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鹿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2000评论加更)

    校园部分的主角剧情全都拍完之后还需要补一些其他配角的戏份。

    正好宋颜的例假要来了, 她跟剧组请了个假休息一天。

    一开始在签合约的时候就有提过一嘴,说每个月因为身体原因可能会有一两天请假,方便工作上的调整。

    大家也都知道女演员总会有那么几天不方便。

    导演也很理解:“没事, 正好那天沈辞也请假了, 我就打算拍一些其他配角的戏, 不会耽误拍摄的。”

    宋颜一愣:“沈辞也请假了?”

    “是啊,他当初签约的时候就特地给了我两个时间,一个是明天,一个是下个月的哪一天具体给忘了, 到时候还要看看日程安排。”

    宋颜心想,她每个月的例假正正好30天,准得不行, 不过这个月是二月只有28天,算下来下一次的例假是下个月提前两天,所以如果沈辞真的是因为宋颜例假请假, 那从日子上应该不会看上去有什么违和的地方。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沈辞还会特意去请假。

    当然目前为止这还只是宋颜的想当然,说不定沈辞是真的这两天有事要做,和她来例假没有半毛钱关系。

    是她想多了。

    上一次例假宋颜搭配完的衣服到现在还没穿完一轮,所以这次就没有叫搭配师过来。

    由于拍戏角色的关系,也不能做美甲。

    这下宋颜这个例行假期只能无所事事的在疼痛中度过了。

    每一次知道要来例假的时候,就有一种要生了的感觉。

    随时等待阵痛的来临。

    宋颜本来以为会是第二天白天准时来, 哪知道当晚在睡梦中被疼醒的。

    她摸着太疼坐起来迷糊着打开台灯, 发现床上已经被染红了一片。

    这一下子就清醒了。

    觉是没法睡了, 只能起来换床单。

    宋颜把床单掀开, 发现已经染到了下面的席梦思。

    这下可好了, 不是换床单就能解决的事情了。

    实在不行, 只能晚上先去楼下沙发上将就一晚。

    宋颜抱着枕头下楼, 在楼梯口还故意看了一眼沈辞的房间。

    灯都灭着,他应该早睡了。

    宋颜在沙发上把被子和枕头都布置好,躺下的时候还心有余悸地看了看自家沙发。

    虽然已经穿了安心裤了,但总感觉不算很安心。

    席梦思大不了换一个,没几个钱,可家里这沙发可是意大利运回来的独一无二的,经不起糟蹋。

    想到这儿,宋颜觉得这觉是睡不踏实了。

    果然,在床上翻来覆去,光荣失眠。

    拿出手机按了开锁键。

    屏幕上亮起刺眼的光。

    现在时间是半夜3:38分。

    距离天亮还有三四个小时。

    宋颜就这么捧着被子叹了口气,索性开始刷朋友圈。

    宋颜其实没什么工作号和私人号之分,之前没有怎么火,所以圈内好友其实不多,朋友圈也都是一些以前老同学什么的。

    这次演了女主角,才加了不少剧组的人。

    以前宋颜的朋友圈还挺“开放”的,倒不是说发的东西有多不讲究,就是她没有太过避讳自己家里有矿的人设——毕竟她玩的好的那些朋友比她有钱的多的去了,那些人的朋友全整天晒旅游晒豪车已经不稀奇了,甚至还有人自己的晒宠物是在迪拜养的狮子。

