才会故意扮演成别人,因为他知道,他们两不会有结果。

    见过父母之后,叶枝对谢让的感情也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她努力让自己不陷进去,也抱着玩玩的心态。

    她不会主动约谢让,也尽量不要回消息回得那么勤快。

    因为她发现,她开始依赖他了。

    这不是个好现象。

    叶枝不知道谢让告诉谢谦两人的关系没有。

    但她渐渐觉得,越是隐瞒,越是说明自己心里有鬼。

    她觉得还是有必要去告诉一下谢谦。

    某个周六晚上,她来到医院,看到谢谦正在病房里看病,没有进去打扰,还是准备在外面等到他休息。

    一直到吃晚饭时间他都没下班,叶枝问了问前台:“谢医生今天什么时候下班?”

    “谢医生今天可能要晚一些,”前台说,“之前好几个周六谢医生都请假了,所以他今天自己申请多补一会儿班。”

    “之前好几个周六都请假吗?”叶枝眯了眯眼问。

    “是的,好像连续好几周吧,谢医生从来不请假的,都说家里人有事。”

    叶枝点点头,继续回到医院旁边的长椅上坐着。

    在长椅上坐着的那段时间里,叶枝开始回忆从见到谢让第一眼到现在的点点滴滴。

    虽然确实毫无破绽,只是在叶枝面前,他的声线完全不同,他每次拿东西都是用右手,他的站姿也都是吊儿郎当的。

    其实以前叶枝从来没有怀疑过谢让有什么问题。

    但是现在想起来,那天他回自己家,面对自己的父母,表现出完完全全就是谢谦的样子。

    那既然如此,谢让能扮演谢谦,另一种可能就是,谢谦可以扮演谢让。

    所以不排除一种可能,就是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存在谢让这个人。

    一切的一切都是谢谦演的。

    越是往那个方向想,就越是觉得有那个可能性。

    想着想着,叶枝开始浑身发抖。

    她觉得害怕,觉得恐惧。

    这个时候谢谦病房的门打开了,病人从里面走出来,没有新病人走出去。

    好像有一个短暂的休息时间。

    叶枝颤抖着拿出手机,点开了谢让的微信。

    她的角度可以看到谢谦,此时他正在低头写着什么东西。

    抱着想一探究竟的决心,叶枝拨打了谢让的电话。

    然后眼睛死死盯着谢谦看。

    只见谢谦突然停下了手里的笔,然后低头从裤子口袋中拿出手机。

    看到屏幕的时候嘴角微微笑了一下。

    下一秒他接起电话。

    同一时间,叶枝的耳朵里传来一个声音:“喂。”

    和谢谦的唇形完全同步。

    叶枝感觉自己都快失去语言能力。

    喉咙口像是被一只手掐住似的,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恶心感。

    “你在哪里?”叶枝没有什么语调地问。

    “我?”谢谦顿了顿说,“我在家,怎么了?”

    “哦,没事,就问你见不见面?”

    “现在?”谢谦下意识看了看手表。

    “嗯。”

    谢谦似乎犹豫了一下,不过马上答应:“好,我来你家接你。”

    “不用,”叶枝说着往谢谦的房间走去,“你出来就能看到我。”

    谢谦不明所以,不过有不好的预感,蓦地抬头对上叶枝。

    那一瞬间,万籁俱寂。

    谢谦人生第一次有一种天塌下来一般的感觉。

    叶枝拿着手机的手慢慢垂下,苦笑一声:“耍我好玩吗?”

    “叶枝……”谢谦刚打算追出去,这时候正好一个病人进去了。

    谢谦挣扎了三秒钟,最后还是没办法把病人抛下不顾。

    下了班后谢谦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叶枝。

    不过对方总是显示忙音,用谢让的微信发消息给她,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谢谦长叹一口气,靠着墙壁闭眼长叹一口气。

    其实他从一开始就想过如果被发现之后该怎么办。

    但他想象的一直是自己坦白的画面。

    从来没想过会被抓包。

    其实谢谦在之前都把所有的戏都演的很好。

    谢谦和谢让的身份是不会同时出现的。

    他如果以谢让的身份出现,是不会带谢谦的手机的,反之亦然。

    但是百密一疏,因为怕叶枝找不到自己,所以他开始工作的时候也把谢让的手机带在身边。

    由于叶枝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找过谢谦,所以也让他放松警惕了。

    没想到叶枝会突然找到医院来,真的是他大意了。

    谢谦联系不上叶枝。

    她甚至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

    就这么决绝地消失在他的世界中。

    看样子是真的恨透他了。

    谢谦消沉了一段时间,有时间就去叶枝的公司和家楼下等她。

    但都没有等到。

    谢谦怀疑她是怕他找上门,故意回父母家或者是住朋友家了。

    谢谦就这么大概等了一个多月,终于在某天晚上,在叶枝的家门口等到了她。

    看到谢谦的时候,叶枝其实并没有很意外。

    毕竟两个人其实并没有把该说的说完。

    甚至都没有说清楚分手两个字。

    叶枝站在家门口不动声色地开完门后对谢谦说:“进来吧。”

    一进屋,谢谦就直接把叶枝按在墙上吻了起来。

    叶枝能很清晰地闻到酒精的味道。

    大概有短暂的两三秒的迷失,叶枝马上推开他:“你干嘛?”

