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刀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7章 027:

    谢征也没想到温情会察觉到他的视线。

    并且她还在诚心祈愿的时候睁开眼朝他望了过来。

    那一刻,理智告诉他,应该及时回避温情的目光,以免暴露自己对她的心思。

    打草惊蛇对于谢征来说,没有好处。

    可他没有回避,而是坦然的满眼噙笑地与她隔空对视。

    在神圣的佛堂,在佛祖眼皮子底下,他心里暗暗滋生着一种几近变态的占有欲。

    温情的视线对谢征而言无异于兴奋剂,他面上虽风平浪静的浅浅笑着,心里却早已惊涛骇浪,暗流涌动。

    良久,其他人祈愿完先后睁开眼睛,这场“漫长”的对视才在人声中悄无声息的结束。

    温情的心跳还没有缓过来,神情异常,被秦淑月和沈安安捕捉个正着。

    “沫沫你没事吧?脸怎么红了?”沈安安伸手去摸温情的脸,觉得滚烫。

    温情慌忙避开,心乱如麻,含糊其辞:“没事……”

    沈安安打量着她脸上可疑的红晕,难得灵光一现:“莫不是刚才祈愿的时候想到顾学长了?”

    想到顾战就好了!

    温情暗暗想着,没把祈愿到一半被谢征不容忽视的视线打断的事情告诉沈安安。

    在正殿拜过佛祖后,温情一行分成了两拨。

    一拨人以顾战为首要去求签算卦,一拨人以苏以南为首要去寺庙后院看庙里那株百年丹桂树。

    温情心里还乱着,便随沈安安和秦淑月一起去了后院。

    期间谢征也和他们同路,且穿过走廊时,他还曾走在温情身边位置,几乎与她比肩。

    若是正常情况下,温情说不定还会跟他打声招呼聊两句。

    但这会儿她却出奇的紧张,全程没敢抬头去看谢征一眼,只听他和苏以南说话,聊着百年丹桂树的历史。

    谢征的音色温沉低磁,如潺潺溪水悦耳,洗涤心灵。

    语气如常,没有半分异样。

    听他和苏以南聊了许久,温情终于揣着好奇飞快瞟了他一眼。所幸男生并未注意到她的视线,温情看见的是谢征线条流畅的侧颜。

    约莫是他神色太过平静,不由让温情怀疑起自己来。

    莫非之前在正殿拜佛祈愿时发生的一切,都是她的错觉?

    谢征看上去很正常,好像那个在佛祖面前偷看她,被她抓个正着后也不慌不忙满眼噙笑的人不是他似的。

    温情分明记得,当时在谢征的眼里,她还看见了一些别的意味不清的复杂情绪。

    -

    萤山庙香火旺盛,前来礼佛的游客不少。

    算是萤山较有名的一处景点。

    温情他们在庙里耽搁了许久,眼看到午饭时间了,干脆在庙里用了点素斋。

    午饭过后,苏以南组织大家休息了半小时左右,便又启程往山上走了。

    今天的目的就是爬山,沿着山道一直走到终点。

    所谓终点,并非萤山山顶。

    山道终点是一扇门,旁边有块木牌,上面的内容大致意思是,往前的路段属于未开发地段。恐有危险,游客止步。

    这个结局让陈梦她们深感不满,“什么啊,爬了这么久坚持到现在,就是为了登顶来着,结果就这?!”

    话落还不忘找苏以南抱怨,怪他攻略没做好。

    苏以南翻看攻略,叹了口气:“前山没办法登顶,山顶是滑雪场,只能从后山乘坐缆车上去。”

    “这样吧,眼看天色也不早了,咱们就去半山腰的天然温泉酒店落脚吧。”

    “抽两个男生跟我跑一趟,去山下的酒店帮大家把行李带上来。”

