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刀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6章 026:

    苏以南还想说谢征几句,奈何温情她们已经上完洗手间回来了。

    于是他赶紧打住,装作没事人似的冲温情她们微笑。

    温情和沈安安、秦淑月从洗手间出来后没几分钟,陈梦三人也出来了。

    走在前面一些的王雅晴几乎是小跑着越过了温情一行。

    她的目标明确,满脸堆笑直奔谢征:“能看看你帮我们拍的照片吗?”

    随后跟上来的赵思雨附和道:“真的特别好奇男神的拍照技术欸。”

    “听苏以南说,你是专业的?!”

    谢征修长的指节把着相机,俊脸上一丝不苟,眼神清冷,声音淡漠:“不是,他骗你们的。”

    随后谢征也没有要把相机给她们看的意思,咬定自己拍照技术不好,就不给她们看照片了,怕影响她们爬山的心情。

    谢征决定的事情,任谁也没办法扭转。

    所以王雅晴她们并没能看见谢征相机里拍的那些照片,转头去看苏以南拍的。

    待顾战他们几个男生从洗手间出来后,苏以南便吆喝着大家继续往前走。

    从地图上看,他们还得走近两个小时的路程才能到萤山寺。

    途中并没有遇到金丝猴,这让温情他们感到失望。

    爬山挺累的,到萤山寺时,温情的腿已经开始发酸发胀,浑身冒汗。

    顾战他们也没好到哪里去,一个个撩起衣服扇风,露出精瘦且肌理分明的腰腹。

    沈安安不经意瞥见了苏以南的腹肌,还不忘拉着温情和秦淑月一起看。

    于是三个女生里,除了秦淑月,其余两个脸色润得通红。

    谢征察觉到问题所在时,视线短暂的从温情那边移到了苏以南身上。

    瞥见苏以南撩着衣服下摆扇风,谢征以手抵唇,冲他重重咳嗽了一声。

    苏以南闻声看向他,神色狐疑:“怎么了?”

    谢征没回,只幽幽盯了他一阵。苏以南后知后觉意会过来,赶紧放下了衣摆,还不忘让孙正飞他们也注意下形象。

    “进庙里吧,拜佛抽签都可以,逛一圈拍点照片。”苏以南一声令下,一行人从寺庙正门进去。

    温情拿手机拍了“萤山寺”正门的照片,还和秦淑月、沈安安拍了合照。

    萤山寺门口有一棵两三人才能环抱住的老银杏树,叶片金黄,在山风里簌簌而落。

    温情拍了银杏树的照片,看见有不少情侣也在银杏树下拍合照,她下意识去寻找顾战的身影。

    顾战此刻正被苏以南勾着脖子往庙里走,温情鼓足勇气喊了一嗓子,方才叫住他。

    对方一脸狐疑,内心隐约忐忑:“怎么了,沫沫?”

    温情举着自己的手机,极力克制下声音才没有因为紧张而颤抖,“顾战,我们一起拍张照片吧。”

    顾战愣住,顿觉一道沉冷的视线钉在他身上,寒意从脚底板顺着背脊蹿上他的脑门。

    心下哆嗦了一瞬,顾战咽了口唾沫,笑得牵强:“好啊,那我们大家一起拍一张吧,留个纪念!”

    话落,他也没等温情解释,便招呼着谢征他们一起朝温情那边靠拢。

    温情:“……”

    没等温情反应,苏以南已经推着谢征到了她左手边站定,沈安安和秦淑月也相继站到了温情右手侧。

    至于顾战,他十分有眼力见,站在队伍的边缘位置,与温情尽可能保持距离。

    可不想再被某人暗戳戳阴恻恻的盯着瞧了,怪渗人的。

    苏以南用自拍杆拍了四五张大合照,然后催促着大家进庙。

    憋了一肚子委屈的温情轻咬唇瓣,垂头丧气落在队伍最后面。

    秦淑月和沈安安被苏以南带着走在前面,十分刻意的将温情和谢征留在后面。

    看穿一切的秦淑月什么也不想说,只是瞄了眼被陈梦三人缠着闲聊的顾战,蹙了蹙眉。

    许是她的目光过于霸道凌厉,引起了当事人的注意。

    顾战转头,视线越过陈梦笔直落在秦淑月脸上,与她视线对了几秒。

    女生眼里的不满几欲溢出眼眶,弄得顾战一头雾水。

    他不明白,秦淑月为什么用那种看渣滓的眼神看着他?他好像也没对她做过什么很过分的事情吧。

    越想越不对劲的顾战撇下了陈梦三人,越过她们径直走到了秦淑月身边。

    彼时沈安安正和苏以南聊佛教文化,走在前面,连秦淑月跟没跟上都没注意。

    于是顾战靠近秦淑月后,就变成了他俩单独走在一起。

    “秦学妹,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意见啊?”顾战挤眉,没等秦淑月回答,他想起了之前代替谢征去相亲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