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烟一渡 作品

第94章 装柔弱

    只是现在,那里却像是盛满了无数的悲伤和绝望,惹人怜爱,让人一见倾心,见之不忘。

    她的美,独具风华,不张扬,不媚俗,内敛而又不失高贵,有一种远离红尘俗世的清贵之气,仿佛遗落人间的仙子。

    就连自称阅女无数的风大公子都不禁看的格外出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世间居然真的有如此清丽脱俗,美得不可方物的人儿,仿佛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

    “哇......萧哥,不得不说,你眼光真是.......毒啊!”隔着面纱都能一眼瞧出这女子不一般,果真乃神人也。

    风大公子强迫自己收回视线,边感叹边注视着萧蓦然的一举一动,原本以为能从他脸上看到类似兴奋、惊艳等正常表情,哪知却依旧还是那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只是眉头蹙得更紧了。

    此时的他,眸光深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风大公子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地趴在桌子上,倒没有去打扰他。

    他真是搞不懂,明明对这个女人感兴趣,为什么现在又表现得如此冷漠,到底还能不能在一起愉快地玩耍了?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就在他思绪逐渐飘远的时候,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

    伊阑珊一手托着锦盒,另一只手从锦盒里拿出几张纸,晃了晃,突然,对着刚才带头起哄的公子哥扬起一抹笑意,只是那笑,冷意决然。

    “我手里拿着的,便是我伊家祖宅的房契和地契,还有,”

    “我,伊阑珊的处女膜完整诊断证明。”

    “至于你,这位先生,我想告诉你,我伊阑珊今日落得如此凄凉境地,绝不会怨天尤人,”

    “虽说今日来这里是迫于无奈,但是我还没有低贱到要与你们这些毫无怜悯之心,内心肮脏龌龊的人交易,”

    “请你听仔细了,你—不—配!”

    “嘶......”众人倒吸了口凉气,都在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默默哀悼。

    这A市城北谭家的小少爷那可是出了名的恶霸一枚,惹了他,怕是不好过咯。

    “女人,有种你再说一遍!”

    谭勇励手指着伊阑珊,瞪大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她,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敢骂他,还是这么个出来卖的女人!

    顿时怒火中烧。

    “我说,你不配与我交易,我也不打算与你交易!”伊阑珊一字一顿,字字铿锵。

    谭勇励气急败坏地扯了一下头发,不怒反笑,“呵呵,好,你有种,但是,上了这个台,就由不得你了”

    挑了挑眉,咬牙阴狠着眸子,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老子今天就花这一千万买你,我倒要看看,上了我的床,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伶牙俐齿!”

    愤怒,难堪,羞耻,无奈.......犹如一张大网将伊阑珊层层包裹,让她喘不过气。

    即使是这样,她也绝不妥协。

    “我说了,我拒绝!”

    “哈哈哈......你拒绝?你现在还有资格么?这里除了我肯出钱买你,其他人谁还愿意买你?”

    “就当本少爷是发善心了,你呢,以后就乖乖做我的情fù,我保证不会亏待你。”

    许是垂涎伊阑珊的美貌,谭勇励并未咄咄逼人,声音放缓了不少,只是说出的话却依旧轻浮,看向伊阑珊的目光都带着难以掩饰的欲望。

    呵,情fù?我居然要下贱到要做别人情fù了么?

    伊阑珊咬着下唇,心里苦笑着,脑海里不断闪烁着“情fù”两个字,仿佛是魔咒,挥之不去。

    事到如今,她还能指望别人正大光明地娶她?不是小三就是情fù,无非这两种而已。

    但是,就算要做小三或者情fù,她也不想屈服在眼前这样一个龌龊恶心的男人手里,正要开口拒绝,大厅内突然响起另一个声音。

    “两千万,我买她!”

    这是哪个勇士啊,众人纷纷侧目。

    一个男人黑衣黑裤,带着墨镜,坐在角落里,不甚显眼,长相气质都一般,众人实在不解,这个男人是不是疯了,要跟谭少爷抢女人,也太不知深浅了。

    伊阑珊顺着众人的目光看过去,眉头蹙了蹙,虽然隔得远,看不清长相,但隐隐觉得在哪里见过,只是,现在,脑袋犹如浆糊,真真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噗......”

    风大公子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低笑了出来,语气调侃,“这是从哪冒出来的活神仙啊,一晚上都没见动静,居然这个时候出来逞英雄,萧哥,你也赶紧动动,别回头,真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萧蓦然习惯性地用手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黑眸一直盯着台上的小女人,漫不经心开口,“是我的,终归是我的,不是我的,最终也只能是我的。”

    风大公子甚为了解似的点了点头,朝他竖起大拇指。

    “你牛!你最牛!”

    而台下,就变成了黑衣男子与谭勇励的拉锯战了。

    “2500万!”

    “2600万!”

    “3000万!”

    “3500万!”

    “......”

    最终,停留在了5000万!

    黑衣男子出价5000万,谭勇励气急败坏,一脸地不甘心,要不是自家老爷子对他的花销进行限额,别说5000万,就算5个亿他也出的起!

    伊阑珊最后悬着的心也终是落了下来,暗暗庆幸着,幸亏不是那个人,要不然,她真的该以死明志了。

    从竞价一开始,风大公子的心就一直悬着,这感觉好比自己才是那个被拍卖的人一般,眼看快要尘埃落定了,风大公子差点没急出毛病来,一转头,咦,对面的男人不见了。

    看着萧蓦然匆忙下楼时的背影,风大公子抿唇笑了。

    主持人上台,做最后的拍卖认定。

    “5000万,一次!”

    “5000万,两次!”

    “5000万......”

    “一亿,这个女人,我要了!”一道冷厉的声音传来。

    一亿?一个亿啊!

    众人惊呆了,大厅内安静得诡异。

    伊阑珊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傻愣愣地盯着他,一颗心却好像是突然被揪紧了,砰砰砰乱跳。  男人一身裁剪得体的黑灰色商务休闲西装,衬衣领口微张,慵懒华贵,长身玉立,挺拔俊逸,眼眸深邃,仿佛有追魂摄魄的魔力,刀削般完美无缺的脸更是犹如上帝最精致的作品,周身散发着难以忽视的清冷之气,带着深深地威压。

    此时的他,目光灼灼,剑眉微挑,薄唇抿直,一步一步像是踩在伊阑珊的心尖上,就这样不急不缓地朝着她走去。

    “啊……你……”

    干嘛两个字还没说出口,伊阑珊人已经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而后就被眼前这个冷冽的男人打横抱了起来,不理会台下众人或惊愕或疑惑或愤怒不甘的眼神,扬长而去。

    风大公子自是不能错过这精彩的一幕,赶紧掏出手机录了个视频,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笑。

    哈哈,这要是发到群里,岂不是要戳瞎他们的眼睛?

    想到这儿,风大公子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偏偏这个时候,一道冷箭嗖嗖嗖朝他这边射来,他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不就是善后嘛,他懂的。

    朝着一楼萧蓦然看过来的方向比了个OK的手势,风大公子知道,自己又来活儿了,不过,这一次,他当真是甘之如饴。

    一想到,今晚上萧老大很可能要梅开二度,他的小心脏就止不住狂跳,像是吃了兴奋剂一般。

    不行,他憋不住了,掏出手机,立马将刚拍好的视频上传到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