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刀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1章 081:漫漫余生

    朝阳暖辉从云层间倾泻而下,碎落的金光铺满人间。

    紧跟在谢征后面的苏以南等人,眼见着车门被关上,隔绝了所有人的视线。

    心下自然明白,谢征这会儿必然是又失控了。

    苏以南语塞难言,一边在心里暗暗嘟囔谢征就不能在这大喜的日子稍微克制一点,一边转身,嬉皮笑脸地安抚后面跟上来的送亲团队。

    约莫十分钟后,车门被拉开了。

    谢征叫了化妆师过来给温情补妆,随后他俩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似的,继续婚礼的迎亲流程。

    迎亲的车队从北城南面穿城而过,到了北面郊区的庄园,拍了不少户外照片。

    约莫中午十一点左右,温情被工作人员带去了私人庄园内转为新娘准备的休息室。

    接下来的婚礼仪式,才是今天的重头戏。

    温情需要更换仪式纱,还得修整一下妆容头发,大概需要耗费大半个小时的时间。

    此间,谢征身为新郎,今天婚礼的男主角,难免要接待一下亲朋。

    待吉时一到,婚礼仪式正式在庄园内的小教堂举行。

    -

    原本按照礼节,今日温情应该挽着父亲的手走红毯,完成交接流程。

    奈何温情父亲早逝,这件事便落在了顾海这个继父头上。

    可最终经过商量,顾海将这个任务交还给了张舒玉。

    毕竟温情是张舒玉唯一的女儿。

    而且温情也是张舒玉一手拉扯长大的,如今她出嫁,张舒玉送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于是当婚礼进行曲奏响时,教堂的大门被两位侍者缓缓推开。

    出现在教堂门口的,是一身洁白浑身的温情,以及身穿西服的张舒玉。

    她今日,亦父亦母,被温情挽着胳膊时,没忍住红了眼眶。

    婚礼的仪式流程都大同小异,从新娘入场,到新郎与新娘家人的交接。

    最后是两位新人,携手走到牧师面前,举行仪式。

    谢征全程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在牧师说完誓词向他提问时,他迫不及待地回答了那句“我愿意”。

    言语间的急切,几乎逗笑苏以南一行。

    他和谢征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从没见过他在任何事情上这么着急过。

    好像说慢一秒,温情就会反悔嫁给他似的。

    站在谢征身边的温情,自然是将他那份急切感受得最真切的那个人。

    朦胧雪白的头纱下,她艳丽的红唇轻勾,弧度温柔透着幸福。

    悄悄打量谢征时,恰好男人也侧目来看她。

    于是他俩的视线便隔着洁白的头纱朦朦胧胧对上了。

    电光火石的相接,有电流隔空流窜,酥麻温情的心。

    她的呼吸滞了滞,恰好牧师向她提问。

    温情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迟钝了片刻。在座的亲朋好友,瞬间为谢征捏了把汗。

    好在,回神后微微调整了自己呼吸的温情,立马回应:“我愿意。”

    很简单的三个字,在此时此刻,却代表着一生一世的承诺。

    莫名的,回答完牧师的问题后,温情心里便觉沉甸甸的。

    好像从今天开始,她对谢征便多了一份责任和义务。

    牧师祝贺新婚之后,高调宣布新郎可以亲吻新娘。

    那一刻,温情的耳根被一直盯着她看的谢征的目光烧了起来。

    只一眼,温情便察觉到了谢征眼里炙热滚烫的爱意。

    她心脏鼓动,拎着仪式纱缓缓侧过身,面向谢征。纤细莹白的手指,不自觉的抓紧裙纱,眼睁睁看着谢征走近。

    他在她面前站定,低头,伸手,小心翼翼掀开了盖在她头上的头纱。

    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谢征亲吻了温情。

    由温柔珍视,到逐渐失控,越吻越深。

    本来只是走个过场,意思意思的亲吻,生生被谢征变成了现场撒狗粮。

    连牧师都看不下去了,过去拍了拍谢征的肩膀,希望他能够适可而止。

    结果男人非但没搭理,还抖了下肩膀,示意牧师走开。

    这一幕,可把苏以南他们这帮朋友逗乐了。

    长辈们倒是没眼看,纷纷招呼着亲戚们先移步庄园西北角的餐厅。

    留下温情和谢征,在教堂里足足亲了三五分钟,才算完事。

    温情粗粗喘着气,双颊泛红,唇色艳丽润泽。

    她看向谢征的视线湿哒哒的,含羞带怒。

    刚才她试图推开过谢征。起初还有理智的时候,温情牢记着这是婚礼之上,知道接吻不过是走个过场。

    没想到谢征竟然会在这大好的日子,一次又一次的失控……

    后来温情也沦陷在了谢征的吻里,被他掠夺呼吸,被他吞噬理智,最后大脑完全一片空白。

    她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本能的去回应谢征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