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鹿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沈辞这场戏一条就过了, 不过还是要补拍几个其他机位角度的镜头。

    宋颜看着他休息的时候都和身边美女交流得游刃有余,正式拍摄的时候还对人家说着那种很撩人的骚话,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对眼前这个沈辞很陌生。

    她好像没有真正了解过沈辞这个人。

    她不知道她的过往, 只从长辈嘴里听说过一些关于他冠冕堂皇的人设,但那些都是他想人家知道的关于他的人设。

    现实中真正的他,说不定曾经就是这样一个玩咖, 就是每天在各种局里面对各种形形色色的美女都游刃有余的海王。

    毕竟长得他这么帅,一定会有不少美色送上门。

    他没有道理拒绝。

    可能这也是他现在演绎得那么出神入化的原因吧——本色出演。

    甚至宋颜开始怀疑, 那些她不在的日子,那些除了每个月月底以外他有需求的日子, 他会不会其实在外面约别人。

    想到这里不知为何, 心中突然传来一阵钝痛。

    沈辞的戏份结束后, 是一场宋颜的喝醉失恋的戏。

    其实也不是失恋, 只是决定放弃暗恋十年的谢谦而已。

    做了二十几年乖乖女的叶枝第一次来酒吧, 本来打算一醉方休或者随便来认识点新的男生忘记谢谦,哪知道即使这么喧嚣热闹的地方, 她还是开心不起来。

    她满脑子想着的都是谢谦。

    其实喝醉对于演员来说是很难把握的,演得夸张就会显得太过, 演得平庸就会显得不真实。

    宋颜先把前面在卡座和其他演员一起喝酒那段拍完, 接下去一场就是她一个人在卫生间里的独角戏。

    这段戏的情绪很重要。

    很难把握。

    既要演出一种下定决心终于决定放弃的决绝, 眼神中却依然流露着不舍。

    除此以外还有一段隐忍的哭戏, 对于任何一个功底不到位的演员来说, 都是一场很难下来的戏。

    所有和dj和群演有关的戏都拍完了,酒吧清场, 剩下所有的时间都交给宋颜一个人。

    剧组也不着急。

    如果成了最好, 不成, 以后还有机会补拍。

    宋颜在一边边读剧本边酝酿情绪。

    她没办法沉下心入戏。

    之前所有的哭戏基本都靠外力, 不是滴眼药水就是给她点一些辣眼睛的东西。

    要真情实感自己哭出来,她还从来没有过。

    不过导演也说了,也不要求今天就拍成功,如果情绪没有进入的话可以之后再拍。

    宋颜先试了几次,感觉都不太对,主要叶枝在这个时候是喝得半醉的状态,宋颜演起“醉”来不自然的样子,实在是让看的人觉得挺醉的。

    导演其实根本都不想拍了,就宋颜现在这样的状态看来,拍了也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和资源而已。

    导演本来准备收工,看到他一脸的失望,宋颜的谜之胜负欲来了。

    她跟导演说要先喝点酒。

    既然“醉”这个状态演不出来,那就真的醉。

    反正醒了也过不了,不如喝醉了试试。

    至少“醉”的这个状态肯定没问题。

    宋颜很清楚自己的酒量,特意要了一杯威士忌,一大杯一口下去,她知道自己不出十分钟就会上头。

    宋颜喝酒上头后脑子还算清晰,但胆子会变大,情绪也会被无限放大。

    一点点小的开心和不开心,都会无限膨胀。

    果然喝完酒十分钟后,宋颜走路就开始跌跌撞撞了。

    脸上都不用画腮红,那效果可比化妆师画得真实好几倍。

    宋颜站到洗手台前,对着镜头比了个ok。

    开拍后,她先用水洗了洗脸,然后双手撑在洗手台两侧,抬头照着镜子。

    水珠顺着她的脸颊滑落,无声地低落到地上。

    “叶枝,醒醒,别再做梦了。”宋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冷笑一声:“为什么你这么傻,就是忘不掉他……为什么外面这么多男人,你看都不看一眼,心里全都是他……”

    宋颜用力地喘了口气,背对着洗手台无力地靠着。

    她转过身的时候,余光正瞥见了沈辞。

    他似乎在很认真地看着自己。

    那一刻宋颜突然觉得很委屈,委屈极了。

    可能是带入了他刚刚和别的美女耳鬓厮磨说骚话的样子,宋颜冒出了一个想法——“你这个渣男居然当着老婆的面勾引其他女人”。

    而越是开始这么想,就越是在意这个想法,就越是会把委屈放大。

    如果说本来还能忍住情绪,那最后压垮她的那根稻草就是后面的那句台词。

    “他这辈子都不会爱我。”宋颜说完,低头捂着脸,肩膀抽动起来。

    从指缝间可以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哽咽声。

    如果说这是演的,那只能说这也太出神入化了。

    宋颜用手掌把眼泪抹了。

    眼尾泛起红晕来,但是看不到泪痕,看上去像是那种故意强装坚强的感觉。

    宋颜的声音听上去很冷静,却隐约带着一丝颤抖地念出了这一场的最后一句台词:“再见了吧,我的初恋。”

    念完最后一句台词,导演激动地喊卡起来拍手。

    他都不得不想夸一句宋颜的演技。

    这一场简直是影后级别的表演。

    不浮夸、但情绪到位。

    把那种敏感自卑却不愿服输的感觉演绎到了淋漓尽致。

    真的能让看的人体会到一种爱而不得,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宋颜的酒还没下头,脑子有点发胀。

    好半天才意识到这一场过了。

    不过胸口还是积压着一些难过的情绪没办法这么快走出来。

    今天的戏都非常顺利的拍完,时间也不早了,收工的时候沈辞看着有点还晕着的宋颜说:“我送你回家吧?”

    宋颜都不想给他一个正眼:“不用了,我叫经纪人来接了。”

    工作人员都散得差不多了,两个人又在比较角落,对话相对安全。

    沈辞抱臂看她:“你喝了酒,我不放心。”

    宋颜想到他刚才对别的女人说“我要睡你”就来气,故意说:“我今天不回家。”

    “嗯?”沈辞毫不在意路过人奇怪的眼光,倾身问宋颜,“喝了酒还夜不归宿,想去干嘛?”

    “要你管?”宋颜翻了个白眼。

    “怎么?我不能管你?”沈辞语气带笑,但又听上去有些严肃。

    看着他步步紧逼,宋颜往后退了一大步说:“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不用你管,你也管不着!”

    宋颜说着,电话来了,是经纪人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