    宋颜跟他们比起来,最多算个中产阶级,所以平时发的那些日常根本就不算什么。

    但现在加了不少圈内人,还是要收敛一些的。

    宋颜把朋友圈设置成了仅三天可见,还分了组,不管发什么朋友圈都对圈内人不可见。

    宋颜觉得无聊,发了个朋友圈。

    【失眠……】

    本以为不会有人回复,哪知道没过多久,就有十几条点赞和评论。

    都是一些在国外的时差党朋友。

    其实有时候深夜发朋友圈只是不想有一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还醒着的孤独。

    看到有同伴,心里好受了一些。

    然而宋颜也不是想真的找人聊天。

    也可能是那些回复她的人,没有一个让她有想聊天的欲望的。

    宋颜把朋友圈都刷完了,越刷越精神,腹部也越来越疼,索性打算起来喝点热水。

    二月的天还很冷,家里虽然开着地暖,但因为来例假,所以让她感觉比平时要更虚弱一些。

    热水壶里没有热水,宋颜只能现烧。

    她开了餐厅那一边的灯,倚在门框旁边有点无聊地等着。

    热水壶烧热一壶水只需要几分钟,但当你在需要这壶热水的时候,会觉得这个时间特别的漫长。

    就像是肚子饿的时候等那一碗泡面。

    宋颜人微微蜷缩着,手捂着肚子。

    终于等水烧开后,宋颜拿了个玻璃杯直接一股脑往里灌。

    哪知道这水实在太烫,刚灌下去,只听到“砰”的一声,杯子被炸得四分五裂。

    热水顺着杯子流了下来,直接淌到了宋颜脚上。

    上面要顾杯子碎了,下面还要顾脚被烫到。

    现在倒是例假痛一点都感受不到了。

    还好宋颜在灌水的时候手没摸到杯子,现在看来除了脚稍微有点被烫伤以外,其他地方应该没有受伤。

    只是刚才杯子突然炸裂的声音着实让宋颜吓了一跳。

    她伸手抚着自己的胸口,心脏的跳动强而有力,明显是受到了惊吓。

    宋颜一时间不知道该先处理自己的脚还是先处理杯子的碎片好了。

    有时候崩溃往往就是一瞬间的,其实也没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宋颜就是瞬间觉得委屈上了头,不发泄一番不行。

    而对宋颜而言最有用的发泄办法,就是哭一通。

    从小到大她就是个哭包,一有点什么委屈就先哭为敬。

    宋颜把餐椅拉开,坐上去趴在桌子上就哭了起来。

    也不是那种歇斯底里的哭,就是那种小孩般的抽泣。

    其实宋颜此时觉得最委屈的是,为什么半夜三点,她要一个人来面对这样的糟心事儿。

    本来来例假痛已经很委屈了,还因为会把沙发弄脏而失眠,失眠就算了,就连热水都没有要自己烧,然后杯子也欺负她。

    怎么就这么倒霉,就没个人能照顾自己,什么都要她自己来。

    宋颜越想越觉得自己很悲惨,不过这种情绪短暂的发泄好,确实心情恢复了一些。

    她抬头,迷迷糊糊中看到一个人影。

    宋颜揉了揉眼睛,穿着一身黑色睡衣的沈辞插兜看着她。

    在那一刻宋颜没有觉得很狼狈。

    相反,在她的内心深处,似乎是希望沈辞出现的。

    或许她刚才闹的那些动静,都是因为自己潜意识想把沈辞吵醒而做的。

    沈辞先看了一眼地板,有不少玻璃碎片,还有很明显的水渍。

    刚才沈辞也是被那一声爆破声惊醒的。

    其实沈辞平时就挺浅眠,知道宋颜这两天随时亲戚会来就更关注她的一举一动了。

    他出房门的时候听到楼下传来隐隐约约的啜泣声,马上加快步伐两步并一步下楼。

    沈辞一开始还没意识到宋颜的脚被烫伤,默不作声地低头走过去准备收拾玻璃碎片。

    宋颜穿着一双棉质的粉色拖鞋,沈辞低头捡碎片的时候看到宋颜的一只鞋颜色明显深于另一只。

    他立刻颦眉问道:“伤到脚了?”

    宋颜咬着嘴唇:“没有。”

    “给我看看。”沈辞半蹲着,眼神里透出的担忧显而易见。

    宋颜的脚故意往后收了收,躲到了另一只脚后面。

    沈辞先把一边的玻璃碎片收拾干净,因为是木头地板,所以看不太清,他怕还有一些肉眼不可见的碎渣,还最后直接用手地上抚了一遍确认没有残留了。

    沈辞看她还是坐在那里,表情里带着倔强,终究还是败下阵来:“因为我没照顾好你,生气了?”

    这句话,让宋颜一下子心软起来。

    本来也不是真的生气,只是觉得委屈加上一丝丝的丢人。

    “不是,就是突然半夜来例假了,”宋颜解释道,“床弄脏了,没地方睡。”

    沈辞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哪里惹她不开心了,这下发现小公主不过是在发自己的小脾气,一瞬间也就放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