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漠轻桥 作品

第65章 臭婊子,嚣张什么

    “嗯,我没有骗你,你把地址发给我,我马上过来。”

    又是几秒的停顿,乔斯年抿唇沉定出声。

    几秒又过,乔斯年这才将电话给挂断。

    他看了一眼时间,此刻是6点24,他连一个菜都没有做好。

    他走到门口朝着客厅中央看了过去,安暖靠在沙发上面看电视,笑的很开心。

    安暖还怀有身孕,不能让她饿着。

    抿了抿唇,乔斯年的内心挣扎了一番,最后打出了陈岩的电话,跟陈岩把事情交代后他这才走出了厨房。

    乔斯年走到安暖的身边,唇角蠕动一番,这才开口出声:“安暖,我这会有事要出去一趟,我给陈岩打了电话,等下他会给你把晚饭给送过来。你再稍微等一等,饿的话先吃点面包和水果。”

    他俯身,伸出手摸了摸安暖的头发。

    “没关系,你去忙你的事情吧,你其实也可以不用让人给我送晚饭过来的。”安暖微微一笑道。

    她会做饭,虽然比不上那些大厨级别,但是也不会饿死自己。

    “你在家要是无聊的话就打电话让你那位朋友过来陪你。”

    “你的意思是……你今晚不回来了?”

    安暖一听乔斯年的话,她拧眉朝着乔斯年问话。

    乔斯年不回来……张妈也不在,诺大的别墅里面就只有她一个人,那种寂寥和孤独感,而且这座房子对她来说还很陌生。

    她不想去面对。

    “我会回来。”

    乔斯年朝着安暖承诺,微笑,“我说的是你要是无聊的话,因为我不会回来的那么快。”

    “哦,没关系呀,你只要回来就行了。你要是有事就赶紧去忙吧。”安暖笑着朝着乔斯年挥挥手,催促着他赶紧。

    乔斯年只要回来就行了,而她要是因为无聊大老远的把沉鱼叫到这里来,那多不好呀。

    “嗯。”

    乔斯年低低的应了一声,然后吻了一下安暖的额头便转身离去。

    安暖心头一颤。

    乔斯年的唇很温暖……

    一个小时后,乔斯年把车停在了沁心园小区楼下。

    下车走了一段距离,他乘坐电梯上了六楼到了609号房门前。刚想抬手敲门的时候,他看到虚掩的房门。

    唇抿了抿,他推门走了进去。

    一如既往素雅的装修内景,室内的摆设也未曾移动过。他环视着四周,最后视线落在落地窗前——一个身穿白色纱裙的女人身上。

    乔斯年拧眉:“苏然,你骗我。”

    而乔斯年的唇已经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线。他最讨厌欺骗,苏然把电话打给他,说是想见他,他否决说他已经结婚。

    苏然又说,是那种暗哑的语气:“斯年,难道最后一面你也不愿意见我吗?对不起,当初是我背弃了你我之间的感情,可是我真的知道错了。Tom那就是个变态,我……我受不了了,我逃了回来,可是Tom是不会放过我,斯年,我不想活了,我只想要见你最后一面,求求你念在我们的过去,见我一面吧……”

    因为有她的这番话,所以才有他后来的那些话。他不可能让苏然死的,如果苏然想要脱离Tom的话,他可以帮助她。

    脱离了一切就能重新开始,可是人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他和苏然……他无法见苏然出事而死,所以,他把安暖丢在蓝湾过来了。可是没有想到,他过来所见到的是身穿薄纱裙的苏然,她站在落地窗前,右手上还夹杂着一支女士香烟,那烟雾缭缭绕绕的漂浮着。

    这哪里是像要结束自己生命的样子。

    “斯年,如果我不这样说,你会来见我吗?”听到乔斯年的声音,苏然转了身,也丢了手中的香烟。

    她在面对乔斯年的时候,那眸光切切氤氲匍匐。

    那秀气的脸庞也瞬间就涌现进乔斯年的眼帘,她的妆容和之前有了很大的改变,以前的苏然,肤白唇红,黑直长发,自然又清纯。

    现在的苏然,大红唇,波浪卷,透视纱裙,妙曼的身材清晰可见。

    可乔斯年对这样的苏然真的是一点都不感兴趣,一点都不。

    他径直的转了身,连话都没给苏然留下一句。可也就在那么一瞬间,苏然忽然就冲了上来,一把拽住乔斯年的手,她跪地哀求着:“斯年,我求求你别走,我求求你了,我只是想要见见你而已,我没有别的目的呀。”

    “你的目的达到了,我妻子还在家中等我。”

    乔斯年薄唇淡淡,伸手去推苏然的手。

    男女力度有别,苏然一下子就被推开,她坐在地上,怔怔然的看着乔斯年那决然的背影在她的面前一点一点的消失。

    呵~就真的只是一面。

    乔斯年说他结婚了,真的结婚了吗?

    不,她不相信。

    乔斯年说过,然然,我最喜欢你这般。

    不,乔斯年不可能结婚,不可能。

    苏然迅速的起身追了出去,可是电梯已经在下降,她也急了,赶紧去走楼梯,匆匆而下,楼下,空空如也,哪里有乔斯年的人影?

    ……

    乔斯年驱车回到蓝湾已经是晚上9点。

    而安暖却抱住抱枕在沙发上面睡着了,今天跑了一趟警局,又打了一下午的字,看了一晚上的电视,她很累。

    乔斯年走近,看到安暖熟睡安详的容颜,心头蓦地一暖。

    他都不忍心吵醒安暖,于是轻轻的把抱枕从她的手中拿开,然后伸手穿过她的腋下将她给抱起——

    踏步上楼的时候,安暖在他的怀中醒来,她揉了揉眼睛,察觉到自己玄关,不由惊讶。但看到乔斯年那张俊美的脸庞时心这才稍稍的放了下来,“乔公子,你回来了啊。”

    她想要翻个身,可是发现身体被束缚住,于是醒来……

    “嗯,饭吃了吗?”

    乔斯年温柔的勾开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