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战一回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章 坐在棋盘旁的秃鹫

    直到这一秒,许锐锋才发现自己脑海中的宫本明哲清晰了起来……

    他不再是那个满脑门子暴青筋的凶残日本子了,而是躲在阴暗角落独自狞笑的秃鹰,尤其是这只秃鹰在套上了日本和服以后,更像是个站在棋盘边缘的棋手。

    宫本明哲恨三木,因为他低三下四的想要去拉个关系、找个靠山,结果撞在了陷阱里,三木用表面平和的面容和暗地里的背刺直接给他来了一刀。

    或许,从那时开始他就暗暗的惦记上了三木,只是碍于身份,一直没有明说。直到许锐锋和曲光的冲突在北满爆发,那时的宫本明哲躲在暗处没准会和终于抓到了机会一样暗自庆幸。

    他知道老许有多难拿,所以率先向曲光下手,用一份铁矿承包合同悄无声息的离间了三木和曲光!

    曲光是什么人?

    怎么可能放弃这突然起来的好处,更何况多一个日本人罩着,就等于多了一层保护,自然心满意足的答应。可三木却不这么想,他得知了这个消息,仿佛看到了一条自己养的狗却冲着别人摇尾巴,那种感觉和吃下个苍蝇也差不多少。

    如此一来,许锐锋这个不善权谋的人在北满实施起自己那个拙劣的计划显得无比顺畅,还一直坚持到了今天也没出现哪怕一个找后账的人……

    这一切,竟然都是宫本明哲捣的鬼。

    “为什么这么做?你们不都是日本人么?”

    许锐锋实在没压制住心中的好奇,问出了这一句。

    宫本明哲在放声狂笑中说道:“哈哈哈哈哈,因为我懂人性,而三木不懂。”

    “你,是永远不可能屈居人下的,否则当初向张作霖报仇的,就应该是你加入后的某个组织绝不是单枪匹马的许锐锋。”

    “这也是当初我宁愿选择杀了你,也不会给你任何机会向大日本投降的原因!”

    “你永远不会投降,或者说你永远不会真心真意的效忠。”

    许锐锋插话道:“那你还……”他想说‘那你还纵容我?’可这句话说出来显得有点泄气,后半句干脆用询问的眼神代替了。

    “我怎么会还允许你在北满城内为所欲为?我怎么会还允许你把那条消息发出去?我怎么还会允许你的女人如此安然无恙的离开北满?”

    宫本明哲的笑容更盛了:“理由很简单,这场马上就要开始的战争已经不是一个许锐锋、一个抗联、一个温婉能够阻碍的了,当日本下定决心要冲向关内的时候,你们中国没人能拦得住我们。”

    “放屁!”老许对他说的话十分不服。

    “是真是假你自己能想明白,这一点我从在抗联手里搅和的武器报告上就已经看出来了,许先生,你能想象在深山里和我们对抗的那些所谓‘有志之士’还在手握火铳么?”

    许锐锋是张着嘴的,但是,他无法反驳。火铳和现代化枪械的对比,就像是工兵面向手无寸铁的孩子。

    “我还听说,你们国党从欧洲大量进口很多德式装备,或许这些武器能派上些用场,但你们确信那个国家会把最先进的武器卖给你们嘛?”

    “再加上你们松散的组织,各自为政的局面,和满脸呆滞到恨不得挖个洞躲起来的老百姓,即便是有人想要为国请愿,也不知道该向谁效忠吧?”

    “你们怎么打?”

    “在这种情况下,我顺手踢出去两个某达官显贵塞进部队的关系户,在成功以后,不会有人在意的。”

    许锐锋看着宫本明哲满脸胜利的笑,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许先生。”

    宫本明哲再次提醒着说道:“我虽然不认为你会向谁效忠,但是,依然可以给你一个合作的机会。”

    正题来了。

    “能让三木选择你,你肯定是知道他的秘密,不如我们联手把这位养尊处优的大人物踢出北满怎么样?”

    “或者,告诉我洋行当天夜里发送出去的那份东西到底是什么,你自己选。”

    宫本明哲慢慢坐下了,他和许锐锋中间的桌面上,摆放着从博查特弹夹中拆卸下来的子弹,那金属弹壳在阳光照射下,烁烁放光。

    碰。

    如此紧急的关头,特高课办公室的房门被人用力的推开,三木扛着两三名特高课特工的阻拦站在门口……

    “少佐,你不能进去,这里是特高课,是国家要害部门!”

    “三木少佐,宫本课长正在会客……”

    门口,三木根本不理那两名特工的看向了房间内,他冲着宫本明哲说道:“为什么不声不响就把我的人叫到了宪兵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