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鹿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3000营养液加更)

    今天晚上宋颜多少有点辗转难眠。

    明天是月底——然后呢?

    明天是月底——所以呢?

    虽然两个人当时说现在是谈恋爱的阶段, 要循序渐进。

    但其实也没有说这个月底到底怎么安排。

    毕竟在这之前,月底的约定,都跟要完成的一个特定任务一样。

    也是当时签订的合同上写清楚的。

    如果说真的要“强制执行”的话, 也确实没有拒绝的理由。

    不过总觉得现在如果真的提这个要求做这件事,宋颜的心态一定会发生一些变化。

    居然想着想着突然害羞起来。

    宋颜慢慢抓起被子掩住了半张脸,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

    这难道是……情窦初开的表现?

    怎么有一种学生时期和有好感的异性不小心对视一眼的那种心跳紊乱的感觉。

    宋颜那一晚睡得很不踏实。

    总感觉心里有一只小鹿不停地在蹦跶。

    第二天一早她不算太精神地来到了拍摄的酒店房间。

    根据安排,要趁天亮先拍两人“一夜”之后第二天早上从床上起来的戏份。

    而真正的夜戏得等天黑, 夜深人静之时。

    由于需要露出锁骨以上的戏份, 所以宋颜穿着抹胸, 而沈辞裸着的上半身。

    宋颜看着沈辞,感觉和上半身光着的他对戏的时候, 都有那么点不好意思。

    喉咙口涩得发紧。

    除了余光,眼睛都不敢看向他。

    导演在一边声情并茂地说戏:“现在拍的是事后的第二天早上,谢谦比叶枝先醒, 或者说他前一天晚上就根本没怎么睡, 谢谦之前虽然以谢让的身份骗过不少女孩子暧昧风月, 但是那些女孩子本来就是玩咖, 她们本来要的可能就是放肆的一晚而已,但是叶枝不一样,叶枝是因为以为那个人是谢谦, 才愿意跟他走的,所以他的内心是愧疚和自责的,他面对叶枝,没办法像面对别人一样, 毫不留情说走就走, 并且他一直在纠结一件事, 就是叶枝和别人不同, 她足够了解谢谦,所以如果他露出破绽,别人可能发现不了,但叶枝是一定会发现的。因此他的内心一直在三个选择中纠结,一是等叶枝醒来向她坦白他就是谢谦,二是就这么不留痕迹的走,三是在她面前扮演谢让,那我们要拍摄的就是谢谦一直在抽烟,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凝重和纠结,到时候会穿插一些‘昨天晚上’他脑海中回忆的镜头,叶枝全程都在叫着谢谦的名字,看着他的眼睛里盛满了爱意,如果之前只是身体上的宣泄,那昨天真的是灵魂上被救赎。所以他没办法做到一走了之置之不顾,至少他要跟叶枝说清楚,知道叶枝的想法。”

    导演说完谢谦那个部分的心理状态之后,转过头对着宋颜说:“至于叶枝,其实她前一天宿醉,第二天醒来意识还没有反应过来,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都还是半梦半醒的状态,所以只要表现出那种云里雾里的状态就好,因为她根本没办法好好思考理清思路。”

    宋颜点头。

    听着不难。

    两个人稍微对了几句台词后准备试拍。

    沈辞本来在床的右边,突然想起了什么,走到了床的另一边。

    导演不解地看着他的这个操作。

    沈辞脱口而出看着宋颜:“你不是习惯睡右边吗?”

    导演以及另一个工作人员:“???!!!”这你都知道???

    宋颜马上解围道:“啊啊啊,这个那个,刚才和沈老师对戏的时候他问我的。”

    导演脸上吃瓜的表情这才消了下去。

    宋颜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瞪了沈辞一眼。

    两个人躺到床上。

    由于被子掖在了两个人的锁骨下方,光是视觉效果呈现出来的,还真的有点事后清晨的味道。

    宋颜躺下闭起眼,她只需要装睡就行。

    这里都是沈辞的内心戏。

    这一段戏在剪辑的时候会穿插一些前一天晚上的画面还有内心的独白,所以节奏并不是特别好掌控。

    但沈辞对于这种时间上的计算都是非常游刃有余的。

    他总能在最精准的时间给到最细微的表情变化。

    正式开始拍摄,摄像机的红点开始闪烁起来。

    屋内一片安静。

    沈辞用左手拿着烟头想往嘴里递,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看了一眼身边的宋颜,顺势换成了右手。

    这里的镜头语言要表达的是谢谦还是习惯用左手,但谢让是右撇子的人设。

    如果是个陌生人算看到他用左手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但现在身边躺着的是叶枝,就一定会怀疑。

