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鹿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宋颜回家的时候, 沈辞正穿着睡衣优哉游哉地半躺在沙发上看ipad。

    笃定惬意得不行。

    宋颜轻声咳嗽了一声,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回来了啊。”沈辞的眼睛依然盯着屏幕,手指往上轻轻滑动, 像是在看什么文件的样子。

    “嗯, ”宋颜凑过去, 一脸好奇地探长脖子。“你刚刚发消息,是有什么资源要介绍给我?”

    沈辞的手指突然停下来,停在屏幕上,然后点了一下屏幕最上方,瞬间整个文件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跳到了第一页。

    宋颜一眼就扫到了剧本的名字《孤独自由》, 还有一个非常显眼的导演名:许明。

    她突然想起来这是之前沈辞跟她提到过的那个电影。

    不过听说这个电影的制作和班底都是行业顶尖的, 选角方面不会是之前那种靠沈辞一张嘴就能轻易决定的。

    宋颜有点不确定:“怎么?你说的资源就是这个电影?”

    “是,女主角,”沈辞说,“而且, 不是我推荐的,是许明主动提的你。”

    宋颜有一种喜出望外的惊喜:“你的意思是,是他自己觉得我适合这个角色?”

    “是,之前这部戏一直没有推进,其实就是因为女主角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沈辞放下ipad, 支着脑袋看着宋颜说, “之前试镜了几个,演技过关的就那么一两个,还档期排不开, 演技不过关的……因为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所以不想找一个差一点的将就, 所以剧组就一直没进展,直到昨天许明提到了你,他说看了你的《泪光》,认为你可以驾驭好这个角色。”

    “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宋颜知道这是一个得过很多国外文学奖的作品改编的故事,但因为所有的书评都说太虐心了,就一直没有细细读过。

    “你饰演的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校老师苏莉,外表看起来神秘、优雅、沉稳,但其实有非常不堪的过去,有非常严重的自闭症,苏莉的父亲是强/奸/犯,母亲再嫁,她又被继父猥亵,所以从小到大看到男人就很排斥,和男人碰一下手都觉得恶心,她厌恶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除了男主角,也就是我饰演的尹寞,因为小时候她有一次被猥亵后想自杀,是同班同学尹寞救了她。两个人虽然从来不说话,也很少会有眼神交流,但是一直把对方看做是心里最重要的要守护的人,后来尹寞被查出患癌,缺钱治疗,苏莉最后不得不偷偷出卖自己的清白去赚钱,她挽着别的男人一幕被尹寞看到,不知真相的他无法接受苏莉背叛自己,选择杀了苏莉,然后再自杀。”

    “我去……”宋颜光是听沈辞讲了一下故事梗概都被虐到了,“苏莉的人生这么悲惨的吗?”

    “是,尹寞的人生更悲惨,他的出生是个意外,母亲是妓/女,他连自己的亲生爸爸是谁都不知道,因为觉得尹寞是拖油瓶,所以他从小就受到母亲语言和身体的凌/辱,小的时候性/器/官被母亲喝醉以后所伤,所以基本和太监没什么区别,也从来不敢在外面上洗手间,他有非常严重的人际交往障碍和狂躁症,经常容易和人起冲突,打架进医院是家常便饭,初中某天回家,看到妈妈在家里上吊,从此更有了阴影,出现了反社会型人格,去孤儿院住了一段时间,成年后和学生时期喜欢的女孩子苏莉重逢,苏莉开导他,让他尝试做外卖员,就在生活看着终于有起色的时候,他被查出患癌,然后在街上看到苏莉挽着其他男人让他彻底崩溃,选择了最绝望的办法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其实整本书或者说整个故事讲述的就是,绝对的孤独,才是绝对的自由,只有无牵无挂,才能不被束缚,而男女主角生命里唯一的牵挂就是彼此,或许两个人一同赴死才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虽然剧情很有张力,但这样的题材国内能过审吗?”宋颜心有余悸地问。

    “本来这种作品也不是为了票房,”沈辞说,“就算能过审也大概率也删到剧情都衔接不上了,主要还是想凭借这部戏留一个最好的作品。”

    宋颜不太理解,这个“最好的作品”是什么意思。

    沈辞微微叹了口气,解释道:“拍完这一部,我就打算息影了,到时候打算接手爸的生意,顺便开个娱乐公司,反正这一块业务也很熟了,要靠它投资赚钱不是什么问题。”

    宋颜觉得有些意外:“啊,你不打算再演戏了吗?”

