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药 作品

第1327章 又当又立

    叶督军亲自坐镇,旁观了金千洋的审讯。金

    千洋已经失去了理智。他

    身上没有外伤,但他处于疯癫的状态,不像个正常人。他

    承认了四起案子。

    其中有两起特别恶劣,至今还在警备厅压着。崔

    家工厂失火案,当时找不到凶手,就照“事故”结案了,找了负责人,崔家被迫变卖家当赔款,后来搬离了山西,去了英国。蒋

    凡全家被杀案子,“凶手”留下了口信和痕迹,而后流窜,至今还没有抓捕归案。至

    于第一起车祸,当时是当做意外处理的。

    司行霈的佣人四丫,也像是自己失足落水。不

    成想,全部被金千洋认下了。他

    虽然情况不正常,但是案子的细节,他每一个都说得很清楚,似乎他全部经历过。

    叶督军目瞪口呆听着。警

    备厅和军政府其他的长官,也是听得冷汗阵阵。

    “不,督军,这是诬陷。您看看千洋,他像个正常人吗?”金太太之前的从容全不见了。她

    从未这样害怕过。以

    前女儿和小儿子的去世,也只是让她痛不欲生,却不伤及根本。可

    现在,她害怕了。“

    他不像正常人,但是他所言不差。”叶督军道,“金太太,搜查的手谕我已经写好了。

    你对太原府有贡献,我不想做的太绝,先通知你。假如你不配合,那么我就要派人将金家里里外外翻个遍,其他人全部拘留候审。”

    一个庞大的家族,立足这么久,岂会一尘不染?

    藏在暗处的,总有点痕迹。尤

    其是金家做的生意,更是经不起查。一

    旦军队进入金家,等于金家彻底完了。儿

    子被逼到了绝境,要不要抛弃全家去救他,这是金太太的难题。“

    督军......”她试图求情。

    叶督军却摆摆手:“你不必多言。律法是铁令,不容你我改变。”

    说罢,他走了出去。

    警备厅的人,还在继续核实金千洋的供词。

    远处的不说,近处金千洋想要绑架康暖,掐死四丫,全部有迹可循。警

    备厅找到了帮金千洋写信的人,也寻到了掐死四丫时,金千洋戴的那双手套。人

    证、物证俱全,四丫的死亡真相找到了,凶手也抓到了。

    至于其他三个案子,就交给警备厅慢慢审。

    “轻舟姐,我想认四丫的父母做义父母,认狗子做弟弟。”康暖找到了顾轻舟,抹泪对顾轻舟道。

    她没有害四丫。

    可四丫的确是因为撞见了她,才被丧心病狂的金千洋灭口。康

    暖出国念书的手续已经办好了,五月份就要启程。金

    千洋很早就喜欢她,想要得到她。

    然而,他家里是有妻有妾,有儿有女,他想要康暖的心,从最开始就带着龌龊。

    得知康暖即将要走,他没时间再徐徐图之了,就铤而走险。

    “不是你的错。”顾轻舟正色对康暖道,“四丫的悲剧,是金千洋造成的,跟你无关。你

    有良心,这很好,但我不想你下半辈子背负这个重担。暖暖,不要把其他人的错,拉在自己身上。我

    们能为四丫做的,就是找到凶手,让凶手伏诛;给四丫下葬,让她入土为安;照顾她的父母兄弟,尽可能帮一把。

    如果四丫还在,她也不会要更多,她从不贪心。你如果有心,逢年过节去看看她的家人,给点钱财贴补他们的生活,就足够了。”

    康暖的眼泪滚了下来。顾

    轻舟的话,让她如释重负。

    良心的不安,会让人变得尖锐,甚至会想要逃避。

    康暖胡乱抹了眼泪:“我听你的。”顾

    轻舟点点头。

    警备厅还在审查,金千洋谋杀四丫的事,不会再有翻供的可能,顾轻舟就给四丫下葬了。车

    子将她的棺椁,送回了她在乡下的家。顾

    轻舟等人都为她送葬。初

    夏的泥土,松软潮湿,有点淡淡的土腥气。

    新坟窝被挖了出来,顾轻舟站在旁边