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小树 作品

第169章 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嚓啦”,一声微响,眼前忽然亮了起来。

    原来,男人摸出口袋里的打火机,点燃之后放在我身前。

    火光像一道灵符,霎那间驱散了乱舞的狂魔,连那些男女混合的噪音也跟着溜之大吉。

    呼吸虽然没法儿立刻顺畅如常,却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窒息了。

    不料,刚看到一丝希望的火光,紧接着就有一盆凉水兜头浇下来。

    “通风口在外面的位置并不高,爬上去很容易。可是没料到里面会这么高,刚刚落地的时候把手机摔坏了……”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破碎的手机,放到我面前的地上。

    得!

    出是出不去了,无非是多了个人一起等死。

    眼前的打火机早晚要熄灭,到时注定再来一次“黑袭”,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熬到天亮。

    而我身后这个济困扶危、见义勇为的好人,也将在饥饿和干渴中一点点结束掉性命。

    “对不起,连累你了……”想到此,我蠕动嘴唇,勉强说出这几个字。

    如果我没听错,他似乎闷笑了一下,“还没到必死的地步,谈何连累!”

    见我不回应,又接了一句,“小野马,如果你想让自己的内心好过一点,不妨答应我一件事。”

    濒死之际谈条件,我不禁微微发怔,——他该不会是要提那种要求吧?

    姑奶奶我虽然从小跟混混们一起长大,但,第一次还在呐!

    不过,如果真的逃不出去,第一次留着也没什么用,倒不如给了这个敢陪我一起死的男人……

    “想什么呢?”伴随着喃声耳语,一只大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没什么。”我怏怏地回了一声,眯眼盯着昏黄的火苗。

    唉,明明摆出了认命的心态,却不敢扭头去看那张脸,——万一他是个奇丑无比的男人,糊里糊涂地把第一次给了他,是不是太亏本了!

    “小野马,你到底怎么了?嗯?”大手袭上了我的脸颊,顺带轻轻捏了捏。

    换作平时,敢碰我脸的人必定挨一顿胖揍,可眼下,除了逆来顺受,只剩忍气吞声。

    “想做什么你就做吧!”我顿了顿,越说声音越低,“不过,要温柔,别太粗鲁,我还是个女孩儿……”

    他明显一愣,开口时声音低得仿似叹息,“丫头,如你所言,现在你还是个女孩儿……”

    我用后脑勺蹭了蹭他的胸口,不无惆怅地叹息,“可我很快就要葬身在这里了,永远都留在做女孩儿的年纪……”

    “我是不会让你死的!”他打断我的话,口吻十分笃定。

    这句话让我心头一震,连呼吸也跟着顺畅了许多。

    ——长这么大,彩姐从未给过我类似的足可依赖的感觉。

    包括强悍的钟冶,虽然他从小到大一直保护着我,却也没能让我觉得可以毫无顾忌地信赖。

    见我沉默,男人柔声问道,“你要不要答应我一件事?”

    没有威逼,态度温和,仿佛在征询意见。

    我毫不犹疑地点头,“不管能不能活着出去,不管你说的是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再说一次,我是不会让你死的!”他略有不快。

    “好,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活着出去!”已经攒了点力气,我举起拳头挥了挥。

    男人抬手,准确地轻敲我的额头,语气里带着若有似无的柔软,“乖,这么想就对了!”

    好吧,念在不疼的份儿上,忍了。

    “现在告诉我,你想让我做什么?”我感觉自己把这句话问出口的时候,透着一股子豁出去的意味。  温润的气息扑散在耳际,“答应我,十八岁之前,不要跟任何男人有瓜葛。”

    我微微勾唇,“你所说的瓜葛,是指感情还是身体?”

    “感情和身体,都不可以。”声音里裹夹着些许微寒,一如深秋的风。

    抿了抿唇,我踟蹰着发问,“……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提这个要求吗?”

    强劲的臂弯又圈住了我的身体,“因为我得等你成年了才能要你。”

    明明是彰示欲念的话,却没有猥琐味儿。

    “你确定我成年之后会跟你吗?”骨子里的野性又冒了出来,我回嘴道。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