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鹿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3章 交换余生1

    叶枝没想到会再一次遇到谢谦。

    公司里组织聚餐, 聚完餐后去ktv唱歌,叶枝稍微有点喝多了一个没注意,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脚踝肉眼可见肿了起来。

    她酒醒了一大半, 马上打了个车去医院挂了个号。

    当天人不多,叶枝运气很好,才取号没多久就轮到她了。

    她一瘸一拐地来到病房,一进去看到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顿时傻眼了。

    这不是她的高中同学,谢谦吗。

    谢谦扫了她一眼, 眼里没什么波动:“姓名叶枝?”

    “嗯……是我……”叶枝看他没什么反应, 在对面坐下,也没有问什么。

    心想,或许他是不记得她了吧。

    毕竟高中毕业都十年了, 十年以来也再也没什么联系。

    不记得也是正常的。

    谢谦看了一眼她的脚踝问:“脚踝扭到了?”

    “嗯,”叶枝点头, “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谢谦倾身,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脚踝:“这样疼吗?”

    叶枝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谢谦的手指很冷,捏着她脚踝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舒适。

    “还好, ”叶枝回过神来,“不是特别疼。”

    谢谦加重力道:“那这样呢?”

    叶枝忍不住发出一声“嘶”的声音:“这样有点疼。”

    谢谦手上的力道明显放轻, 又稍微揉揉按按一些地方:“就是普通扭伤,没有伤到骨头,注意这几天好好养着多休息别乱动就行了,冷敷过没有?”

    “嗯, 来的路上冷敷过了。”

    谢谦一边在那里写着什么, 一边接着说:“在受伤的48小时以后, 可以适当热敷来增加血循环,这样有助于促进炎性水肿以及肿胀的消除。”

    叶枝点头:“好的,谢谢……谢医生。”

    谢谦把病历都登记好之后看着她:“没什么其他问题的话就可以走了。”

    “哦……”叶枝心里还想问什么,腹诽了半天开口,“那个,到时候需要复诊吗?”

    谢谦说:“如果之后明显有好转疼痛降低了,一般会自愈,不需要复诊。”

    “嗯,好的。”叶枝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被察觉的失落。

    叶枝一瘸一拐地走出去。

    到最后还没问他是不是记得自己。

    不过,记得又怎么样,不记得又怎么样。

    这么多年不见了,也不过是一个萍水相逢,之后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叶枝本想打开手机叫个车,哪知道手机突然没电了。

    她跑到医院前台去借着充了会儿电。

    时间已经很晚了,医院里的人越来越少。

    叶枝的手机刚充好电打算打个车回去,这时候突然听到前台小姑娘对着她的身后说:“谢医生下班啦,再见。”

    “嗯,再见。”身后传来的是谢谦清冷的声音。

    叶枝一个脊背挺直,希望他不要认出自己来。

    不过因为叶枝穿的是银行的工作服,太显眼,所以要不被认出来还是挺难的。

    她总感觉背后有一个眼睛一直盯着自己不放。

    果不其然,几秒以后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你怎么还不走?”

    叶枝点头,对上谢谦的脸:“啊,刚刚手机没电了,刚打算打车呢。”

    谢谦看了看时间:“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不不不用了……”叶枝这下算是确定了,他还认识自己,“我马上打车。”

    “这个点不好叫车,你腿脚也不方便,走吧,我送你。”

    还不等叶枝拒绝,谢谦就直接做出要走的架势来了。

    在医院前台小妹妹惊讶又八卦的眼神中,叶枝还是拖着自己的腿一瘸一拐跟着谢谦走到了地下车库。

    谢谦的车是一辆很普通的别克商务车,脱掉了白大褂的谢谦穿了一件很普通的白色毛衣。

    整个人有一种清隽冷艳的气质。

    叶枝犹犹豫豫地坐上副驾驶,对着一边的谢谦说:“我还当,你不记得我了呢。”

    “我不是出了名的记性好么,怎么会不记得,”谢谦面无表情地发动了引擎,“我还记得你那时候学号是35号,坐在第三排左边的位置,运动会800米拿过第一名……”

    谢谦一溜烟说出一大串来,甚至有些事情连叶枝自己都记不得了。

    她和谢谦是高中同学,但整个高中说过话的次数也就屈指可数。

    谢谦在高中是出了名的天之骄子,学习好运动好家世好。

    每个女孩子都把他当成爱慕对象。

    包括叶枝。

    不过那时候的叶枝学习普通还在箍牙,所以在班级里一点都不出挑。

    每天谢谦都会受到很多女孩子的表白,那些比起叶枝来都要漂亮优秀不少的女孩子都被拒绝了。

    叶枝当然只敢默默喜欢。

    印象里和谢谦唯一几次不多的接触,一次是运动会,一次是学校门口的小巷子。

    记忆刚被拉回高中,谢谦突然又开口问:“和高中同学还有联系吗?”

    “哦,不多了,”叶枝说,“就一两个关系还不错的,”为了礼尚往来,叶枝也问,“你呢?”

