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刀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0章 050:我心藏你

    元旦过后, 西城的气温骤降,期末周几乎天天都在下雨。

    今晚倒是难得的月朗星稀,不难判断, 明天应该会是一个艳阳天。

    因为放假的缘故, 今晚大学城内的小吃街客流量比平日大多了。

    像温情他们这样成群结队去吃饭的,更是不在少数。

    毕竟已经放寒假了, 大家都想在回家之前和同学、室友、朋友好好聚一聚。

    顾战请客的那家干锅店就在小吃街街尾的位置, 预定了包房,房间里摆了一张大圆桌。

    挤一挤, 倒是能坐下他们十来个人。

    一行人现场点菜, 除了招牌干锅,还点了不少炒菜。

    最重要的是,顾战还要了两箱啤酒和两瓶老白干。

    用苏以南的话说,顾战今儿高兴, 怕是想把大家都喝翻, 陪着他一起高兴。

    在场的男生里,除了谢征, 都喝了不少酒。

    陈梦那两个闺蜜,赵思雨和王雅晴也陪着喝了一些,脸上飘了红, 看上去有几分醉意。

    席间温情吃了不少干锅虾,还啃了许多鸭中翅。

    她面前的盘子里一堆虾壳、鸭骨头, 谢征总能在盘子里的垃圾堆满时及时为她更换。

    酒过三巡后, 一直盯着温情和谢征看的赵思雨忽然出声,“温学妹好福气啊, 谢副主席对你真体贴。”

    一直都能感受到她的视线的温情抬眸看去, 对上了赵思雨那双并没有笑意的眼睛。

    她沉吟片刻, 笑着附和道:“我也觉得。”

    赵思雨支着下巴,端详温情的目光暗沉了一些,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谢征,最后看向醉得六亲不认的顾战,“听说温学妹之前是喜欢顾战的是吗?怎么忽然就移情别恋了呢?”

    女声铿锵有力,逼问的意味很明显。

    包间里醉了的,没醉的,这会儿统统朝她看去。

    秦淑月微微皱眉,略担忧地看了眼温情。

    这个赵思雨对谢征的心思,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只是她这情商未免有点低了,居然在自己姐妹面前,质问温情为什么移情别恋。

    顾战现在可是她朋友的男朋友,就一点也不考虑陈梦的感受?

    温情也在想这个问题。

    在赵思雨话落时,她下意识朝顾战和陈梦看了一眼。

    喝醉酒的顾战也就罢了,他估计压根儿没听到赵思雨说了什么。但陈梦还是清醒的,这会儿也正看着温情,随后又看了看赵思雨,满眼不敢相信。

    场面略有些尴尬,温情收回视线时,明显感觉到坐在她身边的谢征坐直了身体。

    为了不让谢征胡思乱想,温情并没有回避赵思雨的问题,以至于她回答的时候,也没能顾及到顾战和陈梦的感受。

    温情:“这种事情有什么可问的?遇见了更好的,移情别恋不是很正常?”

    话落,她为了安抚谢征,悄悄在桌下把手搭上了他的膝盖,揉了揉。

    本来心里是有一点不舒服的谢征顿时僵住了。

    温情搓揉他膝盖的力道很轻,虽是安抚,却像猫儿的尾巴在他心上晃啊荡,扫得他心下一阵酥麻痒意。

    片刻后,谢征不动声色地压住了温情在他膝盖上造作的手,不再让她动弹半分。

    温情察觉到手背上覆裹的暖意后,下意识朝谢征看了一眼。

    男生倒是目视前方,仿佛桌子底下挤开她的手指与她十指相扣的人不是他似的。

    餐桌上,赵思雨被温情一句话堵得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

    她本以为温情对顾战多少还有一点残念,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干脆利落。

    不知道的还真是看不出来温情以前喜欢过顾战。

    不,就拿温情刚才的反应来看,赵思雨都不禁怀疑,以前温情对顾战的感情,真的是男女间的喜欢吗?