    沈辞点头:“其实前段时间我有认真思考过,现在经手的很多剧本,其实已经和我之前饰演过的角色重叠度很高了,我已经很难再自我突破了,这次的《孤独自由》应该算是最后的机会,这个角色是迄今为止最复杂最难诠释的一个角色,我只是想演得最好,不要有遗憾。”

    宋颜看沈辞这么认真地说这件事,一定是做好慎重考虑的了。

    她不会影响她的决定,她也完全理解他的想法。

    可能这就是两个人现在作为夫妻特有的默契。

    “嗯,好,我支持你,”宋颜握住沈辞的手拿到脸上蹭了蹭,“我陪你一起拍完这最后一部作品。”

    沈辞点开了ipad,找到了许明导演的微信号:“我和许导说过跟你聊完晚上会和他视频一下,我们可以一起讨论一下。”

    “好呀,”宋颜整理了一下头发,“现在就视频吗?”

    “嗯,方便吗?”沈辞温柔询问。

    宋颜跟他比了个“ok”的手势。

    两个人坐到餐厅前接通了视频。

    许明导演很客气地和两个人打了个招呼,能看得出来他和沈辞关系不错。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突然许明问:“诶?沈辞,你穿的是睡衣吗?”

    沈辞不否认:“是。”

    “所以,你是在家?”许明的观察还是很细致的。

    宋颜脸颊微红,解释道:“我和沈辞住同小区。”

    “这样啊,”许明也没多说什么,“看出来了,你们关系不错。”

    许明也没再八卦,直奔主题开始聊起了正事:“这部电影的大致的故事你们应该已经了解了,为了尽可能的还原原著,所以很多反社会的情节我都不会改,前段时间我去找原著作者聊过,他说这本书男主的原型其实是他自己,他小时候也有过很糟糕的经历,所以书里对于精神疾病的描写包括有时候会出现臆想症都是非常真实的描述,我会把作者和两位拉一个群,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咨询他,他应该会给两位在演戏上有很大的帮助。”

    后来又询问了一下两个人的档期,初步决定下个月可以开机。

    关上视频后,宋颜顺了顺胸口:“刚刚导演问我是不是在你家的时候吓死我了,都没想到这一出。”

    “哪一出?”沈辞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地问。

    “你说孤男寡女在同一屋檐下,你还穿着睡衣,这如果传出去了,成何体统?!”

    “传出去就说是我色/诱你。”

    “没正经!”宋颜要站起来,沈辞把她的腰一揽,宋颜一个没站稳直接跌坐在他的腿上。

    温热的触感通过腿下裙子传导而来,带着一种致命的诱惑力。

    “在老婆面前穿睡衣怎么了?不穿也没关系吧?”沈辞在宋颜颈间厮磨了一阵。

    宋颜下意识搂住沈辞的脖子,有点不确定地说:“不过你真的觉得我能演好这个角色吗?”

    沈辞点头,很坚定地说,“你一定可以。”

    即使沈辞这么说,宋颜依然还是有所顾虑的。

    虽然宋颜在《泪光》里演技的评价很好,但她自己也知道这部电影能拍成功,也离不开一些机缘巧合。

    她对自己的演技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之前那个角色能拍好,多少带着一点运气成分,虽说也算是体会过共情和入戏,入了表演了门,但这个角色明显是比之前那个更有挑战。

    像这种有严重心理疾病比较压抑的性格,不是靠以前的面瘫演技能表现出来的。

    不过和以前不一样的在于,她这次不会咸鱼摆烂。

    她会努力。

    加倍的努力。

    宋颜推掉大部分没什么营养的通告,沉下心来每天读剧本,还会一边读一边根据自己的理解写人物小传分享给许明和原著作者。

    沉淀了半个月都没怎么营业,微博粉丝都在那儿嗷嗷待哺,她被樊姐叫去了公司。

    由于之后打算进组闭关,所以樊姐安排说剩下的半个月每天要拍摄一些存货,拍戏的时候团队会用她的好时不时发发微博和短视频,保持存在感。

    助理给她不少脚本,都是一些现在比较流行的元素——变装、配音、跳舞之类的。

    宋颜折腾了一下午,感觉腰也要扭断了,喉咙也要说哑了,加上为了看上去像是不同时间拍的,妆发和美甲也一直在换。

    当明星还真是不容易……

    跟被赶着上架的鸭子没啥区别。

    连续忙了三天,终于是存货够了。

    拍完之后宋颜一边扭脖子一边去徐璐办公室,感觉忙了太久,好久都没有和她更新过私生活了。

    之前她和于野……的事,之后两个人都没提起。

    最近于野好像也没有什么新作品的样子,如果两人真的有什么关系,徐璐应该会给他不少好资源吧。

    宋颜去办公室看到徐璐的时候,感觉她最近气色不太好。

    看着就像是——失恋的样子。

    作为这个星球上最懂她的女人,宋颜觉得徐璐和于野一定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