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鹿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章 第十二章

    第二天宋颜起床的时候,其实脚已经不疼了。

    穿拖鞋完全没问题,只是不能再穿很紧的鞋子了。

    好在今天没什么工作,只需要拍一点日常短视频营业就行了。

    对于明星来说,是没有什么所谓的休息日的。

    就算真的没有通告,那也大概率会要准备一些粉丝互动之类的事情维持存在感。

    宋颜三四线的明星自然工作没有这么忙,但沈辞这种顶级咖位,除非是他自己不想工作,否则想找他的工作把一年365天排满都不够。

    大部分时间宋颜起床的时候沈辞已经不在了。

    她第二天睡到十点半,下楼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餐桌前的沈辞。

    “你……今天没工作吗?”宋颜问。

    “请假了,”沈辞说,“正好本来是个采访,我说不方便过去,改成了线上的。”

    宋颜走路的脚步停下:“你说什么理由不方便?”

    沈辞突然抬眸看她:“家人腿受伤了,要照顾家人。”

    宋颜被呛了一下,拖着鞋慢慢走下楼:“我已经没事了。”

    沈辞的视线从她的腿慢慢移动到她脸上。

    在家里的宋颜素面朝天,但还是非常靓丽。

    或者说,沈辞更喜欢她素颜的样子,看上去更清纯,还有点呆呆萌萌的。

    宋颜下楼喝了一杯蜂蜜水,看着沈辞说:“那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下午采访完后就没事了,我打算晚上补一些之前高分电影看看吧。”

    宋颜点头:“你看过乔奈和贺斯宇演的《迷失》吗?”

    “正好今天打算看,”沈辞说,“我问朋友拿到了未删减版。”

    “真的吗真的吗?”宋颜突然兴奋起来,“听说他们两个的床戏性张力很强啊,我要看我要看。”

    “行啊,吃完晚饭一起看。”沈辞说。

    下午两个人各自忙了自己的工作,晚上两个人叫了一点寿司外卖,窝在沙发上一边吃一边看电影。

    家里有一个巨大的投影,打在一整面墙上效果堪比真的在电影院。

    沈辞很少坐没坐相,整个人陷在了沙发角落,拳头抵着太阳穴,手肘支在扶手上。

    其实本来沈辞选的是几部国外获奖的作品。

    这种文艺电影他没有那么爱看,特别是这种无病呻吟的爱情片,但宋颜那么想看,就当是陪她了。

    这似乎还是两个人第一次正儿八经一起看电影,让他突然觉得感觉还挺好的。

    电影的开篇就比较压抑,连绵的雨季,一些让人听了觉得胸口发闷的台词。

    宋颜很快被带入了进去,连吃东西的动作都不停放慢。

    “乔奈好美啊,”宋颜不禁感叹道,“整个娱乐圈里女明星的脸我只服乔奈!”

    沈辞看了眼宋颜的侧颜,敷衍道:“还好吧。”还是我家夫人好看。

    电影到二十分钟左右,贺斯宇终于出现了。

    宋颜发出一声感叹:“哇,好帅啊!!”

    沈辞似乎还听到了一阵短促的尖叫声。

    他看了一眼屏幕里的贺斯宇,轻哼了一声。

    “他们两个真的好配哦,”宋颜说,“听说是因戏生情的,隐恋了一段时间,后来贺斯宇官宣后为爱退圈了。”

    “你怎么了解这么清楚?”沈辞问。

    “他们两个那时候天天霸占热搜你不知道吗?”宋颜说,“那时候我还磕过他两的cp呢,奈斯cp永远的神!”

    沈辞看着她,感觉就像是个追星小迷妹似的。

    “如果有机会能和乔奈合作就好了。”宋颜双手相握,一脸向往,“她可是我的女神啊。”

    沈辞心想,之前确实有不少顶级ip想找乔奈和沈辞合作的。

    但因为有感情戏,两个人就都拒了。

    乔奈在出演了《迷失》之后一路走红,国内外影后拿到手软,现在也重心移到好莱坞去发展了,可谓是内娱天花板级别的人物。

    想要和她合作,确实不容易,不过既然是自己老婆的愿望,沈辞还是在心里记下了。

    终于等到了让人肾上腺素激增的床戏。

    由于是未删减版,所以动作、声音、表情都更“露骨”。

    给人一种两个人简直在假戏真做的错觉。

    家里的音响太好,所以连一些非常细微的娇/喘都被无限放大。

    整个屋内都是大写的“欲”字,有一种在看爱情动作片的错觉。

    宋颜看着都不好意思地捂起眼睛来了。

    床戏一共一分钟左右。

    终于过去了之后,宋颜才慢慢平复了心跳。

    “天呐,我之前看的是未删减版,感觉错过了一个亿!!!”宋颜用手背贴着自己的脸颊在降温。

    后面的剧情和删减版的一样,略过那些感情戏,看了一些重场戏演员的发挥后就把投影关掉了。

    看完之后,宋颜还是哭得跟个泪人似的。

    “55555,每次看到这结局都好难过啊,贺斯宇渣男!”宋颜忍不住骂道。

    沈辞在旁边没什么表情,垂眸像是在思考什么的样子。

    宋颜擦完眼泪看着他说:“你在想什么呀?”

    “我在想刚才戏里两人第一次的床戏。”沈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