    “说那些有的没的干嘛,今天是梦梦和顾战请客吃饭的大好日子,多喝酒少说话。”王雅晴给赵思雨倒了一杯酒,想要岔开话题,也给她一个台阶下。

    可惜赵思雨不领情,望着谢征渐渐红了眼圈,最终还举起了酒杯站起身,说是想和谢征单独走一杯。

    谢征自然是拒绝了,他甚至没看女生一眼。

    以苏以南对他的了解,怕是他心里这会儿已经对赵思雨嫉妒不耐烦了。

    不过出于绅士礼貌,以及考虑到赵思雨时顾战女朋友陈梦的朋友,谢征不好做得太过分,所以才会在众人面前,给她留足颜面。

    -

    饭局快结束时,赵思雨出了包间,去了趟外面的洗手间。

    她是红着眼眶出去的,因为谢征自始至终都没有搭理过她,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他甚至连看她一眼都不肯。

    赵思雨心里受了极大的打击,不免要去洗手间缓一口气。

    温情便是在她走出包房房门后的一秒,起身跟出去的。

    彼时谢征正被喝醉酒的顾战缠着要敬酒,一眨眼的功夫没注意到温情,她的座位就空了。

    温情走出包间后,径直朝着洗手间的方向去。

    她踩着高跟鞋,走得不紧不慢。到洗手间外面的洗手台时,正好看见赵思雨在那儿洗手,洗完手后,她似乎还打算补一下妆。

    就在赵思雨从包里拿出口红往嘴上抹时,温情走到了她的身后,身影映入了洗手台上的镜子里。

    一时间,妆容精致的赵思雨被温情略施粉黛后更为惊人的颜值碾压下去。

    同样是美女,但温情的美貌和赵思雨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她有着得天独厚的精致五官,冷白如凝脂的肌肤,往镜子前一站,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人,美得让人觉得不真实。

    在温情面前,连陈梦都要逊色三分,赵思雨自然更显平凡普通。

    但是她不服气啊,嫉妒感像是野草一样在心里疯涨。

    “既然已经跟着我出来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呗。”

    “谢征也不在,你不用在我跟前装模作样。”赵思雨笑了一下,扫过温情的目光十分轻蔑。

    温情倒是不在意她的态度,也没有拐弯抹角:“赵学姐喜欢我家谢征?”

    她刻意将“我家谢征”几个字咬得重一些,和赵思雨对上的视线也沉了沉。

    温情的直白让赵思雨楞了一下,虽然诧异,但她也还是承认了,“是又如何?跟你有关系吗?”

    “你喜欢的人是我的男朋友,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温情心平气和,“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你不可以喜欢谢征。”

    “毕竟他很优秀,有人喜欢也是很正常的事。”

    温情顿了顿,高跟鞋往赵思雨挪近一步,她欺近了女生,压低了声音:“但是我希望赵学姐以后在言行举止方面多注意一些。”

    “要是学姐你不听劝,非要在我眼皮子底下试图挖我的墙角。回头可别怪我不客气。”

    说话间,温情的嘴几乎贴上赵思雨的耳垂。一字一句,抑扬顿挫、铿锵有力,其中所蕴含的威胁意味过于浓烈,叫人心里瘆得慌。

    这样的温情,确实和平日里不一样。

    沉声警告她时,那口吻、语气,莫名让人想到愠怒时的谢征。

    以前学生会开会,谢征发过一次火。

    他当时说话的语气就和温情刚才一样,听不出怒意,却刺骨的寒凉和瘆人。

    “不过话说回来,你好好一个女孩儿,图什么?”

    温情退开身后,脸上勾了淡淡笑意,冰雪初融般浮着淡然和煦,声音也和刚才完全不是一个掉,软了很多:“谢征他要是喜欢你也就罢了。问题是他又不喜欢你,你这样上赶着,不是存心作践你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