    沈辞的身材很好,之前很多戏里投资方都会花大价钱请他拍一个洗澡或者是健身的半/裸戏,但不是特别必要的他一般都会拒绝。

    总觉得用这种东西去博眼球有点低级了。

    现在沈辞露出锁骨,他的肩膀很宽,手臂上的线条也非常流畅,加上他的脖子本来就纤长。

    用被子遮住锁骨以下,这种欲盖弥彰的暴露,倒是给平时他的禁欲人设更加增添了不少神秘感。

    两个人在床上的这一场到此就结束了,沈辞起来穿衣服。

    下一场。

    剧本里叶枝醒来的时候沈辞已经穿戴整齐,坐着等她了。

    调整了一些妆发,开始了下一个分镜的拍摄。

    宋颜在床上翻了翻身,慢慢坐起来,动作很迟缓,用手掌按着太阳穴,五官挤在一起,看上去就是一副还不怎么清醒的样子。

    宋颜先是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了不对劲,这才一下子整个人一抖擞坐直。

    宋颜的脑袋东张西望,看到沈辞正坐在床边地沙发上吊儿郎当抽着烟,他声音冷倦地问:“醒了?”

    宋颜倒抽一口气,先悄悄看了看被子里面,发现自己衣冠不整,然后空气凝固了几秒钟,她深呼吸了一口,上下打量了一番沈辞,最后小心翼翼地开口问:“请问,你是谢谦吗?”

    沈辞眼神晦暗不明:“你认识谢谦?”

    两个人的对视中,复杂的情绪在不停地交流。

    “所以,你不是谢谦是吗……”宋颜一边说着一边舒了口气,顺手捡起床边的衣物,“那没事了,打扰了。”

    “我不是谢谦。”沈辞不冷不淡地说:“但我是他哥哥。”

    宋颜捡衣服的动作瞬间僵住。

    整个脸非常机械地偏转,对上沈辞的脸,咽了咽口水:“亲……哥哥?”

    “嗯,双胞胎,”沈辞说,“不觉得我们长得一样吗?”

    “确实一样……”宋颜暗暗嘀咕着。

    宋颜把衣服套上,有点尴尬地说:“那个……昨天晚上的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沈辞冷着眼看她:“所以你是打算不负责?”

    “嗯”负责这种词语,在这样子的场合下说合适吗?

    沈辞冷笑:“没什么,我以为你需要我负责。”

    “不不不不,不需要不需要,”宋颜一边说着一边摆手,“不需要负责,也不需要联系,什么都不需要。”

    沈辞就这么看着她,耷拉着眼皮,神色很淡,看不出真实情绪。

    走到门口的时候,宋颜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颤抖着问:“对了……昨天晚上,我有告诉你我的名字吗?”

    沈辞摇头:“没有。”

    宋颜肉眼可见地肩膀松懈了:“哦,那就好,没事了,拜拜。”

    说完就麻溜地逃走了。

    这场戏大概用两三遍就顺利地拍完了。

    大家看回放的时候都在频频点头。

    宋颜感觉自己的演技在不知不觉中似乎得到了提高。

    其实也说不出哪里提高了,只是每次在看回放的时候,她都觉得比以前演戏地感觉要自然不少。

    至少没有尴尬得想把眼珠挖出来的地步。

    看来演技这种东西,还真的是遇强则强。

    宋颜以前合作过不少演员,但都是那种三四流的,演技不怎么样,要求还特别多,什么要规定哪个脸哪个角度对着镜头才好看,搞得很多时候拍摄最重要的不是对台词而是跟着她找角度。

    这种情况自然是不会入戏的。

    反正演得再好,也会被对方毁了,不如就得过且过的态度。

    但是沈辞真的很能带着人入戏,在刚才拍戏的时候,宋颜真的觉得自己就是喝醉了个错把暗恋对象亲哥哥当成暗恋对象上了的倒霉蛋。

    拍戏的时候虽然没有拍到,但宋颜的脚趾头都在被窝里抠出三室二厅了。

    这说明她是真的有能感受到主人公当时尴尬到快要死掉的感受。

    宋颜心里还有点小雀跃呢,而导演的下一句话,却把她飞上去的心拍了下来。

    “下午我会去拍一些其他配角的戏份,你们两位就回家休息准备一下,晚上回来就拍重头戏了。”

    大家也都知道这个重头戏指的是什么意思。

    宋颜则还是第一次要拍这种戏,还是当着别人的面。

    这感觉想想就酸爽。

    拍这种戏之前,导演一般都会给两个演员留不短的私人的时间。

    一般演员要拍这种非常亲密的戏份之前,都会需要提前做一些清洁方面的准备工作。

    宋颜回家洗了个澡,沈辞并没有回家。

    所以他是连做样子都懒得做了吗?

    宋颜把自己拾掇干净后来到了酒店片场,导演还没有回来,只有副导演和场务在。

    化妆师在一边给宋颜补妆,宋颜问一边的副导演:“那个,副导,请问拍这种戏,需要清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