    谢谦喘着粗气,双手把她圈起来,看着她说:“我好想你。”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叶枝冷笑一声,“或者说,你现在在以谁的身份跟我说这种话?谢谦?还是谢让?我要怎么判断?看你用哪只手吗?还是听你的声音?”

    叶枝的话里可以明显听出生气的口吻。

    谢谦低着头,叹了口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不管是不是故意的,你都骗了,”叶枝很失望地看着他。

    谢谦知道现在再怎么解释都覆水难收,但他还是要把内心的想法都告诉叶枝。

    “其实有谢让这个身份,并不是针对你,而是一直以来,我都给自己创造的另外一个人设,”谢谦开始娓娓道来,“其实我之前说不想谈恋爱不想结婚是真的,有一段时间我活得很孤独,世界里只有自己,突然有一天,我觉得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我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打扮,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习惯,我

    想变成另外一个人去感受一下这个世界,但是我骨子里习惯要展示所有优秀完美的一面,所以不愿意向别人承认,我有那么多的‘不良嗜好’,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杜撰出了谢让那个人物,所以和你在酒吧遇到的那天,确实是我‘谢让’的人设,我那时候第一反应只是不想被你发现,我有那样一面。”

    叶枝认真地听着,她没有觉得这是谢谦的借口,也没有怀疑真实性。

    相反,她觉得这样的解释完全说得通。

    似乎这样才是符合谢谦人设的事情。

    而且这样的“角色扮演”如果是一般人肯定很容易穿帮,但是因为他是无所不能的谢谦,所以他才可以做到那么天衣无缝。

    如果不是那时候他去见父母的时候说了自己是谢谦,叶枝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怀疑。

    想到了这个,叶枝突然问道:“为什么那时候见我父母,要说你是谢谦?否则我也不会猜到。”

    “因为……”谢谦突然抬头,深情地望着他,“我是很认真地对待见你父母这件事情,不希望让你父母误会,我觉得如果以后真的要结婚的话,在长辈面前,谢谦那样的才是更值得信赖的形象,希望他们可以放心把你交给我。”

    “你说……结婚?”叶枝没有想到,原来谢谦在自己父母面前那样的表现,不是为了逗她玩。

    虽然那时候她只是不厌其烦地想打发父母,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么认真的态度。

    “是啊,其实在和你交往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找机会和你坦白,”谢谦说,“哪怕是谢谦这个身份,我似乎也能接受恋爱和结婚了。”

    叶枝说不上话。

    本来所有压抑着的情绪,都突然被一股温暖融化掉了。

    谢谦继续说:“或许就像你说的那样,在没有遇到一个真正喜欢的无可替代的人之前,确实觉得自己不愿意恋爱不愿意结婚,其实在和你谈恋爱之前,我也不能接受那种成天黏在一起什么都要分享的情侣,但真的在一起了,我发现我会不自觉的想你,不自觉的想每天和你在一起,之前我工作从来不会请假,我也从来不会觉得我会为了谈恋爱请假换班,但和你恋爱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只要你需要我,我永远会把你放在第一位,我觉得可能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吧,让我变得不像我,但我也不讨厌那个我。”

    叶枝没想到会迎来的是这样的告白。

    她本来以为自己不过是被谢谦耍着玩,觉得自己不过是个小丑。

    没想到,却暗恋成真了。

    说不激动说不兴奋都是假的。

    不过毕竟他白白让自己伤心这么多天,之前还因为要不要把和谢让在一起的事情告诉谢谦纠结失眠这么多天。

    这些账可都要好好算算。

    叶枝的表情稍许有些缓和,看着谢谦说:“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弥补我?”

    谢谦的洞察能力很强,看叶枝这么说,心想她大概率心里已经不生气了,马上趁火打劫道:“用我下半生好好对你来弥补,好不好?”

    谢谦说着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红丝绒的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颗钻戒。

    然后缓缓蹲下身。

    这故事的发展超出叶枝的预期。

    叶枝捂着嘴发不出声音,但其实内心是极其激动的。

    “叶枝,你愿意嫁给我吗?”谢谦非常虔诚地看着叶枝。

    叶枝点点头虽然嘴上没说什么。

    但她心里想着。

    当然愿意啊。

    在很早很早以前,高中时期两个人第一次眼神对视,她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

    她就愿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