    这次下山搬行李,目标明确,苏以南他们自然是坐缆车下山,再开车走车道上山。

    半山腰的萤山天然温泉酒店算是前山和后山的一个中转站,想要从前山去后山,要么一开始进山时就选的后山的道,要么只能到半山腰这家温泉酒店从岔路绕过去。

    温情一行十二人,在苏以南的安排下,孙正飞和吴明亮、顾战陪他一起下山去拿行李,办理退房手续。

    剩下孟言和谢征,留在温泉酒店这边陪着几个女生,怕她们遇到什么不怀好意想要搭讪的男游客。

    毕竟他们这群人颜值都挺高的。

    事实证明苏以南的担忧是有道理的。

    温情他们在温泉酒店一楼大厅等候时,秦淑月就被好几个年纪相仿的男游客搭讪过。

    好在她对这种事情早就见惯不怪,自己能应付的过来。

    相较之下,温情就没那么熟练,被人搭讪时都是面红耳赤的避开,连拒绝人都是客客气气温温柔柔的。

    殊不知她这副单纯乖巧的模样,在旁人看来有多大的吸引力。

    很容易引起异性的攻略欲和保护欲。

    接二连三的搭讪者将温情折腾得心力憔悴。

    谢征终究还是看不过去了,径直上前,和沈安安商议换了下位置。

    他挨着温情落座,在她身边就像一张盾牌,绝了所有潜在搭讪者跃跃欲试的心思。

    温情不明所以,她只是想起了在庙里的对视,莫名紧张起来。

    想起身挪开,却又被谢征扣住手腕留下了。

    “不想继续被人搭讪,就乖乖呆在我身边。”谢征垂眸看她,在温情挣扎之前,他松开了她的手腕。

    温情愣住,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谢征这是在给她当挡箭牌。

    心下涌过复杂的情绪,温情终究还是听了男生的话,乖乖呆在他身边,直到苏以南他们取了行李回来。

    “好消息。我刚才听酒店的工作人员说,酒店附近有一条小溪,那边时常能看见萤火虫。”苏以南带着喜讯回来的。

    临时敲定了晚饭后组团去溪边寻找萤火虫的计划。

    对此,秦淑月提出质疑:“这个季节应该没有萤火虫了吧?”

    萤火虫盛于夏季,如今夏末秋初的季节,看见萤火虫的几率确实小得可怜。

    但苏以南却让大家去碰碰运气。

    秦淑月对萤火虫没什么兴趣,表示要留在酒店泡温泉。

    学生会主席孟言陪她一起留下,其余人都想去碰碰运气。

    要是运气好,能发现最后一波萤火虫的踪迹,那他们也就不枉此行了。

    温情对浪漫美好的事物一向感兴趣,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但她还有一个计划要进行。

    利用晚饭时间,温情在房间里和秦淑月、沈安安坦白了此行要跟顾战表白的事。

    顺便在宿舍群里,把这件事又提了一遍。

    周柚和路萱之前就知道了这件事,只询问了一下她们在萤山的情况。

    然后帮温情出主意。

    路萱:【你之前烟火大会和拜佛的时候怎么没表白,多好的机会啊!】

    温情:【没机会……】

    烟火大会她没来得及抓住顾战的衣袖,就被人群冲走了;拜佛的时候一帮人都在场,而且顾战和陈梦她们一起去抽签了。

    总而言之,温情没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路萱:【笨啊,机会当然是要自己创造的!干等要等到什么时候,地老天荒吗?】

    路萱:【你这样,你们晚点不是要去找萤火虫吗?你给顾战发个微信,约他单独见面。】

    路萱:【你想想你要准备些什么,到时候见了面直接跟他表白,把他拿下!】

    路萱:【要是真能看见萤火虫,那你这告白还挺浪漫的。】

    温情托腮盯着手机,锁定“浪漫”这个词眼。

    设想一下,倘若真的有幸能看见萤火虫,她又在漫天流萤里向顾战表白……那画面真是想想都觉得美妙。

    沈安安:【确实很浪漫欸!我要是顾战,我肯定把持不住!】

    周柚:【沫沫加油。】

    秦淑月:【早点表白也好,加油。】

    得到宿舍里所有人和周柚的鼓励,温情顿时干劲儿十足。

    下楼和苏以南他们汇合,一起吃完晚饭后,温情便借着去洗手间的时候,给顾战发了一条微信消息。

    她先跟顾战打招呼,告诉他稍后出门的时候,她希望能有机会和他单独相处一阵,说几句话。

    顾战那边许久才回了一句:【好吧。】

    温情心里那块大石头落下了一些。

    她盘算着,到时候找一个环境雅致僻静的地方。

    后来温情还真找到一个适合幽会的地方,就在苏以南带他们去的那条小溪边。

    距离解散的地方百米远左右,溪边有一丛青竹,隔出一小块空地。

    温情也是和沈安安、秦淑月寻找萤火虫的时候发现的。

    她选定了这块地方表白,沈安安和秦淑月便先走一步。

    为了防止顾战找不到地方,温情拜托沈安安帮她给顾战传信,指路。

    在等顾战赴约时,温情发现了一只萤火虫。

    萤火微光停在垂下的柳枝上,就在她眼前有规律的闪烁。

    那一刻温情的心脏收紧,意外之喜几乎冲昏她的头脑。

    苏以南带着大家找了大半个小时也没找到的萤火虫,被温情瞧见了。

    对于她来说,这似乎是一个好兆头。

    说明她今晚的表白一定会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