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1584章 我的爷

    老爷子轻拍着袁朵朵的后背,缓慢而平和。

    “爷爷这几天一直要想:对于豆豆和芽芽来说,是父爱重要,还是母爱更重要……”

    袁朵朵抬起头,泪眼婆娑的静静聆听着白老爷子的话。

    “如果两者不可兼得,爷爷觉得,还是让豆豆和芽芽跟着你一起生活比较好!”

    “爷爷……”袁朵朵诧异又欣喜的问,“您真想让豆豆和芽芽跟着我一起生活吗?”

    “目前还只是爷爷的一种构思!”

    白老爷子时而认真,时而诙谐,搞得袁朵朵还真弄不清楚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虽然说女儿要富养,但我觉得豆豆和芽芽更需要像你这样坚韧不拔的品质!”

    老爷子的这番话,却让袁朵朵缓缓的低垂下了头。她真心期盼自己能跟女儿们一起生活,但她更希望豆豆和芽芽能过富足的公主生活,不要像她这样活得这么累,这么苦。

    “可白默他……他应该不会放手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吧?”

    “他不放,我们可以抢回来的!”

    听老爷子这意思,他这是要跟自己的亲孙子抢夺亲曾孙女抚养权?

    而且还是帮着袁朵朵这个‘外人’一起抢!

    “爷爷,咱们就别刺激白默了吧……万一他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来,豆豆和芽芽又要招罪了!”

    这也是袁朵朵的心结所在。感觉白默有时候着实的无理取闹。

    用封行朗的话说,就是心智不健全。

    “所以,我们一直在忍耐!忍耐白默时不时偏执和无理取闹!”

    白老爷子的这句总结,有一针见血的意味儿。

    微顿,白老爷子向看袁朵朵,极认真的问道:“朵朵,告诉爷爷,你有没有信念跟着爷爷一起,从白默手中抢回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

    袁朵朵愕住了……

    或许她的内心是想的;但似乎缺少了点胆识。

    又或者正如白老爷子所说的那样,在大是大非面前,袁朵朵已经习惯于迁就白默!

    关键也因为白默十分疼爱豆豆和芽芽!这是袁朵朵能够亲眼看到的。

    ……

    衡量利弊之后,封行朗还是让严邦把临行回东京的宫本文拓给约来了御龙城。

    这次见到宫本文拓,他看向严邦时,眼睛里似乎少了点儿东西。

    换句话说,就是正常了很多!

    这反而不是封行朗愿意看到的。

    据豹头回忆:当时的宫本文拓并没有立刻离开御龙城,又或者跟那帮人有过任何的交集;他只是默默的看着严邦将昏迷不醒的封行朗背去了生活区。

    宫本文拓是何等敏锐之人,他不会看不出来严邦对封行朗异常的关心。

    所以宫本在临行离开申城时,连nina都没有告别。似乎也不太想跟gk风投合作共赢了。

    但他却接听了严邦打来的电话。而且应了严邦的邀请,再一次的返回御龙城。

    封行朗让严邦亲自恭候在了御龙城的门口。

    “宫本先生离开申城,也不事先给我打个招呼?这会让我觉得自己怠慢了宫本先生,又或者是宫本先生在怪罪严某照顾不周呢!”

    这些话,都是封行朗吩咐的。严邦能记个大概并说出来,已经不容易了。

    “严先生客气了!不知道严先生找我有何要事商量?”

    宫本已经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商人口吻。

    “封总要见您。请里面详谈。”

    严邦也没跟宫本文拓啰嗦,便直接将他朝生活区带去。

    “封总有您这样生死之交的挚友……真是好福气!”宫本文拓意味深长的感叹一声。

    “好福气?未必呢!”

    严邦感叹一声,“有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只会觉得厌烦!”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