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刀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章 006:春风藏情

    男生公寓402宿舍。

    谢征是回到宿舍后第一个去洗澡的。

    西城的夏末秋初不比三伏天的温度低多少,出去溜达一圈,难免出汗。

    谢征从洗手间出来后,苏以南和陈向北争先恐后往里面冲。

    两个大男人为了谁先洗澡这事儿差点打起来。

    宿舍里空调冷气簌簌而落,门窗封闭后,室内还算清凉舒爽。

    谢征顶着半干的乌黑碎发拉开了自己的椅子,骨节分明的指揪着纯白的干毛巾潦草地擦了擦,他拿起充电的手机看了一眼。

    看见了温情十分钟前发来的微信消息:【谢学长,午饭钱算好了吗?】

    除此之外,通讯录久违地有两条好友申请消息。

    上大学以来,谢征的微信号和手机号都更换过一次。其原因还是早前微信号、手机号外泄,那阵子给他打电话、发短信,加他微信的人特别多。他的生活受到严重干扰和影响。

    于是谢征更换了联系方式。微信这边加好友也设置了权限,陌生人无法通过微信号、手机号添加他为好友,通过群聊加好友也不行。

    自从更换联系方式以后,谢征没再被骚扰过,生活恢复如常。

    他的微信好友也许久没扩列过了,是以今天看见两条加好友的申请,有些微诧异。

    粗略扫了眼验证消息,谢征总算知道是谁泄露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温情。

    她把他的微信推送给她的室友了……

    谢征有些哭笑不得,犹豫了几秒钟,还是选择忽略那两条好友申请。

    他给温情回了消息:【不用。】

    温情:【啊?】

    谢征:【钱不多。】

    温情后知后觉的明白了谢征的意思,遂抬头看了围观她和谢征发消息的路萱和沈安安一眼。

    在路萱的示意下,温情提了好友申请的事。

    谢征:【微信好友到上限了,加不了。】

    这条消息是在路萱和沈安安亲眼见证下接收的,宿舍里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

    三个人里唯有温情信了谢征的话。沈安安将信将疑,路萱却是连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算了算了,看来我此生是没机会出现在校草的好友列表里了。”路萱放弃了,转身拿手机给男朋友打电话去。

    留下沈安安一脸失落的叹气,“好可惜啊,不过没关系,至少咱宿舍有人有了男神的联系方式!”

    温情不理解她的脑回路,木讷的整理自己买回来的东西。

    待沈安安和路萱都散开后,温情重新拿起手机,咬牙给谢征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学长……你和顾战同宿舍是吗?】

    谢征秒回:【是。】

    温情:【他回宿舍了吗?】

    她给顾战发消息一直没有回复,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什么,和昨天一样联系不上,跟人间蒸发了似的。

    谢征收到消息时,修长的指节僵在了手机屏幕上。

    目前宿舍里只有他和苏以南、陈向北三个人,顾战还没回来。

    他在考虑怎么回答温情这个问题,才能让她心里不那么难受。要不要直接告诉她,顾战是替他“相亲”去了?

    这个问题在谢征心头盘旋了许久,最终他选择了缄默。

    微信上淡淡回了温情一句:【还没。】

    -

    温情显然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答案,做足了心理准备。

    是以在看见谢征的回复后,她眼里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和谢征道了谢,温情便把手机放在书桌上充电了。她继续整理东西,把洗漱用品拿进洗手间。

    便是此时,秦淑月回来了,不复离开时那般有精神。

    但她妆容依旧精致,美得无可挑剔。

    “回来啦,相亲相得怎么样?”路萱刚偃旗息鼓没多久的八卦欲复又燃了起来。

    只不过从温情那边转移到了秦淑月身上。

    其实除了路萱以外,沈安安和温情也对秦淑月相亲的始末感兴趣。

    “还行吧,除了相亲对象是假的这一点,其他都挺好的。”秦淑月倒是半点没有藏私的意思。

    “啊?”路萱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沈安安也是,“相亲对象怎么会是假的?”

    秦淑月拉开了自己书桌前的椅子,随手把她那只价值五位数的包扔在了桌上,慢条斯理脱下腿上的黑丝,“对方不想跟我相亲,找了个人替他。”

    “不过他找的那个替身长得还不错,挺对我胃口的。”秦淑月精致的妆容一丝不苟,嘴角勾着笑意,一脸从容,“行啦不说这个了,晚上吃什么你们想好了吗?”

    彼时窗外天色已近黄昏,浮云袅袅,残阳胜血,烧红的天晕染出的凄凉之色全然被阳台落地窗隔绝。

    室内,秦淑月起身去洗澡,进洗手间前不忘交代温情她们赶紧想想晚上吃什么。

    最终这顿晚饭的地点定在了之前温情她们购物的商场附近。

    投票定了烤肉,席间秦淑月还要了几罐梅子酒,几个女生推杯换盏,从晚上八点,坐到晚上十点。

    西城医科大学男女生公寓门禁是晚上十一点。温情四人踩着点进的门,一个比一个头重脚轻,如坠云端。

    回到宿舍后,在秦淑月的指挥下,温情她们把公用餐桌移到了角落,腾出一片空地铺上凉席,摆上各种零食酒水。

    “来吧,505第一次座谈交心会正式开始!”路萱开了一罐啤酒,给温情她们打了个样。

    秦淑月紧随其后,温情和沈安安有样学样,四个人碰了一下啤酒罐。

    沈安安和温情一样,是第一次喝酒,且酒量极浅。

    有之前的梅子酒打底,她这会儿脸已经红透了,思绪迷离,“淑月,我有一件事特别好奇。今天帮你拿行李来宿舍的那个男生,是你男朋友吗?”

    经沈安安提醒,温情和路萱都想起了上午刚到宿舍时看见过的那个男生。

    齐刷刷看向秦淑月。

    秦淑月:“不是,就学生会迎新的一个学长而已。哦对了,他好像是这一届学生会的主席来着。”

    沈安安:“!!你还认识学生会主席啊!”

    “今天刚认识的,随手撩了下,他就主动表示要送我到宿舍。正好我行李也挺重的,就由着他了。”

    “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秦淑月笑得云淡风轻,似乎这种事她已经习惯了。

    倒是温情她们几个,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还能这样!”沈安安捂住了苹果红的脸,继续深入八卦。

    盘问完秦淑月,温情心里得出了一个结论。感情她这个室友是个女海王啊!

    从秦淑月开始,到温情结束。宿舍四人基本了解了各自的情况,从家乡风土人情,到个人感情状态。

    得知温情有个喜欢了很多年的青梅竹马时,秦淑月惊了。

    “你是怎么做到喜欢一个人喜欢那么久的?”

    “不会腻吗?”秦淑月不理解。

    温情则捧着啤酒罐自嘲的笑笑,“可能是一直得不到吧。”

    得不到所以放不下,久而久之,就成了执念。

    宿舍里的空气寂静了两秒,所有人都察觉到了温情的情绪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