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53章 桃源记开业

    .

    桃源记终于迎来了它正式开业的日子。

    柴小桃早早的到了县城,到了桃源记,却不是以半个东家或合伙人的身份,而是以给刘嘉怡祝贺的名义来的。

    而佟红杏呢,等生完孩子便会去服一年的监禁,所以也不能以背后的半个东家的身份来,和柴小桃一样,也是以给刘嘉怡祝贺的名义来的。

    可怜的桃源记,开业这么大的日子,背后两大东家全都“见不得人”,只有刘嘉怡这个“傀儡”东家支应着开业相关事宜。

    佟红杏果然是做生意高手,提前就把香皂的声势做得足足的,却一块儿也不肯销售,全都留在开业当天。

    就好像钓鱼一样,铒放足了,不仅把本地的、甚至外地的商贾全都给钓来了,甚至有一伙是曾和佟红杏合作过布匹生意的东家也来了,大有跨界经营分一杯羹的意思。

    胭脂铺子店面并不大,怕这些人一窝蜂进来,刘嘉怡在铺子外面搭了一个长条的台子,刘嘉怡直接站在台子上介绍香皂,还亲自洗手、洗帕子演示了一把。

    如佟红杏、柴小桃和刘嘉怡所料,香皂这个奇特的物件一经问世,立马造成了轰动。

    所有商贾立即不要钱似的抢着要货了,未来几个月的订单都出去了。

    商贾们可以订货的,仅仅是柴小桃做的最初那种基础款、圆型印桃花的香皂,既使这样简单的款式,一块儿售价就达到了五吊钱,还是不许还价的那种。

    比它的成本价高出了近二十多倍。

    最让柴小桃直呼佟红杏是奸商中的奸商的是,佟红杏推出了十二块“十二月坊”香皂礼盒套装。

    刘嘉怡找来了十二个女子,应十二个月的雅称,穿着不同颜色和款式的衣裳,手持应景的物事和香皂。

    比如一月“柳月”,女子穿着长款新绿色衣裙,手执柳树和柳月皂,就连香气都是清淡的野草香;

    二月“杏月”,女子穿着杏黄裙 ,手执杏花和杏月皂;

    三月是“桃月”、四月是“梅月”、五月是“榴月……

    这哪里是展示香皂,这分明是展示美人与情怀;这哪里是带着香皂带回家,这是带着美人香回家啊。

    一套十二只,月月不同香气,月月都有新感受,而且,雅俗共赏。

    而这种套盒,最可耻的是,只出十二盒,底价十两,价高者得,如果没买成,只能下月月初再出,还是只出十二盒,却不是价高者得了,而是桃怡记贵宾以上客户专享了。

    柴小桃冲着佟红杏挑了下大指道:“红杏姐,你这比造钱来钱还快啊!价格,一点儿也不亲民啊!”

    佟红杏笑吟吟道:“小桃,我这可不完全是为了钱。这样卖皂,可以以最快速度传出去。用不了半年,内务府肯定来人;用不了一年,桃怡记肯定入选皇商。后年,咱的蚌珠就该好了,守着这几样咱就能赚一辈子的钱,不过,你若是多研制出几种好东西,我多多益善。”

    柴小桃一脸艳羡的看着佟红杏,真不愧是个女强人,把未来三年计划都想好了。

    两个人正聊着桃怡记的未来发展,台上的十二只礼盒已经拍卖出去了,而且是一人拍得。

    按佟红杏的猜测,会是哪家商贾或不差钱的小姐拍得,等卖中者进了铺子才发现,竟然是何楠生买下的,一百两银子一套,一共花了一千二百两。

    何楠生满面春光,身后跟着何六儿。

    佟红杏意味未明的看了何楠生,又看了看柴小桃,向刘嘉怡使了个眼色,把何六儿带到铺子里面取货去了。

    柴小桃见大家都忙着,无人注意,压低声音对何楠生嗔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是我做的香皂,成本低得不像话,你还花这么大的价钱买,是不是傻了?”

    何楠生嘴角噙笑,低声道:“你是以主掌中馈的身份替我省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