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52章 疯狗病

    第二天一早,柳里正就上门了。

    柴小桃和柳里正关系一直不睦,本能的想到柳里正又来扯什么妖蛾子。

    结果却是出乎意外,柳里正拿出一个荷包,递向柴小桃:“秦娘子,这是你给我小舅子崔刚赔偿的诊金。崔刚那是罪有应得,不是人!竟敢打拐卖你的主意,讼哥儿打得好!我看打腿都打轻了!”

    这是来还银子的吗?可是,你光递过来不松手是几个意思?

    柴小桃只能表面谦让了下:“哪里哪里,柳里正,这事真不能怪您,坏人的脸上又没写上个坏字?您哪能瞧得出来。现在崔刚被抓了,咱两家的误会解除了,满天的云彩就散了。”

    柴小桃作势伸手接银子。

    柳里正似没看见似的,自顾自道:“就知道秦娘子明事理。不像我家你婶子,平时太娇惯崔刚这个幺弟了,就说被讼哥儿打伤这事吧,崔家都没怎么管,反倒是你婶子,给请了最好的郎中,开了十多天的药,药里面还有人参呢,足足花了十两银子零十一文钱,都是我出的,崔家一文钱都没出。”

    柴小桃沉吟道:“柳里正,要不……”

    柳里正立马高兴的高声说道:“就知道秦娘子明事理了,知道我家也是受连累的,死活不让我家搭钱,我这就回去跟你婶子说。”

    柳里正就这么华丽丽的转身,走了。

    柴小桃这叫一个气啊,这是明显拿自己当冤大头来玩呢。

    .

    再说柳里正,心情愉悦的往家走。

    之所以上柴小桃家搞了这么一出,是因为他是里正,得在乎村民们的眼光,得要脸。

    当然,既要了脸又得了银子才是正经。

    柳里正嘴里哼着小曲回了家,一进院,发现媳妇柳氏怔怔的站在院里,傻了一般。

    柳里正掏出银子递给柳氏:“十两银子,转一圈又回来了,你收着吧。”

    柳氏看着手心儿里的银子,突然恸哭哀嚎:“这哪里是治腿的钱,这是买命的钱啊。我不要钱,我要崔刚活着。我们姐八个供养一个弟弟,到最后还是没保住,连个后都没留下,我死后咋见我爹娘啊!”

    柳里正一怔,没敢问柳氏原由,狐疑的看向旁边的大儿子柳大郎媳妇。

    柳大郎媳妇解释道:“爹,你前脚走,衙门捕快后脚就进院了,知会咱家,舅舅和王大柱,死在大牢里了。”

    “死了?不是只是腿伤,怎么就、就死了?”柳里正也吓傻了。

    儿媳妇叹了口气:“衙门已经找仵作验过了,怕验错了,又请了四家医馆四个郎中联合查验,最后得出结果,舅舅因为被疯狗咬过,死于疯犬症。王大柱是因为在牢中与舅舅打架挠伤,也发病死了。”

    哭天抢地的柳氏“嗷”的一声站起来,破口大骂:“哪来的疯狗,净他娘的扯淡!姓何的就是为了讨好秦寡妇,故意弄死我弟的!县太爷怎么了,我要去府城告他!告得他身败名裂!”

    柳里正脸色一变,忙捂住了柳氏的嘴,怒叱道:“你快给我闭嘴吧!崔刚出门的时候,不是被咱家那只小狗给咬了一口?看它昨天那样子,眼珠子都红了,看着真像发疯的样子。说不准,真是凑巧有疯犬病呢。”

    柳氏拼命摇头:“我不信,天下被狗咬的人多了去了,为啥我弟弟要死?”

    柳里正怔了下,回头对大儿子李大郎道:“大郎,那天乱棍打死的狗埋在哪儿了?”

    柳大郎脸色一变,吱唔了半天,见父亲的脸色已经不耐烦了,这才选择说了实话:“爹,我、我后来拿去李、李松家当、当下酒菜了......”

    柳里正气得上去就踹了一脚,破口大骂道:“你他娘的是饿死鬼托生的?多大点儿的狗能有几两肉下酒?这要是真有疯犬病,你就和崔刚一样丢了小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