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刀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章 007:春风藏情

    007:春风藏情

    夜色深浓,却万不敌谢征的眸色十分之一。

    被他望住的顾战顿时有种被冷枪抵住脑门的阴寒感,连呼吸都屏住了。

    为了缓解压迫感,顾战将手机揣进裤兜里,挠了挠后脑勺。顺势靠在了栅栏上,避免与谢征继续对视下去。

    他叹了口气,“沫沫那丫头,就是太死心眼儿了。”

    “我以为两年的时间她自己能够想开……”

    听顾战这口吻,谢征便知道温情对他的心意他是知晓的。

    也是,两年前的暑假,她就跟他表白过。

    谢征也转过身和他一样,两只手肘随意往后搭放在栅栏上。

    只听顾战接着道:“说真的,我是真把沫沫当妹妹,对她完全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觉。”

    “但是我又不忍心伤害她……”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不忍心对她来说会是更大的伤害。”

    谢征拧眉,音色低冷。

    顾战直言:“两年前我就委婉的拒绝过了,估摸是拒绝得不够狠,让她觉得还有希望。”

    “那你就狠一点。”

    “说得简单,你是不知道那丫头哭起来有多惹人疼惜,就算是天王老子也狠不下心对她放狠话你信不?”顾战歪头,心下也毛躁得厉害,“给我点时间酝酿一下吧,毕竟那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邻家小妹,我一向拿她当亲妹妹的!”

    谢征无法理解顾战的说法,但他也不能强迫顾战在温情这件事情上快刀斩乱麻。

    更何况对于温情来说,顾战狠下心的拒绝也是一把极锋利的刀。这一刀若是落在她心上,她还指不定会被伤成什么样。

    “其实吧,我一直希望沫沫身边能出现一个比我优秀的男生,最好让她自己移情别恋。”

    “这样她就不会受伤,我也不用狠下心去伤害她不是。”顾战随便嘟囔了两句,却也算是个顶好的主意。

    不过下一秒,他的话音便是一转,“就是沫沫将来的对象啊,得让我这个当哥的先替她过一眼。”

    “毕竟我家沫沫如花似玉性子又乖巧,也不是一般狗东西能配得上的。”

    谢征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算是相信了,顾战是真把温情当妹妹看的。

    夸起她来赞不绝口不说,连对未来妹夫的要求那也是相当的苛刻。

    典型的娘家人的心理。

    似是察觉到谢征的情绪变化,顾战偏头看了他一眼,目光从上到下。

    打量半晌,顾战侧过身,勾着唇角笑得意味深长:“要不征哥……你试试?”

    “要是你的话,或许真能让沫沫移情别恋。”

    “试你妹。”谢征横他一眼,站直身,朝屋里走。

    步子微快,行色匆匆。顾战未能察觉,只笑呵呵跟上去,不要脸地接了话,“对啊,是试我妹啊,你试试呗!”

    谢征没理他,径直去了洗手间,把人挡在了外面。

    屋里头,不明所以的陈向北和苏以南直勾勾望住他俩,一脸茫然。

    -

    九月的第一周过去,暑热仍旧不散。

    温情的大学生活步入正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唯一不足的是顾战那边,她半点进展没有,且对方似乎在躲着她。

    开学第一天那晚喝了酒后打过去的那个电话,温情记忆深刻。

    她不确定自己头脑发热冲动下的表白,有没有被谢征转达给顾战。

    懊悔之余,温情自己也收敛了许多,尽可能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不敢再暴露半点自己对顾战的心思。

    隐忍了足足一周,温情实在是忍不住了。

    学校学生会招新的通知刚下来,她就跑去应招了。报的还是顾战在的体育部,就为了以后能够多一点正当理由和他相处。

    进入学生会的第一天傍晚,学生会各部门干部有个小型会议。

    据温情所知,每个部门正副级干部都要参加,而顾战恰好就是体育部的副部长。是以温情笃定他肯定也参加了这场会议,便在会议室外走廊里干等。

    不为别的,就想正面堵顾战一回,跟他一起吃个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走廊尽头的天际,日头已经西斜。

    这场会议从下午六点到晚上八点,足足两个小时才结束。

    温情靠着走廊里的墙,腿都快站木了。

    会议室的门一开,最先出来的是学生会的主席一行。

    谢征身为副主席之一,就在其列。他远远就看见了等在过道里的温情,一身黑白碎花连衣裙,衬得她皮肤冷白,又被走廊里暖橘色的光晕映出几分温柔感。

    单是站在那里,就已经足够吸引过往路人的眼球。

    果不其然,和谢征一同走出会议室的几位学长全都齐刷刷将视线聚在温情身上。

    尤其是她站直身子朝他们这边看过来的那一瞬间,谢征明显听见了左右压得极轻的吸气声。

    只因温情身上那条裙子,裙摆右侧开衩,她一动,裙摆底下覆裹的瓷白长腿便若隐若现,像雾中白栀子,朦胧曼妙,纯欲勾人。

    经过的男生们眼睛都快看直了,步子明显慢了下来。

    谢征的视线也没敢在她裙缝间过多停留,视线往上抬,堪堪对上温情朝他投来的视线。

    她那双眼睛远看黑得纯净,眼尾微勾,妩媚又不失灵动传神,会说话一样。

    谢征看懂了温情的眼语,似乎是在问他顾战在后面吗?

    视线碾过女孩微微上翘的唇角,谢征按捺下心中的悸动,越过几位学长,长腿阔步朝她走过去。

    他端方伟岸的身躯高大如松柏,长身往温情面前一立,顿时遮挡住了来往行人在她身上来回探索,隐隐露着不轨的目光。

    温情恍若未觉,只在谢征走近时急吼吼的问他:“谢学长,顾战没跟你一起吗?”

    从谢征身后经过的几位学长喊了他一声,打了招呼先走。

    从会议室里出来的人一波接一波,视线没少在他俩身上流连。

    谢征往会议室的方向看了一眼,视线回落到温情翘挺的鼻梁上,不答反问:“你是特意在这里等他的?”

    温情点头,黑白分明的桃花眼有着与世无争的清澈的微光。

    被她满怀希冀的双眼望住,谢征心头一紧,莫名有些不忍心告诉她,顾战今天没来开会。

    她白等了。

    -

    看谢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温情察觉到了什么。

    她嘴角的弧度逐渐平展,轻咬了一下饱满嫣红的嘴唇,“顾战他没来开会?”

    谢征点头:“你找他有事?怎么不给他打电话?”

    温情眼里的光一下子就暗了,写满失落,“打过了,没接。”

    不仅电话没接,微信消息也没有回。

    顾战躲她,傻子都看得出来。这让温情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讨人嫌了。

    会议室里出来的人越来越少,走廊里也越来越安静。

    到最后,天边残余的一缕昼色被夜幕吞噬,学生会开会的人也彻底走光了。

    温情低落的情绪□□瘪的肚子一声不合时宜的叫声打断,她和谢征相继一愣。

    后者以手抵唇,有些忍俊不禁。

    半晌谢征才整理好面部表情,目光温沉地锁着温情瓷白的脸,“一起去吃饭吧,我替你打电话问一下顾战的行踪。”

    其实不用打电话,谢征也能猜到顾战去了哪儿。

    八成和哪个妹子有约,吃饭看电影去了。

    就这么让温情回去,谢征怕她情绪继续低落,胡思乱想。

    所以才提议跟她一起去吃饭,转移一下注意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