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红砖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919章 九一九困局

    众人很快通过海因里希军士的手指方向发现了他说的那辆坦克,范德法特少校和米勒不尉他们这些军官赶快举起手中的望远镜查看。

    果然如海因里希军士所讲的那样,这两坦克除了正面有一牙弹洞,整辆坦克便再没有别的破损痕迹,远不像其他坦克那样已经烧得一塌糊涂或是干脆炸得解体了。

    “米勒上尉,我想我们得试一试,上面对这东西非常重视,可能对以后的战局产生非常大的影响!”范德法特少校非常认真的对米勒上尉讲道。

    虽然米勒上尉指挥的队伍不过百十人,但他是个很识大体的人,于是很爽快的答应了帮助米勒上尉想办法把那个设备取回来的请求。

    米勒上尉和希曼少尉立即开始研究如何把通讯器材取回来这个问题,最直接的难题便上远处的崔凡克联邦军于望远镜中可见,距离并不算远。

    两千米?可能还不到,总之崔凡克联邦军被击退之后并没有退得很远,而且还有少量兵力在警戒之中。

    这应该是在组织下次进攻,还想在天黑之前在进行一次尝试。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我们的接近敌军的坦克残骸并安全的把东西带回来!

    要知道对面也在盯着我们这边,想在白天做这事很不容易。”希曼少尉讲出了自己的疑虑。

    希曼少尉的话是很有道理的,对面的崔凡克联邦军又不是傻子,虽然可能搞不清西拉王国这边是在做什么,但一定会加以阻止破坏的。

    “这个好办,一会我们行动的时候我会联系上级给予炮火支援,只要炮火覆盖了崔凡克联邦军,他们便会自顾不暇,哪有功夫管我们做什么?”

    不愧是团部参谋,范德法特少校的主意还挺多,而且听得几人也觉得很是那么回事。

    具体的细节是怎么商定的就不详细描述了,总之二十分钟之后第二装甲师的师属炮兵部队开始对米勒上尉负责的阵地前方的崔凡克联邦军进行炮击,米勒上尉派出的行动队也出发了。

    核心行动队由一个班的士兵组成,他们负责掩护范德法特少校带来的两名技术人员进入坦克内部拆回所需要的通讯设备。

    另外还有三个班的士兵在该位置附近展开,用以在被发现是进一步提供火力支援,互相掩护着撤退。

    四辆坦克随时待命,在关键时刻他们将前出支援行动部队回撤行动。连队剩余人员全部在后方待命,准备好武器对行动队进行火力支援。

    第二装甲师对分散在几公里长宽地带的崔凡克联邦军警戒部队一顿狂轰滥炸一下就把崔凡克联邦军给炸懵了。

    因为并未构筑什么工事,炮火来袭之后崔凡克联邦军只能趴在地上躲避并祈祷自己没有那么倒霉。

    一百五十二毫米重炮的杀伤范围还是很大的,但那是对于站立的目标而言。

    人员卧倒之后,崔凡克联邦军的死伤大大降低,再加上已经装备了钢盔,更是降低了士兵的阵亡率。

    即便如此,处于炮火之中的崔凡克联邦军也没有谁敢抬头观察周围的情况。对于处于猛烈炮火中的人而言,能保住命已经谢天谢地了。

    行动队迅速行动,很快就接近了预定目标。掩护人员分散开之后,两名技术人员从坦克炮塔上部进入了坦克内部。

    可以说非常幸运,这辆坦克的通讯设备果然是完整的,至少表面看是这样。

    两名技术人员齐动手,熟练配合之下用了十分钟时间就把通讯设备整个从坦克内壁上给取了下来。

    通讯设备的体积并不算太大,两人调整了一下方向之后从装填手位置的舱口递出来。

    外面接应的士兵连忙像接宝贝一样非常小心的接过了通讯器,正在向下传递的时候,突然响起一声枪响,向下递通讯器的士兵胸口当场中弹。

    鲜血立即从这名士兵的胸口喷薄而出,人也站立不稳,手中的通讯器直接就脱手了。

    好在坦克下方还有人接应,一把便接住了跌落的通讯器材。因此通讯器材没有摔在地上。

    中弹士兵从坦克上跌落的同时,下方接应人员也是被通讯器材的惯性压得一个趔趄,于是就地一滚。

    这一滚也是十分及时,成功的避开了又一发子弹。

    负责掩护的士兵在第一声枪响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寻找射击从哪里来。只是敌人藏身极好,士兵们一时间搞不清敌人从哪里射来的子弹。

    掩护的士兵观察了一圈也没见打黑枪者的身影,此时两名技术兵从坦克内前后脚钻了出来。

    当第一名士兵的脚刚从坦克炮塔上的舱口抽出来的时候,枪声再次响起,技术兵的脚还没有沾到坦克车身便晃了晃一头从坦克上栽了下来。

    这一下刚从坦克内刚探出半个身体的另一名技术兵吓得直接就缩了回去,其他士兵也悉数卧倒,搜索着打黑枪的敌人。

    这次众人锁定了枪手的方向,大概是西南方向,距离还有待观察。

    能找到?那就见鬼了!狙击手的隐藏能力都比较出色,对付其最有效的手段还是同样要靠狙击手的。

    此时西拉王国阵地方向共有两个人在紧张盯着前方情况的,米勒上尉在通过兰斯洛特留下的狙击步枪观察,把前面的情况都看到了眼里。

    只是没有什么经验的他一时间同样没有找到敌军狙击手的踪影。

    那新来的狙击手表现怎么样?非常不怎么样。刚来的狙击手显然是个生手,对于现在的情况同样没有办法。

    这可急坏了米勒上尉,因为他知道如果不立即结果了敌军这名狙击手,将对前方的的行动队造成非常大的伤害。

    现在的情况是谁先起身谁就会挨枪子,这种几乎比死的局面没有任何一个正常人会主动跳出来的。

    况且就是自我牺牲能为同伴创造击杀敌人的机会也行,但是现在明显找不到敌人的行踪,这种情况下主动跳出来就不是勇敢而是缺心眼了。

    行动队的士兵们敢起身,趴着来到两名被击中的士兵身旁。第一名被击中的一连士兵已经停止了呼吸。

    后被击中的技术兵还没有断气,不过情况并不算妙,其他士兵正在七手八脚的为他包扎。

    米勒上尉紧张的看了一眼手表,距离师部炮兵部队停止炮击只剩下不到四分钟了,行动队却困在了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