    “都不联系了,”谢谦毫不掩饰地说,“我平时很忙,没空做一些社交。”

    这倒是很像谢谦的性格。

    高中的时候他就是出了名的高冷,习惯了我行我素,也从来不介意别人怎么说他怎么看他。

    偏偏越是这样,越是让小姑娘迷恋。

    但就因为他的臭屁和高冷让人觉得看不起人,所以男生都很讨厌他。

    也从来不见他有什么关系好的同学,所以不联系也是正常的。

    甚至在之后几次同学聚会中,他也都没参加。

    据说班级里一个都没加上他的微信。

    他好像根本就不在乎关心那些高中同学。

    叶枝其实也一直有想偷偷打探过他的消息,也只是听说他做了医生,但是做了什么医生在哪个医院,都没人知道。

    这次算是意外地被叶枝知道了他的工作地点,她的第一反应却是解释道:“对了,今天在医院遇到你的事情,我不会和同学说的,放心。”

    谢谦倒是有些意外:“为什么?”

    “总感觉……你好像不是很喜欢别人去打听你的事情。”

    “为什么这么说?”谢谦一边说着一边非常平静地打了打方向盘,“你打听过?”

    这下可真是尴了个大尬。

    是啊,她没打听过,怎么知道不好打听呢。

    简直是自己挖了个坑跳。

    叶枝尴尬笑了笑:“班级群里一直有人在打听你。”

    “哦……”谢谦拉了个长音,“那你就告诉他们呗。”

    “嗯?”

    “之前也没同学来联系过我,又不是我故意不愿意说。”

    这时候车子才刚从医院停车库开出去到主路上:“你家还住在原来的地方啊?”

    “哈?”叶枝这才想起来,高中的运动会,她跑完八百米之后低血糖晕倒了,那时候谢谦正好是运动会的负责人,老师让谢谦送她回家。

    “那是我爸妈家,现在住在锦绣花苑……”叶枝说,“不过你居然还记得?”

    “你永远可以相信医学生的脑子。”谢谦趁红灯的时候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不得不说,叶枝还是被他的智商折服了。

    总感觉医生这个职业很符合谢谦的人设。

    理智、冷静、处事不惊。

    好像不管什么事都很难让他有波动。

    不管什么事都让他毫不在乎。

    叶枝全程都不敢看谢谦。

    和高中时的他比起来,现在的谢谦更有男人味。

    整个人的脸部线条更俊朗,一举一动间也透着男性的荷尔蒙魅力。

    他的身上有很淡的酒精味,应该是因为手一直在消毒,说话的时候更沉稳,比起学生时代也更有那种不可一世的感觉。

    感觉比起高中的时候更难相处了。

    其实叶枝也想问一些关于他的八卦的问题。

    比如有没有结婚恋爱……

    想到这里,叶枝突然偏头看了一眼他的手。

    无名指戴了个戒指。

    居然一开始都没发现。

    原来……他已经结婚了。

    叶枝下意识往车门的方向靠了靠。

    总感觉面对有妇之夫,自己还是要控制一下的。

    毕竟自己对谢谦这么多年来的爱慕都没有消失过。

    总觉得有一种精神上在当小三的感觉。

    叶枝知道谢谦这种人的危险程度。

    但凡他近一寸,自己绝对没办法逃脱。

    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像之前十年一样。

    不要和他有任何瓜葛。

    一路上叶枝都没有再和谢谦说什么。

    两个世界差这么多的人本就很难找到共同话题。

    下车的时候叶枝道了谢,转身准备走的时候,突然被谢谦叫住了。

    “留个微信吧,”谢谦说,“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高中同学,以后有什么聚会,可以找我。”

    叶枝犹豫了一下,还是加了。

    回家后叶枝还是没忍住,看了眼谢谦的朋友圈。

    不知道是把自己屏蔽了还是真的什么都没发过,一条横线当中一个点,什么内容都看不了。

    头像也是一个电影的海报。

    给人一种无尽的神秘感。

    叶枝心想,估计刚刚那个也就算了是场面话,其实两个人这辈子应该都不会再有什么联系。

    他应该也不会想再和高中同学有什么联系。

    谢谦此时也在做一样的事情,他点开叶枝的朋友圈看了看。

    不得不说,叶枝比起高中的时候出落得漂亮不少,整个人的气质也都变了。

    谢谦对叶枝的印象不多,但唯二的两次印象都还挺深刻的。

    正顺手翻着叶枝的朋友圈,她平时似乎只爱发一些生活日常。

    比如吃了什么、去哪里玩了、最近看了什么电影之类的。

    看上去就是很可爱简单的一个女孩子。

    正看着,谢谦的电话突然响了。

    谢谦看了一眼来电人,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声音嘈杂,听上去就是在ktv或者酒吧。

    “谢让,今天晚上有局,很多美女,来不来?”

    谢谦一边把手上的戒指摘下来,一边顺手把头发往后一抄,勾起一边的嘴角:“来啊,等着爷。”

    其实根本没有谢让这个人,这个人完全是谢谦杜撰出来的。

    谢谦平时的工作压力大,加上他的爱情观从很早开始就是不结婚不恋爱,所以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但是他也有压力很大需要发泄的时候。

    有一天他一个人去酒吧喝酒,突然有个女人上来搭讪,说之前在医院见过,问他是不是谢医生。

    那时候谢谦只是单纯的不想承认,所以他未经思考随口瞎说了一句:“不是,我是他的双胞胎哥哥谢让。”

    从那以后,谢谦出去玩的时候都会说自己是谢让,他也更游刃有余地在这个自己创造出来的角色里。

    谢谦本人是左撇子,而他变成“谢让”的时候都是用右手,而且谢谦学过一段时间播音主持,所以音色控制也很擅长,他可以完全用两种不同的声色和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